072 谜题/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绝美容颜,倾城含笑,宛若鸩酒,想喝下,但更怕死。

关雨涵心颤,锦囊已经回到兰溶月手中,众目睽睽之下,她该如何辩驳,一时间,手足无措。

“月皇后尊贵,若是为难一个尘埃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吧。”楼陵城站出来开口道。

大婚之日,晏苍岚曾在天下人面前对兰溶月许诺,此生只爱她一人,他倒要看看,关雨涵若解开谜题,条件却是要为妃,晏苍岚和兰溶月如何应付,两个承诺,换一个妃位,想想都有趣。

许是觉得太有趣了,楼陵城嘴角泛起一丝莫测的笑容。

“都说陵帝不贪恋美色,如今看来,倒也并非如此,今日陛下对弈了几局,本宫倒是有些闲着了,陵帝,不如你我对赌一局如何?”兰溶月一边示意灵宓给祝静雨包扎伤口,一边看向楼陵城道。

“月皇后既然想要赌一局,朕倒是无妨,不过这赌注得由我说了算。”兰溶月背叛了兰鈭,背叛了自己出生,践踏了他的情,既然如此,他就要让兰溶月一败投地,一个心机不错的世家千金,一个商户家的小娃娃,这场赌局,胜负怎么看都毫无悬念。

两人说话间,晏苍岚已走到兰溶月身侧,顺势握住兰溶月的手,一举一动满是关爱。

“陛下,不如臣妾与陵帝赌一局如何?”手中的谜题,以关雨涵的能力只怕是难以解开,但不表示其他人解不开这谜题,楼陵城的笃定源于自信。

“好。”在晏苍岚看来,兰溶月赢了便罢了,输了楼陵城又能如何,大不了他发兵直逼楼兰国,灭了整个楼兰国,虽然很有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但与她相比,不足万一。

“看来月皇后似乎不敢赌,昔日的女诸葛嫁人了连胆子都变小了,还是……”燕晖出言,语气意味深长,显然站在了露出了这边。

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无奈看着身侧的某人,看来她和楼星落谈话,燕晖顺带记恨上她了,怕是还有关于凤可君的事情吧,燕晖此次回燕国之后,燕国内部,一定会十分精彩,毕竟情报总不能从天而降。

“陵帝有心,本宫就和陵帝赌这一局,赌注陵帝但说无妨。”

凤可君的存在,白羽的确暗中做了些小动作,不过无伤大雅,至于这无伤大雅之后的后果,白羽的自己担着。

楼陵城虽还未说出口,但这赌注她却是十分感兴趣。

“既然锦囊的奖励是一个承诺,不如月皇后与朕之间就以一个承诺为赌注如何?”

楼陵城轻声的语气中,兰溶月和晏苍岚都闻到了不怀好意,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下意识紧了一分。

“好。”兰溶月对晏苍岚莞尔一笑,以安他心,随即对楼陵城道,“既然赌注是陵帝提出的,那接下来的事情理当交给本宫,如何?”

“好。”

“不知陵帝觉得这锦囊是谁拿到的。”冰瞳中泛起睿智的光芒,楼陵城似乎看到了初遇时,那个不敛藏锋芒的兰溶月,如今的兰溶月依旧是一朵盛开的彼岸花,只是蒙上了一层薄雾,让人看不透。

“当然是关小姐。”想着暗中的声音,说完后,心中似乎被一块巨石压着,有些喘不过气来。

“既如此,本宫就赌静雨了。”

关雨涵心中高兴有楼陵城和燕晖相助,可对上兰溶月的那双冰瞳,她整个人就如置身于冰窖之中,冷得瑟瑟发抖。

“关郡主,静雨,既然你们都说锦囊是你们摘下的,不如说说锦囊上的谜题如何?关郡主,你先说。”谜底简单,看过一眼,都能记住。

“期期艾艾。”关雨涵自信道。心中暗自庆幸,这个谜题不比之前写的那些谜题复杂,简简单单四个字,一看就能记住。

“静雨,你来说。”兰溶月之前害怕祝静雨有些吓坏了,如今倒是冷静下来了,祝承业的独生爱女,倒是教养的极好。

“期期艾艾,打一成语。”祝静雨努力让自己呼吸平稳,若非一旁有云宁在,她估计会被吓死,她虽然小,却也知道当今皇后的一个承诺有多大的价值。

众人听到谜题,顿觉有些莫名奇妙。

期期艾艾,一般是用来形容口吃的人吐词重复,说话不流利。

词意和谜题扯不上半点关系。

“既然两位都记住了谜题,不如猜猜如何?先答对的人算赢,陵帝想必没有意见吧。”

晏苍岚未曾多言一句,一手握住兰溶月,另一只手替兰溶月拂去肩头的花瓣。

祝静雨本意是偷看一眼兰溶月,没想到恰巧看到这一幕,脸颊略带羞涩低下了头。她在家中就听父亲说话,帝后恩爱无双,今日一见,众目睽睽之下,陛下任然对皇后宠爱无双,难怪父亲总说,对母亲的疼爱不够,许就是因为如此吧。

“自然没有意见,只是这个谜题从未有人听说,要如何评判。”楼陵城也想不通期期艾艾的谜底是什么,万一祝静雨随便说一个,兰溶月判定其赢了,他不是也没有证据反驳吗?

“陵帝不用担心,每个谜底都有记录,纸上的编号能与册子上的谜底对应起来,当然,若是陵帝怕输,也可以给关郡主提示。”

兰溶月一言,众人不知其意,似乎没带入一片迷雾中。

------题外话------

叶子这几个月忙着公司事务,更新有点少,明天会加更,求支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