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关雨涵诉苦/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宫后,兰溶月一觉睡到午后才醒来,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侧,发现有人躺过的痕迹,嘴角染上了一丝柔和的笑意,近日来,她似乎有些嗜睡了,坐起来,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

“夫君呢?”

揽月殿内,她是他妻,他是她夫,若无外人,她从不称呼他为陛下。

“陵帝求见,陛下刚去了御书房,娘娘,长平公主来了。”九儿一边替兰溶月更衣,一边小声道,生怕惊扰了刚刚睡醒的兰溶月。

世人只知兰溶月是女诸葛,鬼医,计谋万千,却不知这背后她有多少辛劳,付出了多少。

“她?”嘴角闪过一抹讥笑,“若旁人失了清白,只怕躲在闺房不敢出门了,她倒好,把这笔账都算到我头上了。”

劫走关雨涵的人是兰鈭,与她毫无关系,说到底,她只是多数了一句话而已,至于毒,一开始就只给下在了楼陵城身上,只是两人鱼水之欢后,毒也传到了关雨涵的身上,从今以后,楼陵城必须拿关雨涵做解药,否则那痛苦绝对是他无法忍受的。

“她同陵帝一同进宫,赐婚又封了长平公主,奴婢也不好直接将人赶出去。”

“无碍,我只是没想到她来的这么早。”

洗漱后,看着桌上清淡的午膳,不急不忙的用过午膳,轻轻揉了揉眼睛,吃饱了容易犯困,看来以后还是少熬夜的好。

“娘娘,不如奴婢将让她回去。”九儿见兰溶月有些疲倦,开口道。

“不用了,宣她到花园来,今日太阳不错,去院中坐坐,对了,灵宓送叮当去暗卫训练营那边了吗?”叮当的决心她看得清清楚楚,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趁此机会让叮当学些自保的本事。

“叮当回宫后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直接过去了。”

花园内,花草树木长出嫩芽,阳光下,诱人的绿色散发出浓浓的生机。

关雨涵得到召见,慢悠悠的走向院中,每一步似乎都走的十分困难,厚厚的胭脂都无法掩盖她发白的脸色,颈部虽用了纱巾遮掩,依旧隐约可见亲热过后的痕迹。

一步步走进,只见兰溶月坐在花园中檀香木制成的椅子上,身体微微测靠,模样十分慵懒,一举一动间,极具魅惑,春天百花盛开,揽月殿的小花园则不同,长青的植物散发出勃勃生机,精致的院落,背后是无尽的宠爱,想到此处,关雨涵眉宇之间染上了狠毒、憎恶。

她恨兰溶月,她是郡主,兰溶月也是郡主,为何却有着这样截然不同的结局,大婚未至,她就被楼陵城劫去毁了清白,今早被送回府中,她本想让哥哥给她讨回一个公道,没想到下早朝之后,她得到的消息竟然是让她直接住进楼兰国驿馆。

她不甘心,都是兰溶月的错,都是兰溶月毁了她的一切。

“臣女拜见皇后娘娘,娘娘金安。”关雨涵藏住心中的恨,别说她眼下身体使不出一点力气,即便是往日,她也无法和眼前的人同归于尽。

“免礼,请坐。”兰溶月喝着杯中的温水,像是在品茗一般,一举一动十分优雅。

关雨涵坐下,看着坐在对面的兰溶月,一袭红色长裙,简单的没有一丝装饰,长发随意用发冠束起,普通的打扮,根本不像是一国之后,可在那一举一动间露出的霸气,冰冷的双瞳中露出的震撼力,让她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沉默片刻后,关雨涵突然起身跪下,眼泪滑落,带着哭腔道,“请皇后娘娘为臣女做主。”

兰溶月浅浅一笑,关雨涵不愧是世袭侯府,门阀中长大的千金小姐,这女人之间的斗争倒是了解的清清楚楚,好一招让她做主。她很清楚和亲势在必行,居然还想要将她一军。

看来,楼陵城未来的日子倒是不会特别乏味。

“长平公主何须行此大礼,若受了委屈,本宫定会替你讨回公道。”放下茶杯,目光似乎游离远方,过了一会儿后继续道,“瞧,本宫一时惊讶,倒是忘了长平公主还跪着,九儿还不赶快扶长平公主起来。”

关雨涵喜欢跪,她不过是成全她多跪一会儿罢了。

楼陵城中毒,此次进宫定是为了试探,不知道御书房内还需多久,她还等着楼陵城将人领回去呢?

睡了人家清白女儿身,总得负责人才是。

关亦晖未曾出现,想必心中已有觉悟,看来这位假的凤可君倒是个人才,还未大婚就能轻松拿捏关亦晖了,不愧是在她的眼皮底下以死诈生的人,果然是一颗好棋。

“谢娘娘愿为臣女讨回公道。”

关雨涵泪声俱下的说着楼陵城的不是,还不忘哭诉自己命苦。兰溶月单手撑着下巴,目光看向远方,游离的目光,随着她的目光看去,似乎找不到目光汇集之处。

九儿微微低头,她伺候兰溶月多年,又岂会不知兰溶月的习惯,心思早就飘远了,不能入耳的话,兰溶月向来是听而不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