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父女交锋/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城之后,虽着夕阳落下,京郊别庄泛起异样气息。

“属下拜见殿主。”

深邃邪狞的目光中泛起令人心惊的狡诈,“小七,你不是应该启程去燕国吗?”虽还未确定,但若对手真的是她,的确是难以对付,燕晖对楼星落的放过绝非偶尔。

“属下担心殿主安全。”在王都,他曾与兰溶月暗中交锋,方才明白为何殿主对兰溶月如此忌惮。

自王都事情之后,兰溶月那放任的态度他着实有些看不懂。

“京城中事本殿主已有安排,你立即启程去燕国,务必赶在燕晖回到燕国之前潜入凤家。”眉头微锁,所谓关心则乱,殿主并未责怪冥七。

冥七思虑再三,深呼吸后说出自己的疑虑,“殿主,属下有一事不明,还请殿主言明。”

“燕国的四大世家却是有更好的人选,可凤家是特殊的。”殿主沉默片刻后,见冥七眉头未展,继续道,“凤家镇守边关,以兰溶月的行事作风,会先乱其政,此次她选择对凤家出手,必是另有原因,若我们能借凤家的力量打击兰溶月,岂不是一举两得。”

“殿主说的极是,是属下糊涂了。”冥七隐约间觉得殿主对兰溶月有一种特殊的执着,王都的避开,以及无数的试探,这一切有太多事情都解释不通,但却不得不承认,如此安排在诸多选择中算是极好的。

“小七,你记住,一定要剪除兰溶月手中全部的势力。”若兰溶月真的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人,那她定是他此生最大的敌人。

在东陵时,皇位更替,康瑞王府覆灭,以她的能力,兰鈭根本无路可逃,可最后她故意放跑了兰鈭,从那时起,她就察觉到了异常,她的预感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强大的令人直冒冷汗。

她是一个怪物,而如今她身边又多了一个守护她的怪物。

与两个怪物敌对,他当然选择先除掉弱的那个。

“属下明白。”

“即刻启程。”

与此同时,君临阁内,迎来了一位熟悉又令人厌恶的客人。

兰鈭深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走进房间,明亮的灯光下,兰溶月一袭红衣格外扎眼,他不由得想起,她回府时,也是这样一身红衣,一点都不像从小在寺庙中长大的人。

聪慧、精于算计,狡诈得可怕。

“溶月,你可好?”

“王爷还是直言不讳的好,比较你我之间完全没有必要套近乎。”侧过头看向兰鈭,熟悉的面孔倒是多了几分苍老,让人忍不住继续补刀,“看来王爷在楼兰倒是深的陛下信任,不惜操碎了心,还将丢弃的棋子找了回去。”

“你就那么恨我?”看着兰溶月平静的模样,他似乎感觉到兰溶月那来自地狱深渊的恨意。

“难得我不该恨你吗?”

轻柔的声音明明宛若鸿毛拂过,却化作冰雪,变成利刃,字字刺心。

兰鈭微微一震,此刻他有些后悔将兰溶月送寒山寺了,若从小养在身边,或许不至于逃离她的掌控,他有一个聪明的女儿,若为棋子,或许如今的楼兰少了无数风波。

尤其是楼陵城心底的那份爱慕,或许……

只是一切永不可从头再来,当时的情况,季小蝶必须死,而如今,若他能将她一击必杀,他也绝不留情。

“王爷还是藏住杀意的好,别忘了,你是来求我的。”她是不是该庆幸,季小蝶死的时候,她即便是狠毒了兰鈭,也不曾对他露出杀意,若那时他要杀她,或许能成功。

“陛下中毒,你是所为。”他的人一路追到城外,十多个黑衣人一出城就消失了,只是见面了,他倒是觉得那些黑衣人或许与兰溶月无关了。

“我说不是,你信吗?陵帝中的是蛇毒,而且那蛇毒是极品媚药,你来找我,不就是想我为陵帝解毒吗?”对她的怀疑淡了吗?真是无趣,本以为过招会有意思些,这反应却是让人失望。

“果然是你下的毒。”极品媚药,想着楼陵城中毒后的反应,兰鈭双眼布满阴霾。

“在东陵时,王爷总是演一个傻子,没想到去了一趟楼兰,还真傻了,难怪陵帝对你愈发不信任了,若真是我下的毒,我一定让他回楼兰后立刻去死。”演戏吗?这可是她最擅长的。

“你敢。”兰鈭双目凌厉,杀意顿现。

“我为何不敢。”

一句话直接堵得兰鈭无法反驳。

她敢吗?她当然敢。

“溶月,你不愧是楼家的女儿。”楼家女儿,向来狠毒,否则又怎会坐上女帝之位。

攻人先攻心,兰鈭愈发扶持楼陵城,她就要离间兰鈭和楼陵城之间的关系。按血脉来说,兰鈭也算是楼兰皇室旁系,虽血亲十分稀薄,终究还是有些血缘的。

“王爷是想说我有资格成为楼兰女帝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