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吃娘子/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娘,陛下这是要去哪里?”

九儿心中不明,以陛下的脾气,赏花宴后,定会和娘娘腻在一起,突然离去,莫非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去处理些小麻烦。”楼星落提供的名单,明日楼陵城想必会收到一份大礼,晏苍岚的离去她虽感意外,隐约感觉又在意料之中,“宁儿如何了。”

“与娘娘所料一般无二,只是……”九儿犹豫,不知是否该说,毕竟云宁和祝静雨都还只是个孩子?

“但说无妨。”

“只是奴婢担心,此事之后,将祝小姐留在宁公主身边恐有不妥。”祝静雨很聪明,可有时候太过聪慧不是好事。

看着夕阳渐落,心头染上一抹忧心,“再等等吧,按行程红袖应该快接到大伯母和钰儿了,希望一切顺利。”

“娘娘,要不要奴婢带人去迎一段路。”猜测也好,预知也罢,从她跟随在兰溶月身边开始,这种对危险感觉的敏锐就从未有过例外。

走进院中,微风带着一丝凉意拂过,给兰溶月眉头染上了一抹忧虑,轻轻摇头,“人多反而不利。”

安排红袖去接,就是因为红袖的本事,二十个暗卫加上红袖,若是再派人去接,只怕反而会增加负担,这种不好的感觉,她多希望是错的。

“娘娘,祝小姐求见。”叮当知道天绝去保护云宁后,暗中也跟了去,祝静雨摆脱云宁悄悄求见兰溶月,叮当倍感意外,她去监视过祝静雨,并未发现异常,但如今证明,她错了,她压根没有发现祝静雨的异常,这是她的无能。

“请她去书房。”

“是。”

叮当迈着疑问的脚步,将祝静雨带进书房。

一路上,叮当灵动又淡漠的模样,让祝静雨心中团成一片,进入书房后,祝静雨第一眼是诧异,书房简单,偌大的书房只摆着两个书架,引人注目的反而是两个躺椅,乍一看上去,简单又极为舒适。

“祝小姐请坐,稍后片刻。”叮当说完后留下一年忐忑不安的祝静雨独自在书房内。

祝静雨如坐针毡,微微低头,不敢再多看书房内摆设一眼。

院子内,兰溶月见叮当去而复返,淡淡一笑,这丫头倒是记仇,将祝静雨一个留下,想必滋味不好受。

“心里可舒服了。”

“灵…娘娘,是奴婢的错。”兰溶月让她去保护云宁,实则有监视祝静雨的意思,她却没发现异常,是她能力不够。

“无妨,去看看宁儿,别让宁儿知道祝静雨离开了。”

祝静雨今日表现聪慧,在普通人眼中,她是别有所图,在兰溶月看来,祝静雨是在求自保。

时间一点点过去,祝静雨心中愈发忐忑,她所求不多,平安二字足以。

想着在御花园内摘下的锦囊,锦囊上绣着一朵梅花,她敬佩的是梅花的傲骨,未曾想一个不小心卷入麻烦中,如今她已经不敢思量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事情,只求能以真心换诚意。

两刻钟后,兰溶月缓缓走近书房,祝静雨即刻起身行礼。

“臣女叩见皇后娘娘。”祝静雨压抑住自己挑动的心,不至于看上去太狼狈。

书桌坐下后,缓缓开口道,“免礼,九儿,先下去吧。”

九儿行礼离开,书房内只剩下兰溶月与祝静雨两人,平和的空气却让祝静雨额头冒出一丝冷汗。

“静雨,请坐。”从祝静雨进宫之日开始,她便发现,祝静雨一直不敢看她,十二三岁的年纪,即便是畏惧,出于好奇也会悄悄偷看,祝静雨去完全没有好奇的念头,当时她便心生疑虑,只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祝静雨与江湖势力绝没关系。

人有秘密无可厚非,她也不想去窥探。

“谢娘娘,臣女不敢坐。”

“既如此,随我走走吧。”

