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真容/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北门出城后,兰溶月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坚定的眼底闪过一抹冷厉。

“岚,你留在京城,我去会一会这个老熟人。”

“月儿觉得他或许会第二次攻击京城?”关于冥殿殿主的传闻很多,情报很少,十多年来他似乎从不出现在冥殿以外的人眼中,当初天机门也曾关注过冥殿,看到冥殿的神秘后,他才创立了青暝十三司。

不久前他才得知,冥殿的野心很大,隐匿只是一种手段。

“不是或许,而是一定,他亲自来了。”深深吸了一口气,整顿思绪后继续道,“人心是很难把握的,而他却可以完美的把握人生,我刚刚拍九儿去保护未缪,若无意外,南门会是最佳的伏击地点。”

此时此刻,兰溶月有些后悔安排明阳守南门了,明家历来都是战将,即便是前朝灭亡后,从军的并非没有,明阳若上了战场,或许是难得一见的将才,但他终究不是武林高手,明的还行,若非敌人来暗的,只怕明阳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

“好,天绝同你一起。”这是晏苍岚的底线,他身为一国之君,有义务和责任保护百姓生命安全,兰溶月眼底流露出的自信,他选择相信她。

“处理好京城的事情后沿着暗号来接我。”

晏苍岚眼底闪过一抹诧异,温柔一笑,“好。”

分别后,骑马狂奔,一路来到距离京城二十多里的一个小村庄,宁静的村庄夜间夜间没有一丝灯火,马蹄声打破了这份宁静。

沉重、黑暗、阴森这是她熟悉的味道。

与此同时,未缪和司清出城走了十里,马车突然停下。

“未缪,你喜欢我吗?”司清突然倒在未缪怀中,双手勾住未缪的脖子,柔声道。

苗疆女儿在男女情意上十分主动,司清突如其来的举动就像是解放了天性。

“不,我爱你。”熟悉的馨香传入他的心房,熟悉的味道,但感觉却有些陌生。这是她的另一面吗?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想放手。

司清突然松开了未缪,转身下车。

未缪也随即跟着下车。

看着未缪的模样,他在她脑海中的影子似乎渐渐淡去,潜伏多年,她最的就是回家,与他相处,她享受着这份珍爱,可规矩却是:凡是见过她真容的人就必须死。

月光下,司清的容貌渐渐变化,额头流出一层细汗,自在城门口见过兰溶月之后,她的真容就开始恢复了。

“清儿……”看着司清痛苦的神情,未缪立即上前想要扶住司清。

“滚开。”随着容貌的恢复,司清的容颜上多了一丝苗家女儿与生俱来的神秘感。

兰溶月果然还是不打算放过她。

“清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着渐渐变得陌生的面孔,眼底的柔和渐渐消失殆尽,明亮的双目中所有的情绪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空灵,冷漠。这一幕就发生在他眼前,他却無戾阻止。

“易容蛊,司清,不,应该是冥三才对,你对自己还真是够狠。”黑暗中,灵宓慢慢走出来,清澈入泉水叮咚的声音打破了这僵硬的气氛。

“兰溶月果然还是不愿意放过我吗?让你来杀我。”易容蛊可以改变容貌,改变容貌后,每年服下一枚抑制易容蛊的丹药让蛊虫沉睡,白天见了冥殿殿主后,司清便做好了离开的准备,服下解药,原本最少要在半月后恢复的容貌却被什么给影响了,司清惊讶的看向灵宓,“你体内有蛊王,只有蛊王才能强行唤醒沉睡的易容蛊。”

“不愧是苗疆圣女血脉,还不算太蠢。”当初兰嗣带人灭苗疆,却还是让不少人给逃走了,这并不是秘密。

只可惜,司清猜错了,易容蛊的醒来与蛊王无关,兰溶月只是在马车上洒了一点点药粉而已。

“你怎么知道我是苗疆圣女的血脉。”灵宓,一直侍奉在兰溶月身边的丫鬟,她是鬼阁的阁主,如今看来,似乎还真有些本事,她到底是谁,为何对蛊毒如此了解,她体内的蛊王从何而来。

自古蛊王都是伴生,当主人去世的时候,蛊王也会随之失去,留下一枚幼卵,孕妇服下幼卵,随着孩子的降生,幼卵会慢慢成长为蛊王,期间,蛊王幼虫必须吞噬大量的蛊虫来提高自己的能力,灵宓体内的蛊王不弱。

“这很重要吗?”灵宓看向未缪,轻轻摇头。

司清冷笑,毫无预兆的拿起暗器,直接对灵宓出手,“既然不愿意说,那就去死。”

灵宓功夫虽查,但轻功不错。

用兰溶月的话来说,打不过,总要学会跑。

“清儿,不要。”未缪上前,直接握住了司清的手,躲过事情手中的银针,“灵宓姑娘为何会出现在此。”

“巧遇?我这么说,你回信吗?”的确是巧遇,她奉命办事后回城的途中恰到遇到司清和未缪,而司清正打算动手杀了未缪,所以她才选择现身。

此生,她最恨以情为利用的筹码。

“我信。”未缪握住司清的手,站在司清前面,以防灵宓突然对司清出手。

“信?”灵宓讽刺一笑,“未缪国师,你好自为之。”

未缪既选择保护司清,两人既出了城,就说明是娘娘让他们离开的,既然如此,她又何必怀了娘娘的计划,更何况司清眼中并无轻易,但同样,未缪的生死也与她无关。

这或许就是灵宓从小本灌输仇恨,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无情。

一直藏在暗中保护未缪的九儿,听到灵宓的话,心中微微松一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