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楼陵城退婚,敲诈/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御书房

楼陵城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怒意,无缘无故的中毒,若说与兰溶月和晏苍岚无关,打死他也不信,可偏偏毫无证据,更没想到替他解毒的人居然是晏苍岚亲封的和亲公主——关雨涵。

他以为他隐藏的极好,不知几时,面目狰狞,他毫无察觉。

“陵帝此来是为了退掉与苍月国的和亲?”楼陵城推掉和亲,虽不惊讶,却有些意外,要知道楼陵城昨夜可是毁了关雨涵清白,恰巧此事知道的人不少。

楼陵城最痛恨的就是受人摆布,他怎么也没想到兰鈭会找关雨涵替他解媚药,放眼整个京城,除了关雨涵之外的女人多的是,和亲一说,本事赌注,如今他淡然不能让晏苍岚再在他身边安插一颗棋子。

“看来陵帝心意已决,只是……”晏苍岚不急不忙,楼陵城退婚,他犯不着劝解,更犯不着替楼陵城收拾乱摊子,不过他倒是有些期待看露出了打脸的样子,比较他家娘子亲自制作的毒药貌似不好解。

揽月殿地宫的密室中,他家娘子亲手制作的毒药貌似都没有解药。

“苍帝放心,朕退亲确实理亏,朕愿意赔偿损失。”五国议和协议,两年之内,绝不互犯边境,议和协议已签,东陵、南曜、燕国三国使臣已回,他无法以议和一事作为筹码,如今只能出点血了。

“不知这损失陵帝要如何赔偿。”和亲一事,他本就不赞成,本意也只是想恶心楼陵城一番,最重要的是楼陵城最终还是必须要娶关雨涵,趁机好点好处,不亏。

“燕国军事布阵图,苍帝以为如何?”楼陵城心痛不已,却不得不开除让晏苍岚满意的筹码。

晏苍岚欣喜,燕国与苍月的边境由凤家统领,两年内军防完全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楼陵城此举却是有些空手套白狼的意味,而他这么多还有一层更深的意思,燕国五皇子燕旭似乎与凤家交往甚秘,燕旭的母亲昔日曾是兰嗣的妃嫔,兰嗣将她送给了燕国皇帝,而如今柳嫣然就在她的手上,楼陵城想借机打击燕旭,一箭双雕。

他欣喜的是他家娘子似乎对凤家很感兴趣,虽不知晓其缘由,但若能借此讨好他家娘子,何乐而不为,况且楼陵城若执意不娶关雨涵,他也不好强迫。

“燕国军事布防图吗?有意思,不过孤如何知晓你手中的军事布阵图是真是假。”对他而言,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与凤家扯上关系。

“凤家家主的笔记苍帝想必认识。”

说完,楼陵城从怀中拿出一张羊皮纸,羊皮纸封面写着燕国布防图,角落处还有凤家家主的印章。

“看来是真的。”

“苍帝觉得如何?”以布防图交易却是有些损人不利己,可若他娶了关雨涵,昨夜的事情又被传出去,只怕楼兰国内刚稳定的政局又会掀起风波,虽不愿,却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成交,孤明日下旨,取消和亲。”明日下旨,晏苍岚是为了有回旋的余地,楼陵城身中剧毒,根本不可能熬过今夜,楼陵城想一箭双雕,最终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请苍帝一诺千金。”

“孤绝不反悔。”他倒有些期待楼陵城明日亲自来求亲了。

“告辞。”楼陵城放下布防图,心中快被气得吐血,他并非贪恋女色之人,只是想到关雨涵,他既觉得恶心,又觉得心痒痒的,十分难受。

晏苍岚打开布防图,细细看了一遍,却是是真的,他一直想得到燕国的布阵图,没想到这么轻易就得到了,看来楼陵城在燕国的势力不容小觑,他以此为交易,势必想好了如何警告燕国,不过也要他来得及才行。

“不送。”

楼陵城拂袖而去,晏苍岚合上布防图,对他而言,这份布防图若在两年之后用,毫无作用。

“关雨涵走了吗?”

