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离心计/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鈭闻言,脸色顿变,眼底尽是冷厉。

见兰鈭脸色大变,倾城容颜上露出一抹难得温柔的笑意,入寒冰之上泉水叮咚的声音传入兰鈭耳中,“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兰溶月,你如今即便是贵为苍月国的皇后,但你别忘了你身体内留着的是我的血。”一句戏言若是传入楼陵城的耳中,便成了楼陵城忌惮他的致命一击,原本他用子女的联姻来稳固朝堂局势已经引起了楼陵城的不满,若再有什么,君臣之间便是真离了心。

眼角微微上扬,双眸中的笑意更浓了,冰冷没有一丝热度的声音从朱唇中传出,“是吗?原来这天生反骨又嗜血的本性是遗传啊,敢问王爷,我这狠毒的性子与你有几分相似,还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更胜一筹,王爷要不要尝试一下。”

血脉无从选择,若季小蝶当初不是嫁给兰鈭,或许是另一番景象。

然…这个世界上已经流失的时间从不是以假设为标准而改变的。

充满冷意妖异的笑容,原本藏住的锋芒此刻尽现,那笑容让他都有几分不寒而栗,兰鈭咽了咽口水掩饰自己的惊讶,立即直奔主题道,“你要怎样才肯交出解药。”

眼前的兰溶月竟让他从心底觉得畏惧,太可怕了。

“交出解药?这话从何说去,我早说过,毒非我所下,何来的解药。”看着兰鈭的模样,她心中更加期待日后他凄惨的下场了,决定好心提醒一下,继续道,“自古媚药,解药无非是男女(交)合,你不应该来找我要解药,而应该去请关家郡主才是,不,应该是长平公主。”

“此事就不劳你操心了。”两国联姻,非他所乐见,从情报来看,兰溶月此举看似给了关家殊荣,实则更像是在铲除异己。

兰鈭心中不悦,迈步离开。

兰鈭走到门边,兰溶月才不急不忙的慢悠悠开口,“是吗?看来陵帝日后只怕是夜夜新郎了,恭喜王爷,楼兰日后将皇嗣不断降生,王爷你也好早日决定辅佐之人。”

她有心‘成全’了楼陵城和关雨涵,怎会不做好安排。

“什么意思?”兰鈭停下脚步,连头的懒得回,厉声道。

“既是蛇毒,你身为楼兰国的人,当知要解毒还需要一些特殊的条件吧,例如服下过蛇胆之人。”微微后仰,靠着窗子,背对夜色,听着来往行人的脚步声,喧嚣中,她却觉得格外宁静。

恨意,曾经她几乎要用心压制,如今似乎不用了。

兰鈭未曾回头,若回头就会发现,那双充满妖异目光的冰瞳中,此刻的神情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关雨涵服过蛇胆?”兰鈭心中满是疑问,却不想回头对上兰溶月那副高高在上,冷血无情的绝美容颜。

“关雨涵几年前曾中过蛇毒。”

兰鈭不再说话,直接开门离开。

“夫人,解毒非关雨涵不可吗?”一直藏在暗中的叮当此刻一肚子疑问,实在忍不住了走出来问道。她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这怪异的解毒方式很不对劲。

“宁儿呢?”静静的看着因好奇主动出来的叮当,不急不慢的问道。

“夫人放心,容家三公子答应好好保护宁公主的,他不弱…”看着兰溶月的目光,叮当心虚道。

她绝不会承认他是因为太过于好奇了所有就忍不住出来了的。

“也罢。”今日将天绝调回来,正好借机考验一下祝静雨,顺便测试一下容昀的能力。

“夫人,你不怪我?”叮当咽了咽口水,有些不敢置信道。

“本来也就没指望你,至于刚刚的问题,零露,你来告诉叮当答案。”论蛇方面,零露可比她强多了,而她对那滑不溜秋的小动物着实喜欢不起来。

叮当微微低头,听着兰溶月对她没有给予希望,她的心中却是挺难受的。

“也并非关雨涵不可,只是解毒的女子一定要处子之身,关雨涵之前却是服用过蛇血,若陵帝碰了关雨涵,那么关雨涵就是他一辈子的解药,媚蛇之毒,让人噬魂销骨,同样也让人上瘾。”零露低着头,声音越说越小。

叮当凑到零露身边,却停了个似懂非懂,满是疑惑的看向兰溶月。

“既是和亲,夫妻之间也该琴瑟和谐才是。”

“夫人是在给关雨涵争一份保障?”叮当说完,零露也满是疑惑的看向兰溶月。

“你们不觉得一对两看相厌的夫妻,必须要同床共枕十分有趣吗?尤其是楼陵城,明明想关雨涵死,却不得不好好保护她,让她安全无虞的活着,很有意思吗?”嘴角扬起高兴的笑容,光是想想就觉得十分有趣。

其实,兰溶月还未说完。楼陵城若独宠关雨涵,他的前朝后宫一定十分精彩。

后宫之中,上至皇后,下至妃嫔,大多数都是帝王稳定皇权的筹码,楼陵城独宠关雨涵,势必会有人想要除掉关雨涵,为了自己,楼陵城又不得不保护关雨涵,如此循环下去,就如齿轮转动一般,除非坏掉了,否则绝不会停下来。

“却是满有趣的,虽然还想象不到,夫人,红袖姐姐呢?”

叮当四处看了一会儿,未曾简单红袖,今夜不安全,红袖不应该贴身保护夫人吗?

“她去办事了。”

兰鈭匆匆来到关君候府在京城的府邸,本想正大光明的求见,可想到解毒一丝刻不容缓,不得不派人将关雨涵悄悄带走,可却因此惊动了关亦晖,关亦晖一路跟随劫走关雨涵的黑衣人,最终发现黑衣人进了楼兰国的驿站,本想继续闯进去,凤可君不知从何时出现,阻止了关亦晖莽撞的举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