小书房后面有一个小花园,不大,也就二十来个平方,小花园打扫的十分干净,花草树木随意生长,没有任何修剪的痕迹,充斥着一股野性的气息,空气中散发出淡淡清香。

乍一看上去的小花园,其实种植的都是些十分珍贵的药草,散发出的清香能让人放松情绪,有提神的效果。

“皇后娘娘,臣女死了,却又活了。”祝静雨不知该如何解释,她是祝家唯一的女儿,前世她接管了家业,最终难逃被人算计的下场,可前世的记忆中,并无天涯海阁。

“多大。”兰溶月终于明白,见面时,祝静雨眼底的那一丝惊恐从而何来了。

“二十三,今生得娘娘相救,臣女感激不尽。”清河县邢台之上,若非兰溶月相救,她也死了。

“可有恨。”

“没有。”前世她虽被人算计,最终却选择了同归于尽,前世今生,大不相同,天下格局已变,今生毫无瓜葛,若今生不结怨,便无恨。

祝静雨惊讶的是天下格局,江山天下都变了,若非自己的才学,她还真以为只是一场梦,她养伤的一个月时间,都在恍恍惚惚中度过,她一度怀疑自己疯了。

前世的记忆中,晏苍岚并无一统江山,有的只是云天国云氏一脉被屠杀殆尽,江山易主。这些话,祝静雨不敢说,说出来也只是换来一个妖言惑众的罪名,天下格局都变了,还有什么不能变的呢?

“你喜欢宁儿吗?”

她能重生,祝静雨有为何不能呢?

二十三吗?十一年,她重生于十一年前,而祝静雨从十一年后重生到十二岁,前尘往事,她不想多问,说到底参考价值极低。

“喜欢。”祝静雨心中不明,她还以说出来兰溶月会以为她是妖女,祸害呢?没想到兰溶月并未多加询问,反而问题是否喜欢云宁,想着云宁偶尔的小狡猾,对她却是真的关心,心中不免软了一分。

“我许诺让你及笄之前留在宫中,你既是宁儿的伴读,教导宁儿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不求宁儿才华冠绝天下,只求她能靠自己好好活着,你可能做到。”祝静雨观察入微,商家之女,又是祝承业唯一的女儿,若无意外,她定是继承了祝家,比起那些才华卓绝的太傅,让祝静雨教导云宁反而更好,  有了可比性,云宁反而会更加努力。

云宁的父亲是云颢,母亲是晏紫曦,当然也不能是普通的女儿家。

“臣女领命。”

“陛下昨日已命你父亲巡视南方三省,想必你祝大人正为你的事情担心,你去一封信,让他安心去巡视南方三省,此事宜早不宜迟。”春日大雪融化,京城天气甚好,南方三省,大雨连连,已有洪涝的初像,祝静雨去信,祝承业才能安心启程。

况且祝静雨既重活一世,该说的话,无须她来提醒。

“臣女多谢娘娘。”此刻,祝静雨才是真正的松了一口。

她是女人,却也不得不承认兰溶月很美,没的妖异倾国,难怪世人会说其是祸水。只是见过兰溶月的人才知道,什么叫做不怒而让人望而生畏,在那双冰瞳之下,似乎任何事都无所遁形,让人望而生畏。

“去吧,晚膳时间到了,宁儿想必在的等你。”云宁护她,她很高兴,不过从未有过朋友,云宁对祝静雨也十分珍惜,想必已经吩咐宫女备好饭菜准备请罪了。

她没有提点或警告祝静雨,因她是一个善良的人,云宁越是这样,祝静雨就越是会舍命相护。

“臣女告退。”

想到云宁,祝静雨暗自松一口气。

“不是去御书房处理公务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某人的气息她早就察觉到了,他来的时机倒是刚刚好,祝静雨说重生的时候他刚好过来,就像是故意踩着点过来一般。

“娘子,为夫饿了。”从身后将兰溶月整个人拥入怀中,想到祝静雨的话,想到落花的警告,心中的那些疑虑似乎都找到答案了,只是,他反而更加害怕了。

“不去问问吗?”

“有娘子的地方才有为夫,何须多问。”其实他早就想明白了,无论他怀中人儿是谁,一直在他怀中便好。

“还以为你会担心宁儿,原来是我多想了。”

“宁儿有你,而你有我就好,你是我一个人的。”说话间,晏苍岚轻轻舔了舔兰溶月微红的耳垂。

“别闹,我们去吃饭。”

“我要吃娘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