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谜底、花落/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下承诺,一早将谜底写在一个册子上,难道兰溶月不怕册子被盗吗?毕竟奖励太有吸引了,还是她有足够的自信可以掌控一切,现在看来是后者。

“期期艾艾?”关雨涵小声念叨着,怎么看都和谜题没有任何关系,更别说谜题是成语了。她一直在留意那些被打开锦囊上所写的谜题,她竟从未听说过,这些谜题的来源都是出自于一个人——兰溶月。

心中本该想着谜题,不知为何,她却觉得兰溶月愈发的神秘莫测了,神秘到似乎可以将人拖入黑暗中,让人从灵魂深处感到害怕。

写下谜题和答案,今日的赏花宴,兰溶月就像是一个怪物一样控制这所有的一切,让人害怕到颤抖。尤其是嘴角时不时泛起的笑容,犹如盛开的地狱之花。

东陵的女诸葛,烟雨阁的月神,容家的掌上明珠,苍月国独一无二的皇后,只要有她的存在,仿佛世人皆是尘埃。

“姐姐,没有提示吗?”云宁见祝静雨陷入苦思,而她也毫无头绪,忍不住向兰溶月询问道。

“有啊,其实答案很简单,所有人都一直看着。”兰溶月浅笑道,这个谜题的谜底的确难猜,乍一看上去,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她写下这个谜题,说到底是有私心的,她的私心便在谜底。

“月皇后,你此言似乎有失公允。”楼陵城出言反驳道,他虽知道关雨涵抢了锦囊理亏,而他与兰溶月对赌,无非是祝静雨年纪小,根本猜不出这个谜题,却没想到兰溶月居然给出了提示。

不提示还好,一提示愈发让人觉得迷糊了。

神秘一笑,回头看向楼陵城,轻声道,“公允?陵帝觉得本宫有失公允吗?那陵帝胡说八道就算得上是帝王一言九鼎吗?”

楼陵城脸色一僵,他好歹是一国之君,没料到兰溶月竟丝毫不给他留面子,一时间面子倒是有些挂挂不住了。

“月儿何苦说实话了,这个世界,说实话犹如六月飘雪。”看着楼陵城难看的脸色,晏苍岚的心情可是相当的好,他虽从未觉得楼陵城有当情敌的本事,可一直觊觎这兰溶月让他心底不舒服,如今兰溶月一言,他心情舒爽,忍不住落井下石。

六月飘雪,千古奇冤。已经不算是落井下石了,根本是捅刀子。

“苍帝和月皇后不愧是伉俪情深,让人羡慕。”从进入御花园开始,一直就保持着沉默的夏侯长胜站出来道。

“听说殿主不日将大婚,到时孤定会派人送上一份大礼。”讽刺也好,嘲讽也罢,晏苍岚权当夏侯长胜是真心真意了。

兰溶月掐了一下晏苍岚的手心,这个人还真是找到痛楚就使劲一脚踩下去,毫不留情,对于夏侯长胜来说,大婚等同于噩梦吧,看向夏侯长胜,自他此次来京之后,兰溶月还是第一次见到夏侯长胜,熟悉有陌生的身影,眼底染上了一抹妖异的笑意。

高手过招,向来只在一眼之间。

“恭候大驾。”晏苍岚和兰溶月的反应,夏侯长胜不明其意,心中略感忐忑。

“月皇后,既然有谜题,就该有时限,若是一直猜不到,岂不是这场赏花宴就结束不了。”气氛紧张之际,楼星落开口道。

兰溶月明白,楼星落是在示好。

不得不说楼星落却是聪慧,楼陵城打定主意要她死,燕晖靠不住,京城内根本不敢启动‘针’,否则有可能全军覆没,向她示好,以求在苍月国境内的庇佑。

如此看来,楼星落在燕国的势力未必全部被燕晖掌握了,亦或是她已经想到对付燕晖的办法了。

“切实如此,既然中间有我和陵帝的赌局,不如时限由陵帝定如何?”

“那就以半个时辰为限,如何?”

