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专坑自己人/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纵观古今,历代历朝,江湖势力过大都是朝野的一大隐患,但亦是朝廷的一大助力。世人皆有野心,能否长治久安,取决于帝王是否贤明,做决断时能否果断。

次日,兰溶月约见了南宫玉和百晓生,三人在烟雨湖相见。

百晓生带着一张白色面具,世人都说百晓生知天下事,殊不知凡是百晓生的门人,带上这白色面具都是百晓生。

百晓生上传后,毫不客气的坐下,看了看身着男装的兰溶月,随即改口询问道,“月先生的承诺可算数。”

兰溶月心脏微微抽搐了一下,她一生不曾做过亏本的买卖,唯独今日相约百晓生见面花了十万两白银,凡百晓生的门人,摘下面具就只是一个普通人,除非其带上面具,否则无处可寻,即便是同属百晓生的两个人,摘下面具便都是陌生人。

沉默片刻后,兰溶月轻轻一笑。

“自然算数。”

九儿随即取出一个锦盒递给百晓生。

南宫玉看着锦盒中满满的银票,着实眼红,要知道黑寡妇的地盘他看似赚了,实则免不了被兰溶月奴役的命运,否则用白羽的话来说,只要兰溶月想,随时可以将那点地盘夷为平地。

此时此刻,他只有羡慕嫉妒恨的分了。

“月先生爽快,不知道月先生想知道什么?”百晓生并不知兰溶月的来意,他只是急需一笔银子,百晓生门人虽知天下事,可代价太大了,天下间能买得起消息的人还真不多。

“当年百晓生成名,立下规矩,反购买消息,一万两以下面谈,为的就是一份安稳,对这个规矩我甚是欣赏。”她从未想过将百晓生收为己用,江湖势力众多,若都收为己用,即便是她有生之年能够控制,可百年之后,势必成为隐患。

众多江湖势力若齐心,只怕足以撼动朝野。

“多谢月先生体谅。”百晓生意外,心想,兰溶月怎会知道历代百晓生门人的规矩。

凡百晓生的门人,规矩是不能违背的,否则将受到所有门人的追杀。

“我并不想知道什么,只想请先生亲自走一趟。”她亮明身份求见,来人的十分必然不低。

“我只卖消息。”面具下,神色微凝,手中急需的银票成了烫手山芋。

对于一个有原则的人,兰溶月并不讨厌,相反,她很尊重。

“你冒险前来见我,可否是在为即将到来的水患发愁。”

面具下,百晓生眉头微锁,北齐之行,黑市之中,他虽未与兰溶月见面,却也欣赏她的才华,苍月国虽拿下了北齐,对于北齐百姓来说,确实度过了一个不用为食物发愁的冬日,可眼下南方连日大雨,天涯海阁的粮草几乎尽数调往北齐,一旦南方水患,只怕灾民会颠沛流离,朝廷的粮草未必够用,苍月国有兰溶月的存在,他倒是不担心,可其他几国,只怕……

百晓生沉默,不知该如何作答。

“银票你可以带走,东陵粮仓,我再送你五百担稻米,前提是你亲自前往楼兰,楼兰自古神秘,宝贝不少,对你来说,此行不亏,意下如何。”东陵粮仓均是满仓,眼下难以越过国境,五百担对她来说并不多,送给百晓生换一个人情,很划算。

“附加条件。”百晓生心中忐忑,兰溶月如此精明的人岂会白送,苍月国有鬼门和青暝十三司,百晓生难以插手,楼兰国却是一个生意的绝佳场所,门中早有安排,他原不打算亲自前往,对他来说,亲自前往一趟也不是不可,可这一切对兰溶月来说,简直是亏本的买卖。

端起雪莲茶,小抿一口,不急不忙道,“关君候府很富有。”

“我从不主动招揽生意。”百晓生终于明白,原来兰溶月的目的是关雨涵的嫁妆,对他来说,这也是一笔莫大的财富。

“自然。”

百晓生的意思很明显,他不主动找上门,让人去找他即可。

“月先生可否还有其他事情。”

兰溶月轻轻摇头。

“五百担粮草算是我个人欠月先生一个人情,这是信物。若无其他事,在下告退。”百晓生掏出信物递给兰溶月。

信物很简单,竹片上刻着几片竹叶,看上去十分清雅,再看看百晓生的手指,手指上的老茧证明这个竹片是此人亲手所做。

“若你缺粮,可以找琴无忧,当然,价格公道。”

面具下,百晓生嘴角微微抽了一下,道,“告辞。”

琴无忧虽不无良,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奸商,这批银票若是让琴无忧看见了,估计以后有关粮食方面的买卖琴无忧一定会找机会坑回去,想到这里,百晓生苦笑,除了找琴无忧之外,却是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

一直坐在一边安静喝茶的南宫玉倒是不急,目送百晓生离开也不开口。

“议和的时辰差不多了,我该回宫。”兰溶月起身对一直不语的南宫玉道。

“你请我来就只打算请我喝一杯茶?”南宫玉看着杯中的雪莲茶,着实无语。没办法,楼兰的雪莲几乎被晏苍岚和一个神秘小偷洗劫一空,估计都进了这位的腰包了,想喝一杯,着实不易。

“不是给你送上一笔值钱的买卖了吗?这还不够?”

“怎么看你都是借我的手给情敌找麻烦,我似乎很亏。”南宫玉俊逸脸色神色十分认真的说道。

“亏吗?我怎么觉得这报酬不错。”

“亏……”

好吧,他承认不算亏,可这报酬毕竟不是眼前这位给的,他就想不明白了,为何她对百晓生如此大方,对他就小气吝啬,难道他就这么没价值吗?这话南宫玉敢想,却不敢问。

“这个给你。”

“就一封信?”动动笔得事,这也太厚此薄彼了吧。

“自己人。”

兰溶月说完不再理会啰嗦的南宫玉,上岸离开。

南宫玉看着信封,心中无奈,“真不想成为自己人,这待遇差别太大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专门坑自己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