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惩罚九儿/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揽月殿书房内,兰溶月翻阅着近日的奏章,平静而深邃的双眸中渐渐泛起冷意,微微闭上眼睛,深深呼吸后看向认真批阅奏折的男人,冷意消散,泛起淡淡柔情。

“不打算告诉我吗?”楼浩然对她的警告,竟是以十座城楼,数百守城士兵的性命为代价,若换做以前,她不会为他人的生死而忧心,可如今她是一国之后,楼浩然动的是她的子民,苍月国的守城士兵。

他,该死。

放下手中的朱砂笔,起身走到兰溶月身边,将她拥入怀中,双目慢慢对上那双深邃中带着担忧的冰瞳。见某人想占便宜敷衍了事,兰溶月微微侧头避开。

“月儿,别生气了可好。”兰溶月甚少生气,此刻见兰溶月生气的模样,晏苍岚有些手足无措。

“你曾说与我一起执掌天下,我不在意这些,只是…我想与你一起承担,无论发生什么事,别让人瞒着我可好。”春风阁的情报怕是早就送到了,九儿却未向她禀名,若非今日她随意拿起一份奏章,他还想瞒她道几时。

“月儿,我只是舍不得你太劳累。”自大婚以来,他陪她的时间日减少了,尤其是在四国求和之后,时间就更少了,他是苍月国的君王,他最想要的不过是她能够过上无忧、无扰的生活。

“晏苍岚,你给我听好了,我不是在深闺中长大不韵世事的女子,在你认识我的时候你就该清楚,还有……”冰冷的双眸深处,泛起淡淡杀意,“我与楼浩然不共戴天,他必须死,而且我必须亲手杀了他,让他万劫不复。”

微微低头,轻轻靠在兰溶月肩头,他何尝不明白兰溶月与楼浩然有仇,只是他更加明白,她是在担心他,楼浩然炸毁城楼所用的东西他并不了解,虽让人秘密研究,却毫无成果,想着落花的话,他唯独不想让她参与其中。

此生,他最怕唯有失去她。

“好,但我有一个条件。”对她,他永远只有甘拜下风。

兰溶月微微挑眉,“你真是得寸进尺,想着都敢跟我提条件了,说吧,什么条件。”

“此次南行,三日后出发,我必须同行。”他不知怀中人儿与楼浩然有何恩仇,楼浩然也非泛泛之辈,不看着,他不放心。

南方连日大雨,隐约有洪涝的迹象,虽有下令预防,但毕竟不同于前世,预防二字只怕不足以让百姓背井离乡,想到此处,兰溶月伸出手轻轻摸了摸晏苍岚额头,“好,我听你的。”

浅浅一笑,抬头主动献上一吻,趁晏苍岚未反应过来时迅速离开他的怀抱,“夫君安心批阅奏折,为妻去准备南行所需物品。”

晏苍岚无奈一笑,看着书案上推挤如山的奏折,微微叹气,此刻他最想扑倒那个刚刚调戏过他有逃走的人儿。

南行早就提上议程,作为一国之君,是该亲自巡视一番。

回到房内,九儿迎上兰溶月那双如水晶般透彻却又如寒冰般冰冷的双目,倒上一杯温水后微微低头,心跳加速,心中忐忑。

“为何隐瞒十座城楼被毁的消息,你跟在我身边六年,该清楚我最讨厌什么。”即便是善意,隐瞒如此重要的消息,她也不会领这份情。

“请娘娘责罚。”九儿立即跪下道。

她将这些消息如数告诉了晏苍岚,只因为她觉得兰溶月近日太过于疲倦,不忍她继续操劳,但欺瞒就是欺瞒,身为侍女,她犯了错,就该受罚。

“自己去无阁领罚。”无阁,鬼门七阁中负责惩罚,这样的惩罚九死一生,但规矩就是规矩,不容置疑。

“奴婢领命。”九儿深深呼吸,想到无阁的惩罚,顿觉心中刺痛,但更明白,这是她该得的。

“若再犯,后果你清楚,去吧。”

“奴婢告退。”

九儿行礼离开房间,临走前吩咐零露和红袖好好照顾兰溶月,两人询问九儿缘由,九儿只是浅浅一笑,并未回答。

无阁的惩罚,想想都不寒而栗,灵宓给云瑶请平安脉后回来,刚好听到,遣散门外的宫婢后,缓缓开口道。无阁的惩罚她最清楚,九死一生,距离鬼门三十里外有一个死亡谷,而无阁的刑堂就位于死亡谷的最里面,闯过死亡谷,再受罚,带着受伤的身体从死亡谷出来,她体内有金蚕蛊不畏惧死亡谷的毒,但对九儿来说,这一关很难熬。

“主子,这个惩罚是否重了些。”

抬头看向灵宓,朱唇缓缓开口,“重吗?”

灵宓低头,不再多言,刚刚的眼神是鬼门门主,而非她平日伺候的娘娘,犯门规着,必须受罚,即便人是活的,但规矩就是规矩,不容更改。

“属下知错。”

“大伯母情况如何?”楼浩然为试探她搅乱京城,镇国将军府也受到影响,好在早有防范,虽有死伤,倒也不算严重。

“长公主脉象平稳,属下擅自做主从鬼阁中调了一名女大夫伺候长公主。”

“如此也好。”此次南行,她打算带灵宓同行,如此安排,她也放心,“林巧曦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些东西刻在骨子里的,想要改变,太难。

“夫人那边暂无动静,不过属下发现凤可君曾派人入过镇国将军府,属下发现后曾提醒过长公主,要不要…”灵宓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暂且不动凤可君,南行后再定,下去吧。”

“属下告退。”

惩罚九儿,虽是规矩,她心中又何尝好受,但她不喜欢身边的人打着为她好的名义做着欺瞒她的事情。

轻轻揉了揉眉心,靠在软塌上,微微闭上眼睛,却毫无倦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