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冥殿出动(上)/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兰溶月离开的背影,再看看手中的信封,南宫玉嘴角染上了一丝笑意。

“长思你觉得她是一个怎样的人。”

长思意外,用略微沙哑的声音回道,“少主,从离家之后,你从未问过我的意见,如今……”

南宫玉想起过往,深深叹了一口气。

离家是因为他讨厌家中的压迫、责任、束缚,离家等于他放弃了少主之位,而随他一同离开的长思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护卫,鲜少开口,如今他开口询问,意味着他即便是不想继承南宫家,却也不得不承认他是南宫家的人。

“事到如今,这些所谓的隐世家族真的能置身事外吗?若真要说起来,我倒是有些羡慕明阳。”

长思微微锁眉,沉默片刻后道,“朝代更替,南宫家选择了明哲保身,并无不妥,再说前朝与今朝已过去百年,物是人非,少主又何须墨守成规,至于月皇后,硬是要说的话,她应该算是一个智计无双却有怕麻烦的人。”

长思从小跟在南宫玉身边,自然知晓南宫玉想要知道的是什么。

“你说的对,物是人非,倒是议和一事如此麻烦,她居然主动牵扯其中,倒是让我觉得意外。”五国议和,按常理兰溶月应该是不会出面的,可她离开时说‘议和的时间差不过了,莫非另有安排。’

“少主,依我看,我们还是尽快离开为好。”几天前长思就想劝南宫玉离开,如今正是好机会,若是再留下来还真的挺麻烦的。

京城被清理后,他的人难以安插进来,一方面是怕被兰溶月和晏苍岚这对无良夫妻借此要挟,另一方面即便是他费尽心机安排了,只怕也难以见成效。

不少喜议政事的人评价云颢庸碌,在他看来,云颢的庸碌似乎更像是无心治理江山。

“你知道什么?”南宫玉无奈,他得不到消息,只能依仗南宫家留下的情报网了。

“冥殿出动了,似乎来人的身份很高,少主,十八年前的事情少主应该还记忆犹新吧。”长思的声音很小,语气却十分沉重。

手中的折扇轻轻的敲打着眉心,十八年前,南宫家差点因此付之一炬,他虽只有五岁,那火光中的惨叫他却是记忆犹新,若非为抵御外敌早有防备,南宫家只怕因此灭了,为此他爷爷不惜举家搬迁,并严令南宫家诸人,不得主动挑衅冥殿,与之为敌。

平日纨绔的神情中多了一丝冷厉,用手挡住眼睛,按了按太阳穴。

“少主,时机未到。”长思很清楚南宫玉脱离南宫家的初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先代家主的命令。

“现在离开太浪费了,我们去烟雨楼住上一段时日。”

南宫玉很清楚,以他目前集聚的势力根本不足以与冥殿抗衡,可杀母之仇,唯有血债血偿,长袖中紧握兰溶月留下的信封,嘴角泛起一丝惨烈的笑容。

利用吗?只要他能达到目的,被人利用又何妨。

“少主,三思。”

与此同时,揽月殿内,兰溶月设宴款待楼星落、羽妃、凤可君等人,陪宴兰溶月只邀请的云瑶一人。

“大伯母这几日可有不适。”兰溶月上前扶住了正要行礼的云瑶,轻声询问道。

“修养了几日,倒没有什么不适,多谢皇后娘娘派人照顾…钰儿。”云瑶本想言明,见羽妃走进来,立即改口道。

“钰儿是我弟弟,这是应该的,大伯母请坐。”

两人的对话,楼星落、羽妃等人觉得意外,按规矩,兰溶月称呼云瑶一声皇姐已经很尊贵了,她堂堂苍月国皇后,在云瑶面前依旧以容家女儿自居,而且是个晚辈的身份,足以见得兰溶月对容家的重视,同时也象征着容家虽手握重兵,却依旧深的晏苍岚信任。

“见过月皇后。”楼星落莞尔一笑问候道。

“几日不见,太子妃脸色好了不少。”看来燕晖真的很重视凤家,只可惜未必能娶到凤家嫡女,不过燕晖既然有这份心思,她是不是也该成全一番,她可不打算给燕国休养生息的时间,自然是越乱越好。

