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神秘女子/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黎明的第一道曙光,迎接楼陵城的是京城所有暗桩被拔出的噩耗。

驿馆内,楼陵城满腹阴霾,双眼微微眯起,细长的双眼中泛起阴冷的光芒,满腹杀意。转过身看向身后身着黑衣,头戴帷帽的女子,那阴冷的目光渐渐淡去。

或许并未淡去,只是将其隐藏起来。

“请陛下暂且忍耐,一切以大局为重。”帷帽下,女子蒙着黑色面巾,她与楼陵城接触也有一段时间了,唯一想不明白的便是殿主对此人的在意。

“大局为重?殿主不是说你在京城可以只手遮天吗?如今这就是你给朕的答复。”想到冥殿的那个神秘殿主,他与殿主合作多年,却从未见过面,那人教会了他很多,可他总觉得对方是另有所图,却一直不明其意。

“陛下说的不错,我在京城却是可以只手遮天,可殿主的最新命令是别惹急了兰溶月,否则她会毁了整个天下。”想到新收到的命令,昨夜刺杀的失败,她心中坚定了想法,昨夜的失败虽遗憾,好在并未动用多少自己人,硬是要说的话,只是损失了些财帛。

楼陵城眼底闪过淡淡质疑和不信,带着一丝蔑视道,“毁了整个天下,你未免太高看她了,说到底,她不过是一个女人,毁掉一个东陵就筹谋多年,这个天下她若想毁,未必有这个能力。”

楼陵城不信,若兰溶月变成一个疯子,还会有人追随。

“这是殿主的命令,我只是代为转达,陛下若是要计较那些损失,应该管好自己身边的人,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至于殿下要怎么选择,与我无关。”楼陵城质疑的话,女子言语之中透着不喜,殿主是不可侵犯的,她不明白殿主为何如此信任一个阴冷的小人。

女子离开后,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听过神秘女子的话,男子眼底竟觉得有一股莫名的熟悉。

走出来的男子正是兰鈭,他一路跟楼陵城来京,混在队伍中扮演一个不起眼的角色。

“陛下,三姑娘说的对,折的人可以再培养,眼下需得以议和为准,刚刚得到消息,容钰被送进宫了,云瑶有暗卫护送,昨夜安然无恙。”兰鈭直言道,心中担心楼陵城冲动之下行事。

“安然无恙?看来冥殿殿主也不过如此,杀一人劫一人都失败了。”楼陵城幸灾乐祸道。那人教导他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项便是无情。

“是兰溶月早有安排,刚刚从宫门口传来的消息,带容钰回京之人是红袖。”兰鈭眉头微锁,想到红袖的身手,隐约间透着担忧和怀疑。

“你在怀疑什么?直接说。”楼陵城坐下,见兰鈭一副卖关子的模样,神情间露出淡淡不喜。

“红袖的功夫或许不算最高明,但其藏身的本事天下无双,若主暗杀,天下能逃脱的不足十人。”兰鈭见楼陵城眉宇间露出淡淡的不耐烦,立即直奔主题道,“臣怀疑此事与传说中的灵岛有关。”

“灵岛?”想着关于灵岛的种种传说,楼陵城心存疑问道,“灵岛真的存在吗?”

传说中灵岛人人皆是奇能异士,随便一人都可搅乱一番风雨,若真存在,他一定要将其收为己用。

兰鈭沉重的说出了三个字,“存在的。”

“去查。”楼陵城见兰鈭不愿多说,也未曾多问,眼底闪过一抹势在必得。

“臣遵旨。”

兰鈭行礼离开,心底泛起一丝惆怅,他庆幸自己看着长大的殿下成了帝王,却也遗憾自古王者多疑,他一生效忠,却得不到绝对的信任。

与此同时,皇宫内,红袖带着容钰直接进了揽月殿,已是早朝时间,院内只剩下兰溶月一人用瑜伽舒展身躯。

“灵宓,毒解了吗?”兰溶月睁开眼睛,回头看向易容成红袖的灵宓道。

灵宓摘下面具,浅浅一笑,将容钰递给身后的宫女,示意其安顿容钰,随后道,“毒解了,小公子无事,娘娘请放下,只是大夫人有孕,连日奔波加上旅途劳顿,隐约有滑胎的迹象。”

“有孕…看来是给恭喜大伯母了,你去镇国将军府住上几日,等几国使臣离开后再回来,顺便告诉大伯母,务必隐瞒有孕之事,包括镇国将军夫人。”自钟灵秀的事情后,林巧曦闭门不出,在院中礼佛,可对于那种庸俗思想根深蒂固的人来说,她若知道了便是天下皆知,不可信。

“奴婢明白。”

“你去接大伯母一程,顺便也告知一个容昀。”容昀在大事上才华卓绝,可到了这些后宅的事情去却纵使被动,这点兰溶月十分不看好。

“是。”灵宓应后,略微犹豫,“娘娘可要亲自开几副安胎药。”

“安胎药都差不多,主要是让大伯母心安,你明白的。”怀孕的人最忌讳的就是多疑多思,忧心过重,心情才是良药,安胎药只是辅助,况且在这方便她和灵宓差不多,交给灵宓她也放心。

灵宓离开半个时辰后,真正的红袖出现在浴池外。

“可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