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冥殿出动(中)/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揽月殿内,众人各怀心思,与此同时,司清易容后悄然离开国师府,来到金郊外一个普通的庄子外,伸出手轻轻的敲了敲门,节奏有序像是某一种暗号。

大门打开,司清进入屋内,映入司清眼帘的是一个看上去四五十来岁坐在轮椅上的男子,男子带着半张面具,看不起全部容颜,仅半张脸依旧清晰可见昔日的风华绝代。

一双深邃又深沉的眼睛,宛若通向地狱入口的深渊,深不见底。

“冥三给殿主请安。”司清跪下请安行礼道。

男子沉默许久,期间只是静静的看着司清,许久后,缓缓开口,“起来吧,多年不见,三三长大了。”

司清微微低头,她出生苗疆,当年苗疆被灭,他被眼前的人所救,两年之后,她拜老国师为义父,住进了国师府,可她一直不敢忘记自己的身份,即便是牺牲心中那份情,也不会背叛。

“冥三无能,未能阻止局势变化,请殿主降罪。”司清未曾起身,恭恭敬敬的跪着,对眼前的人,她又畏又惧。

“十二年不见,三三与我倒是生疏了,起来吧,此事不怪你。”男子说完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轻声咳嗽,半张脸原本就显苍白,此刻更加苍白了。

十二年,一个轮回的时间,殿主居然还记得,司清心中高兴不已,原本内心的纠结似乎渐渐消失殆尽了。

“殿主……”司清起身,倒了一杯温水递给殿主,继续道,“殿主,可否让冥三为你把把脉。”

冥殿殿主嘴角微微上扬,心底的犹豫无人看清,微微停顿,伸出手,“有劳了。”

司清半蹲下为为他诊脉,神色沉重。

脉象凌乱,她闻所未闻,学习医术多年,她竟无能为力。

“无妨,有花家照顾,我不会有事的,三三别担心了。”冥殿殿主收回手,静静的看着司清,眼底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是属下学艺不精。”冥三心中自责不已,多年学习医术,竟毫无用处。突然,冥三眼前一亮,提议道,“殿主,不如属下找个机会让兰溶月为殿主诊脉可好。”

冥殿殿主转动轮椅,背对司清,“我身体无碍,此次召你前来是有事让你去办。”平静的语气,感受不出任何的情绪。

“请殿主吩咐。”司清见殿主不喜,加之又没有把握说动兰溶月,不敢再继续劝解。

“杀掉未缪。”

司清微微愣神,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三三,你动情了。”似乎想到了什么,冥殿殿主身上布满阴冷的习气,那气息像是来自地狱。

司清立即跪下,冥殿规矩,最忌讳的就是动情,凡动情者,杀无赦。

“属下没有。”

她或许曾动过情,若事情一直顺着计划,她会嫁给那人,只可惜突然出现了兰溶月,扰乱了所有的计划,为弥补计划,她不得不选择退而求其次,利用未缪的爱慕之心,设计与未缪共患乱,为的就是一旦老国师死了,她依旧能接近核心。

“属下遵命。”

司清没有犹豫,或许心底的一缕心慌她自己都忽略了。

“你去吧。”

司清行礼后离开,走了几步,停下脚步,回头问道,“殿主,母亲最近可还好。”

“她很好,就是很想你。”

“属下告退。”

司清松一口气,看向天空,太阳当空,明媚的阳光带着炙热,似乎不适合生活在黑暗中的她,想到命令,司清下意识握紧手。

司清离开后,一个身着深蓝色长裙的妇人走了出来,行礼后询问道,“殿主,为何让清儿杀了未缪,他活着不是更有价值吗?”

“不如你来猜猜。”

“殿主是在测试清儿的忠心吗?”妇人十分平静道。

“我还以为你心疼了,十二年不见你的亲生女儿,刚刚为何不见见。”

妇人从背后拥抱着冥殿殿主,头轻轻的靠在他肩头,神情极尽温柔,柔声道,“殿主,妾身是你的人。”

“就你嘴甜,明珠哪里可有消息传来。”

“还没有。”

殿主握住妇人的手,“别让你手中的棋子脱离掌控。”

“殿主放心,妾身定不会让殿主失望,殿主此次可要杀了她。”从一年前开始,殿主知道兰溶月的那一刻似乎对兰溶月有一种超过常理的执狞,她几次想杀了兰溶月,可不敢贸然动手。

殿主轻轻闭上眼睛,深叹一口气后道,“明日离开,吩咐下去,所有人不得离开庄子一步。”

“是。”妇人松开,领命道。

与此同时,揽月殿后院。

“不出娘娘所料,夏侯明珠却是想进入书房,不过走到门口她有折回来了。”九儿禀报道。

“是吗?看来今天天气不太好,让明阳来见我。”

抬头看向天空,太阳当空,而这京城似乎已经在变天了。

------题外话------

推荐女强爽文【重临王座:国民帝少被套路】——澄夏

【双强打怪,一对一,爽爽爽!】

她是佣兵之王,亦是斩妖除魔的天师,更是世界巅峰最强王者。

命定之劫让她重生在了豪门千金身上,一个天生痴傻之人。

从此,风云涌动,豪门崛起。

左手阴阳系统,掌阴曹地府,从此阴间她是老大——。

右手权势金钱,掌商业帝国,踩踏世间强者,登于巅峰王座——。

【阴阳两界,她玩转自如,虐渣打怪,横扫天地强者,从豪门千金变成世界至强王者,可这些只是顺带,都不是最终目的。】

她玩转天地,震慑四方,目的至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他——高高在上的太子爷!

她站在世间顶端,只为引他入怀,霸他的心,占他的身,成为他的唯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