“好。”兰溶月点头同意,“若半个时辰过后,关郡主和静雨依旧未曾猜出谜题,就此作废。”她可不想在给其他人机会,再次这么多人,一人猜一次,总有碰对的时候。

语落,楼陵城思考对策,就在此时,祝静雨迈着紧张的步伐走到兰溶月跟前,努力让自己冷静,不至于心脏跳出来。

“皇后娘娘,臣女已经知道答案。”祝静雨脑海中一直回想着祝承业的话:皇后娘娘是一个运筹帷幄之人,将她送进宫当云宁公主的陪读,一方面是希望她能陪伴云宁,另一方面也是在给她寻求庇佑,若是如此,这个承诺,岂不是她最好的庇佑吗?

“林公公,将册子拿过来。”兰溶月对林公公吩咐道。

很快,林公公捧着写着答案的册子走过来,递给九儿。

“静雨,说吧。”

祝静雨深深吸一口气,努力不让自己声音颤抖,鼓足勇气,用一丝丝颤抖的声音道,“百年好合。”

兰溶月浅浅一笑,示意九儿打开册子。

九儿撕掉册子的封面,封面上赫赫写着百年好合四个字,角落处还有三个大些的数字,结果兰溶月手中写着谜题的纸展开,数字一般无二。

“猜对了,恭喜你,静雨。”兰溶月浅浅一笑,祝静雨的观察力果然够仔细。

在清河县她救奄奄一息的祝静雨时,在祝静雨身前树立了一道冰墙,现场察觉的人极少,即将昏迷的祝静雨隐约察觉到了,当时她不敢确定,直到羽妃因试探她而动她身边的人,祝静雨就是羽妃选中的人,这一次祝静雨虽受伤了,却并不眼中,这样的观察力,若非试探过祝静雨和她不是一类人,她当真怀疑,这具小小的身体中住着另一个灵魂。

因此,她派叮当暗中保护云宁,其实就是为了观察祝静雨,祝静雨并未露出任何破绽,看来,时机似乎到了。

“祝静雨,你说说看,是如何猜到的。”未曾楼陵城怀疑兰溶月作弊,晏苍岚抢先询问道。

“回陛下,臣女并不善猜谜题,不过今日赏花宴赏的是桃花,自古以桃花喻因缘,陛下与皇后娘娘早已大婚,所求自然不是因缘,臣女能想到的四个字成语便只有百年好合了。”祝静雨声音忐忑中带着一丝颤抖,猜对了谜题,却完全没有喜悦。

她虽小,却也懂什么是众矢之的。

“这不公平。”关雨涵努力压抑住自己心中的不满和恨意反驳道。

“哦,不公平,关郡主才智不够,眼力不够,却说不公平,这个问题本宫倒是无法回答,奏折中所请,关君候今日就会抵达京城,不如郡主今夜问问关君候。”兰溶月淡淡说道。

平静的话语,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出来是讽刺。

其实意思很简单,若是觉得不公平,要怪只能怪她父母,唯一解决的本便是回炉重造。

关雨涵刚想反驳,她身边的大丫鬟轻轻摇头,关雨涵立即改口道,“雨涵知错,请皇后娘娘恕罪。”

“陵帝不会觉得本宫早造假吧。”兰溶月微笑着看向楼陵城,这笑容淬了毒,让人心中发冷。

“区区一个谜题,月皇后没有造假的必要。”最初的时候,楼陵城却是怀疑兰溶月将谜底告诉了祝静雨,但在听到祝静雨说出缘由的时候变打消了疑虑,是他小看了这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没想到她小小年纪,观察力竟如此好,若是能收为己用,或许能发挥大作用,只可惜年纪太小了,兰溶月有将她安置在云宁身边,想要将人带走,势必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陵帝果然是明眼人。”

“月皇后,这丫头朕倒是喜欢,若再大点就好了。”楼陵城笑道。

兰溶月何尝不明白楼陵城所指,一个聪明人身边难以容下另一个聪明人,能容下只有两条路,一个是为己所用,另一个则是扼杀于摇篮之中。

“臣女多谢陵帝疼爱,皇后娘娘,猜出谜题的承诺臣女想现在兑现。”她的命是皇后所救,绝不会成为威胁。

祝静雨突如其来的态度变化,让兰溶月原本安定的心有产生了一丝疑虑。

她真的只有十一二岁吗?

