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卿本毒舌/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王’是代号,前世她的代号是千面,惧怕她的人松了她一个千面妖女的称号,而‘国王’就是将她养大,教她杀人,将她训练成一个杀手的boss,她脱离组织的时候,他亲手将她送下地狱,而她,只是捎上他一程而已,没想到这段恩怨可以延续,前世的不甘,今生的敌对,她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多年不见,你一如既往的弱。”楼浩然带着半张面具,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兰溶月认出来他。

她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而她的天赋之高,好几次都让他起了杀心,凭借半张脸认出一个人对她而言,轻而易举。

“却是,我很弱。”微微上扬的嘴角,漆黑的长衫,迎风而舞,犹如漆黑的地狱之花盛开,冷冷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

全神戒备的颜卿听到兰溶月说她很弱时,心中竟泛起阵阵凉意。

主子弱?主子虽无能力,但又独特的异能,交锋时,她都在主子手下走不过三十招,若这样都算弱,天下间还有强者吗?

“你倒是诚实。”兰溶月的坦率,出乎楼浩然的意料之外,想到兰溶月的控冰异能,楼陵城心中多了几分戒备和算计。

“不过,比起残废的你来说,我的人生还算精彩,这幅残废的模样,当真是让我心十分开怀。”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人,无论他是楼浩然还是‘国王’,她竟都没有半点恨意。

冰瞳中泛起冷冷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对一个死人,何来的恨意。

两世人生,本该随着死亡和重生一了百了,可她和他之间,即便是百世人生,也只有你死我亡,而她不想死,只有让他来死了。

楼浩然眉头紧蹙,双腿是他一辈子的痛,如今看着兰溶月,他心中十分不甘,凭什么兰溶月的人生能再来一次,而他却要以一个双腿残废的人重生,这份恨,一直折磨着他,当他知道兰溶月就是千面的时候,他有多么高兴,他残废了,他就要她生不如死。

绝色容颜上,一丝讥讽的笑意,楼浩然恨不得撕了兰溶月那张脸,可眼前是在京郊,而他也还未到动手的时机。

“你变了。”冰瞳的双瞳中他似乎看到了一片血腥的妖红,曾经的千面,杀人无数,却渴望安宁,而今生的兰溶月,隐忍十年,从最初的分析,他以为她只想报仇,如今看来,似乎并不是,兰鈭还活着,就是最好的证明。

她的目标是整个天下,正好,那也是他的目标。

“变?或许…”变了吗?人性两面,与其说变没变,还不如说是否看清吧,“看来暗中帮助楼陵城的是你,我很好奇,昔日你身下之人如今沦为玩偶,世人对楼陵城的身份多加议论,而你竟毫不在乎戴了顶绿帽子,你说那个一心扑在你身上的女人若是知道你还活着,她会怎么选,会不会一气之下,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女人于楼浩然不过是玩偶,但这不是曾经那个开放的社会,分,则毫无关系,这顶绿帽子,她扣定了。

狡诈而阴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兰溶月,兰溶月孤冷桀骜,他怎么忘了,她骨子还是那个八面玲珑的千面,如今她够强,所有不需要口舌之争。

“女人,奴婢而已。”

楼浩然眼底尽是不屑,而她却知道,楼浩然怒了,她容不得挑衅,而她一再挑衅他的底线。

“如此看来,楼陵城或许也只是一个野种而已,以心比心,你在柳嫣然心中难道就不是个太监吗?”

淡漠的语气,挑衅的话语,颜卿差点不合时宜的笑出来,她所认识的兰溶月冷漠,孤傲,不曾想还有这样毒舌的一面,那个正常男人愿意被人比作太监,想到对面的是曾经差点搅乱七国的楼浩然,凝神,对周边的戒备更浓了。

一直藏在暗中保护兰溶月的天绝,一时惊讶,差点泄露气息,暴漏行踪。

心中好奇,若是主子知道主母这一面,不知该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沉默而冷凝的气息中,传来不合时宜的笑声。

“哈…哈…咳…哈…”见行踪暴露,一个身影出现在兰溶月身后,“笑死了,这老太监不知道带了多少顶绿帽子,居然还不脸红,哈…哈…我简直是太佩服了,笑死了。”