“陛下,长平公主还在揽月殿。”夜魅回禀道。

自古帝王身边伺候的都是太监,到晏苍岚这里就全变了,变成亲卫了。

“将布阵图放在小书房。”

晏苍岚将布阵图递给夜魅,起身向后门的方向偶去,穿过御书房的后门,走过一条长长的廊道便是揽月殿的前花园,穿过前花园的围墙便是后花园。

关雨涵见晏苍岚走过来,脸颊闪过一抹羞涩后随即变得苍白,经历了昨夜的事,她很清楚,这宫殿注定与她无缘了。

“长平公主也有些乏了,九儿,给长平公主找一座与身份相符的宫殿,先留在宫中。”见兰溶月看过了,绝代风华又冷峻的脸庞多了几缕难掩的温柔。

这星星点点的温柔却让关雨涵冰冷的心泛起了一丝丝火花。

“臣女多谢陛下。”

“你既是公主,日后便不用以臣女自称,以封号自称便可。”晏苍岚在兰溶月身边坐下,端起兰溶月喝了一半有些微凉的水放在嘴边,一口饮尽,可能是太急了,嘴角落下一丝水滴。

兰溶月温柔一笑,用衣袖轻轻佛去晏苍岚嘴角的水滴,妖异的容颜上多了几分柔和。

“长平谢过陛下。”

“公主,请虽奴婢来。”九儿见关雨涵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晏苍岚,着实这样,便主动带关雨涵离开,顺便选择自行回避,免得饶了帝后二人那春风柔情。

关雨涵心虽不甘,身体确实乏了,想着来日方长,便也没再纠结。

“陛下倒是会爱惜美人。”身边伺候的宫女不知几时已悄悄褪去,兰溶月重新倒了一杯水递给晏苍岚,含笑道。

“孤只爱惜怀中的美人。”轻轻整理了一下兰溶月鬓角被风吹得微乱的秀发,还不忘捏了捏兰溶月的耳垂占便宜,“娘子可是乏了。”

兰溶月轻轻摇头,“只是有些被吵到了,到时你来让我惊讶,莫非楼陵城不是来求娶,而是退婚?”

她太了解身边了男人,若换做平时,他肯定直接将关雨涵丢出宫去,又怎会主动将关雨涵留在宫中,除非有目的。

“知我者父母,知我者娘子。”

“你好坏。”被某人‘戏弄’的脸颊染上了一抹羞红,娇羞而诚实的评价道。楼陵城一直不想被控制,只怕不到今夜都想不到又被人坑了一把,还不得不自愿被控制,惨上加惨,秉着晏苍岚一定不会吃亏的原则,兰溶月继续询问道,“说吧,又得到了什么好处。”

“娘子不妨猜猜。”双手别一双十指纤纤的手握住,晏苍岚反过来握住兰溶月的双手,十指交叉,将她拥在怀中,还不忘给她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说话间,下意识的看向兰溶月的腹部。

他不想太快要孩子,但若有个儿子也挺好的,将这江山丢给他,然后他就带着他家娘子云游四海,每天都过着这样安逸,心却被温暖爱意填满的生活。

“楼陵城一向都习惯做损人利己的事情,与燕国有关。”

……。

“和燕晖有关吗?”

……

“燕旭?”

……。

兰溶月见某人为有声音传出,抬头,发现某人竟走神了。头向后仰,舌尖轻轻滑过某人的耳垂,某人立即清醒过来。

被挑逗的晏苍岚立即回过神来,对上一张刚刚恶作剧过后幸灾乐祸的绝美脸庞,身体的温度瞬间上升了好几度,紧紧抱着怀中的人儿,在她耳边道,“小妖精。”

“说正事夫君竟走神了,不知夫君在想些什么?”

“我在听,不过娘子都猜错了。”晏苍岚一副猜错了要受惩罚的模样道。

她不怕接受某人的‘惩罚’,只是心中微有不甘,大胆做出了有些天荒夜谭的猜想,道,“都错了吗?难不成还是军事布防图?”

晏苍岚微微惊讶,随即释然,神情中闪过骄傲。

“不愧是我娘子,一猜即中。”

兰溶月意外,她还真蒙对了,“你是为了我。”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布防图即便是用到,也在两年之后,两年之后有多大的变化谁也不知道,她吩咐风无邪去燕国时他也在,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因为她。

“搅乱燕国,对苍月国有利。”

“夫君说的是,今晚我亲自下厨,夫君觉得可好。”

“为夫为娘子洗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