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冥殿出动(下)/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议和协议签订后,燕国、南曜、东陵三国匆匆离开。明阳得到传召,立即进宫见兰溶月。

“臣参见皇后娘娘。”三国来使离开,其中东陵的还是帝王,按规矩,他应该派人护送三队人马离京五十里之外,刚安排好就等来了兰溶月的召见,明阳不明其意。

“城中戒严,时机一到,下令封锁城门,城门关上后,将你的人立即撤走。”想到那人,撑着的手轻轻揉了揉太阳穴,她自诩泰山崩于顶而冷若止水,看来她还真是有些高估自己了。

果然还是做不到。

司清的短暂失踪,夏侯明珠的过而不探,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时机?”明阳眉头微蹙,他不傻,却不知这时机以何为准,“臣敢问娘娘,如何判断时机。”调遣东南西北四门的守卫离开,不是难事,对他来说,兰溶月绝对可信,可这封锁城门的时机就不好把握了。

“到时你便知道了。”既是一场疑局,说的太过于明白就没意思了。

“是,臣请命守卫南门。”三国来使匆匆离开,他本觉得不安全,如今看来,留下的才是最不安全的。

“你倒是会挑,没请命镇守西门。”三国使臣离开,北门通往北齐,南门通往东陵和南曜,西门则是通往燕国和楼兰。

“臣有自知之明。”

看着兰溶月轻微揉着太阳穴的动作,他便知晓绝非小事,他既领了皇命,守卫京城安全,若真袖手旁观,未免愧对他这个御林军统领的职责,食君之禄,担君之忧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只是明阳忽略了兰溶月眼底深处的那一抹意味深长。

“下去吧。”

“臣告退。”

明阳离开后,九儿从书架后面走出来,神情中带着一抹不明。

“娘娘,为何同意明阳镇守南门,他身边可用之人不多。”兰梵和夏侯长胜离开,可在她看来,南门才是真正的是非之地。

“你觉得呢?”

九儿沉默片刻,道,“他想立功?”

兰溶月微微闭上眼睛,轻轻点头。

见兰溶月神色疲惫,九儿一边从琉璃瓶中倒出一些特制的熏香在香炉中点上,一边小声道,“性命和功名之间,功名当真如此重要吗?虽说明阳的功夫还算过得去,可却谈不上是个真正的高手,只怕此次他会吃一个大亏。”

“或许…”问着淡淡的果香,兰溶月睁开眼睛,缓缓开口,“前朝时,明家何其风光,若非明家先祖没有自立门户的野心,七国鼎立的局面或许就变成八国了,虽说如此,当年明家先祖也算是个聪明人,如今的明阳更是,他负责京城安全,岂会一点都猜不到哪里有危险。”

“娘娘是谁明阳一早就知道南门会出事,所以在请命守护南门?”

轻轻点头,“不错,只是京城就剩下楼陵城未离开,他或许以为西门会更加危险。”原本她不想同意明阳的请求,又考虑明家带带儿郎都是铁铮铮的汉子,明阳想立功得君重用也在情理之中。

“那今夜……”

“你和颜卿带人守在暗中,一旦明阳无法应付再出手。”

“是。”夜晚有晏苍岚在,九儿并不担心兰溶月的安全。

很快,夕阳西下,十多个黑衣人袭击了楼兰国驿馆,楼陵城伤势不重却身中剧毒,黑衣人离开楼兰驿馆后迅速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明阳得知消息,立即下令封锁城门。

君临阁顶楼,帝后对弈。

“月儿今日怎么想起下棋了。”

“难不成夫君想让我亲自去看看。”兰溶月微微抬头看着眼前这个腹黑的男人,局是昨夜他们二人定下的,可这毒却是这货私自决定的,当然,她是默认的那个人。

晏苍岚神情一僵,倒有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看向窗外,一对御林军飞快走过,“这批人月儿培养的还真不错。”

云颢临走前留下的暗卫如今倒被收的服服帖帖的,暗卫本该生活在黑暗中,生与死都不会留下一丝痕迹,如今这般生活在阳光之下倒是一种更好的隐藏方式。

“人送给我了自然是我的,既是我的人,自当要好好培养一番,夫君,你说这批人上战场是否能以一敌百。”战场之上,底层的小兵几乎无人习武,拼了的就是一颗杀死对方的心,两军交战时即便是牺牲再小,一场大规模战役少说也有几百人牺牲,战败一方牺牲的更多,若有朝一日与那人交锋,手中若无一队铁血将士,她无法预料损失。

“却是不错。”他又何尝不明兰溶月的心意。

“时间差不多了,这局棋估计是下不完了,那人就交给夫君了。”

晏苍岚心底划过一抹惊讶,兰溶月的布局让他不安,就像是老对手交锋,现在这番话到让他安心了不少。

“娘子放心,为夫抱着完成任务,天绝,留下来保护娘子。”

天绝从外间走进来,领命道,“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