不合时宜,突然闯进来的夜魅,身边还带着稚嫩的小脸,笑意正浓的叮当,笑颜灿烂如花,就是没有笑出声,眼角隐约泛起的泪光,足以证明憋笑也是一见多么辛苦的事情。

“你还真是配合,跟了一路,终于舍得出来了。”

“主母,我这不是好奇,老乌龟什么颜色吗?”夜魅仔细打量这楼浩然,一个死了二十多年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若不惊讶是假的,青暝十三司的情报他是知道的,这么多年了,竟没有一点消息,足以见得楼浩然藏的有多深,想着刚刚兰溶月和楼浩然的对话,夜魅心中就更加好奇了,嘲笑楼浩然的同时,还不忘戒备四周,保护兰溶月。

“带着面具呢?”叮当藏在夜魅身后,生怕兰溶月怪她悄悄跟来,看了一眼楼浩然,那阴冷的眼神让她十分不是,低着头,小心提醒夜魅道。

长袖中,叮当紧握龙吟玉萧,一旦交锋,她会立即吹响龙吟玉萧。

突如其来的一对组合,兰溶月十分意外。

这两人是什么时候勾搭上了?

“你依旧没变,还是那么习惯口舌之争,妇人之仁,除此之外,一无是处。”楼浩然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怒意,夜魅和叮当的到来,楼浩然更加不敢贸然出手,苍月是兰溶月的地盘,先不说鬼门和青暝十三司的人,一旦闹大,数万御林军都能耗死他。

“你是在赌我不敢杀你吗?”微微挑眉,嘴角泛起妖异的笑意,“确实,我的确不敢杀你,但不表示这些人能够活着离开苍月国,至于你,你放心,我一定安安稳稳送你离开苍月国。”

语落,对方还来不及反应,颜卿拔出短剑,直接杀入敌营中。

高手交锋,半招之间定生死。

“你下毒。”看到倒在血泊中的人,楼陵城阴冷的双眸中闪烁着浓浓的杀意,第一次,他后悔,后悔没在猜到她还活着的时候下必杀令。只是…。这令却有些难,因为,眼下她必须活着。

“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吗?我做事不择手段,我既是杀手,又是女子,难不成你还想我光明正大的决斗,国王…噗…你什么时候这么天真了,莫非人老了,连脑子都秀逗了。”

嘲讽的语气,讥讽的笑容,楼浩然怒火中烧,眼下却又不能杀了兰溶月。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面具下,狰狞的面容,十分可怕,只可惜,看不到又有什么用。

“是吗?夜魅、天绝,你们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二人听命,立即加入阵营中。

兰溶月退后一步,身手将叮当拉到自己身边,“看着这一幕,这就是我的真实的另一面。”

血腥的杀戮,空气中飘着浓浓的血腥味,鲜血浸透了地面,染上了一层腥红,叮当用手捂住嘴,不让自己吐出来,黑衣人越来越多,片刻后,叮当眼底闪过坚定,深呼吸,喉咙中似乎都还夹杂着血腥味,亮起手中的玉萧,放在嘴边,轻轻吹响。

她用事实证明,即便如此,她还是站在兰溶月这边。

叮当不知,这是她的考验,留在她身边,最后一关的考验。

悠扬神秘的乐曲从玉萧中传出,搅乱黑衣人的神智。

楼浩然听着笛声,深深的看了兰溶月一眼,“撤。”本想给兰溶月一个教训,没想到兰溶月制毒的本事超过了他的预想,身边那个吹玉萧的小丫头来历神秘,看来…楼浩然眼底闪过一抹算计,迅速撤离。

不足片刻,留下来御敌的黑衣人被清理干净。

“娘娘,可否要带人继续追。”

“不用了,时机未到,若是楼浩然狗急跳墙,苍月国的损失将难以估量。”这一局已经下了一半了,剩下的是胜负之局,她要做的是连根拔起,而不是只杀了楼浩然一人,否则她刚刚就亲自动手了。

“是。”

“颜卿,你带人将尸体清理干净,巡视四周。”

“属下明白。”

“娘娘,我可否能留下。”夜魅好奇,兰溶月刻意吩咐颜卿清理四周的用意,故此想留下来取经。

“随意。”

兰溶月轻轻的扶着脸色苍白的叮当,转身走出了院子。

叮当心微微一暖,心中暗自发誓,下一次,她绝不容许一曲过后,自己再如此脱力。

------题外话------

抱歉,前几个月工作实在是太忙了,从本月开始会更…谢谢亲们的一路陪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