“请说。”兰溶月浅笑道,宴会散了之后,似乎能得到一个故事和一个答案,故事她不感兴趣,答案却势在必得。

祝静雨跪下,对晏苍岚恳请道,“臣女恳请陛下下旨,臣女的婚事一切皆有自己做主。”

“好,孤准了。”区区一个臣女的婚事,与他何干,不过是顺水人情。苍月国的和平,无须联姻来维持,联姻得来的稳定,从来都是夹杂是无数未知的风险。

“臣女谢陛下,臣女恳请皇后娘娘让臣女做宁公主的陪读,及笄之前,留住宫中。”祝静雨心跳加快,两个承诺,对外人而言或许是浪费,对她而言却是生机。

她清楚,兰溶月重要她父亲一方面是因为她父亲的正直和才能,另一方面则是祝家的人脉。留在宫中是她唯一的保护伞。

“好,本宫允了,起来吧。”

这个祝静雨似乎很有趣,变化究竟在哪里呢?她都差点看走眼了。

“臣女谢皇后娘娘恩准。”

祝静雨颤抖着起身,心中松了一口气,但她心中清楚,一切还只是一个开端,她的难关还只是刚刚开始,为活着,她想挣扎一次。

“今日桃花着实不凡,天色不早了,朕先行告辞了。”谜题和承诺都已兑现,是在没有在继续留下来的必要,刚刚的那局棋让他的心始终无法安宁,还是离开为上。

有了兰梵请辞,众人都相继离开了,御花园中有恢复以往的宁静。

云宁也拉着祝静雨离开了,御花园宫墙外。

“静雨,我们是朋友吗?”云宁一改往日的天真,只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严肃。

“是。”

“你…”云宁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说,后宫虽无嫔妃,可从不缺妄想的女子,“你喜欢皇帝哥哥吗?”

“臣女敬佩陛下,若说喜欢,臣女更喜欢皇后娘娘,若非娘娘,臣女性命难保。”祝静雨微微低头,藏住眼底的悲伤。

“那就好。”云宁心中松了一口气,暗自补充道:静雨,我可以当你是朋友、姐妹,但你唯独不能对皇帝哥哥有非分之想,否则我会亲手杀了你。

对云宁而言,兰溶月又何尝不是唯一的救赎了。

当日在御花园,若非兰溶月相救,她也未必能活到现在。

“公主放心,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她清楚天与地之间的差距,更不会明明没有翅膀却妄想飞上天,况且那不是她所求,她所求不过是一身平安而已。

“嗯,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宫吧。”云宁拉着祝静雨的手,一起迈步向寝宫的方向而去。

揽月殿内,兰溶月褪去华丽的凤袍,换上轻装,长发随意披在脑后,微风拂过,桃花花瓣吹进屋内。

“这里的花似乎比御花园中的更美。”头依靠在晏苍岚肩头,轻声道。

“不及月儿半分。”轻轻抚摸那如丝绸般的长发,另一只手划过兰溶月的眉头,继续道,“在想祝静雨吗?”

“你也察觉到异常了。”论感觉敏锐,她身边的这位才是真正的火眼金睛。

“确实不像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

“夫君打算怎么做。”

“月儿,为夫最近政务繁忙,此事就交给月儿处理了。”他能看出祝静雨心思不坏,一举一动间倒有几分祝承业的影子,既然祝承业是他家娘子提拔的,祝静雨的事情他也不便插手。

“夫君既不便处理此事,不如这件事交给夫君处理如何。”兰溶月递给晏苍岚一个信封道。

打开信封,看过后,晏苍岚亲吻兰溶月额头后道,“娘子先休息一下,为夫去一趟御书房。”

------题外话------

四千,本来想更再多写点的,卡文,呜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