风无邪去燕国也有一段时间,他不觉多年,是时候动一动了。

“多谢月皇后关怀,可能是水土不服,养了几日,好多了。”水土不服其实别有所指,楼星落言下之意,议和之后就要即刻启程,同时也在请求兰溶月挽留楼陵城两日,以免归程遇到不测。

“女人应该爱惜自己一些,凡事别逞强。”

“月皇后说的极是。”是让她示弱吗?的确,天下间的男人鲜少有喜欢强势的女人,她也曾在这上面吃尽了苦头,是应该看清自己的立场了。

绿衣芊芊,微微行礼,含笑柔声道,“明珠见过月皇后。”

“明珠公主免礼。”夏侯明珠,虽有明珠之称,在南曜皇室中却是一个不起眼的公主,多年来,明珠二字成了南曜皇室的笑柄,赏花宴夏侯明珠因病推辞,今日才得见真容,柔柔弱弱的模样,双目的一抹灵动让人心动。

她藏的极好,即便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若夏侯明珠一直保持这副模样,她单凭看也未必能看清真正的夏侯明珠。

皇家公主,又有几个简单的,尤其是在那种艰苦环境中成长起来的。

“月皇后,明珠倒是想成为月皇后这样不用依附于他人的女子,只可惜明珠这辈子只怕是无望了。”夏侯明珠微微低头,那双漆黑妖异的冰瞳,仿佛能看透一切,太可怕了。

“本宫倒不觉得,天下之大,明珠公主只要有心,或许就能心想事成。”一时间她还看不清夏侯明珠,不过对于她来说,世界上只有三种人,自己人,陌生人,敌人。

显然,夏侯明珠不属于前两种。

看来是有必要提醒一下夏侯文仁了,南曜国变天了。

“多谢月皇后,但愿真的能心想事成。”夏侯明珠微笑回道,单纯的模样,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兰溶月的试探。

“素闻揽月殿宛若万千星辰中的一轮明月,不知可否让我们四处看看。”羽妃努力维持内心的平静提议道。

“请。”

但凡有心人都清楚,相比于御书房,揽月殿小书房内的东西更有价值,既然不缺有心人,她也应该成全才是。

走出前殿后,所有人都分开四处散步,兰溶月留在云瑶身边,不曾离去。

“娘娘应该和燕太子妃同行的。”楼星落曾经的心意也算是天下皆知,若是在揽月殿内出点什么事就不好了。

“她,无妨,若大伯母真的要防就防备一下夏侯明珠。”

“她?”云瑶不傻,怎会不明白兰溶月提醒背后的意义,只是夏侯明珠纵使有些小算计,也不像是成大事的人。但兰溶月的提醒她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尤其是现在她不是一个人。

兰溶月轻轻点头,随即对身后的红袖吩咐道,“红袖,好好伺候大伯母。”

“是。”红袖怎会不明,兰溶月放弃让她去暗中跟踪夏侯明珠而保护云瑶的目的。

云瑶有孕,绝不容许有一丝一毫的意外。

漫步在庭院中,慢慢接近羽妃。

“这庭院当真是别致,花卉不多,却十分舒适,一点都不像是皇宫。”明明威严耸立,偌大的宫殿竟有家的感觉,进入内院后,羽妃在明白,晏苍岚当真是有心。

“多谢夸奖。”

羽妃走进两步,示意身边的人退后,“看来你身边的人被支开了。”

“夏侯明珠?”

羽妃微微摇头,“我不清楚,我只是一颗棋子,棋子又怎会知道下棋人手中到底有多少颗棋子呢?”

“所以你单独约见我,其实毫无价值。”

“不。”她若毫无价值就代表被舍弃,若真无筹码,她怎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约兰溶月单独相见,“有个神秘人来京城,身份不低,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别忘了你的承诺。”

“似乎很有趣。”

“呼……”羽妃深吸一口气,“我与陛下午后便会启程离开,希望我们不要再见面。”

她丝毫试探不出晏苍岚是否有逐鹿天下之心,若是有,来日见面,只怕是她走到穷途末路,她唯一的祈祷,便是不在见面。

“不会了。”

要见面,还要看这个背叛者能否活到再见面的那一日,若真是那人,她们不会有机会见面了。

羽妃心一寒,不再多言。

------题外话------

抱歉,前几天工作太忙了,一直在飞…熬夜工作,明天多更,补上…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