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借酒消愁(下)未能察觉的心意/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爱过方知放下难,背叛方知痛彻心扉。

站在门外,红袖闻着满屋酒气,心微微一冷,未缪伤的多重她清楚,慢慢走近,看着坐在地上,长发凌乱,脸色苍白,双眼通红的未缪,红袖深深吸了一口,走到未缪身边,夺过未缪手中的酒壶直接丢到门外。

“还给我。”通红的双眸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神采,颓废的模样连池塘里的烂泥还不如,呆滞的模样,似乎他的心在司清一剑刺进心房的时候就死了。

“你想死吗?”红袖并不是易怒之人,此刻语气中都带着几分愤怒。

“不用你管,滚…滚出去…”未缪扶着墙,撑着沉重的身体站起来,双脚发虚,好几次差点跌倒,跌跌撞撞走向门边,“管家,拿酒来。”

“院里的人都给我出去。”红袖走到门边,冷冷的说道。

管家看了红袖一眼,犹豫了一下吩咐院内的人退下。

未缪有些困难的转身看向红袖,嘴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嘲笑,“怎么?皇后让你来的。”

分别时,司清的话未缪犹如在耳,不知不觉中对兰溶月染上了几分怨气。

“是,是娘娘让我来的。”

看着未缪眼底的几分怨气,红袖提起未缪,直接将未缪整个人丢进院内的一个小池塘中,“未缪,你给我清醒一点,司清从未爱过你,你只是她手中的棋子而已,你若想死就沉下去,你死后一月内,我会亲手杀了司清,为你殉葬。”

红袖的声音很冷,却十分认真。

未缪没有一丝求生意志,身体渐渐沉入水中,水下一片漆黑,原本没有一丝神情的眼神中闪过几缕挣扎。

快死了吗?

这样也好,死了就放下了。

他很清楚,从司清挟持他初晨的时候,两人之间,情分已尽,可是他放不开这双手。

他的清儿走了,他什么都没有了。

死了也好。

就这样吧,思念太累。

一直往下沉,未缪心中一遍一遍的问着自己。

水从鼻腔进入,呼吸渐渐困难。

岸边,红袖下意识的捂住心口,她和未缪认识太久了,久的差不多快有十年了。看着往下沉的未缪没有一丝求生意志,红袖的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她是暗卫,暗卫不能动情,或许她早就动情了,只是她还未察觉而已。

短短一刹那的时间对于红袖来说,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

水中渐渐沉入底部的未缪开始本能的挣扎,看着水中荡起的波纹,红袖回过神来,不由分说的跳入水中将未缪捞上来。

红袖的水性很好,刹那间就将未缪放在岸边,整个人似乎都快虚脱了,靠在未缪的胸口,听着未缪的心跳,红袖松了一口气。

“未缪,既然没死就给我好好活着,你知道吗?十座城楼,几百条性命,都是司清一手所为,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去死,只得吗?为何你就看不见真正在乎你的人呢?”

说话间,泪水滑落,还未近夏,水很冷,低落的冷水中夹杂着一丝炙热的温度,未缪努力睁开眼睛,一点点缝隙中看着红袖落泪。

她哭了吗?从相识以来,他从未见她哭过。

是为他吗?

未缪还未看清,已经昏迷过去。

“管家,进来吗?”红袖给未缪把脉,脉象十分虚弱,立即大声道。

管家匆忙进来,只见两人全身已经湿透,急忙吩咐人给未缪洗漱换干净的衣服。

“红袖姑娘,请随我去梳洗一下。”

管家带着红袖来到隔壁院落,明眸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管家,我还是回宫换衣服吧,对了,府中的酒全部送进宫中,南方洪涝已显雏形,他饮酒如牛饮水,太浪费了。”

“这……”后面的吩咐管家有些为难。

“按照我说的去做,若未缪再寻死腻活的,你直接给他一把刀,死了干净,告诉他,一个月之内,我一定让司清给他殉葬,我成全她。”红袖说完,未等管家回答,直接飞身离开,消失在院中。

出府后,红袖深深呼吸,暗自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

烟雨阁内,兰溶月正在安排各种事宜,大约两刻钟后,一道黑影出现在房中。

“娘娘……”天绝行礼后说着国师府的事情,红袖的举动他都觉得十分意外。

“主子,这是红袖吗?”零露一边将账目分类后递给兰溶月,一边带着疑问询问道。

“让一向冷静又能克制自己的红袖露出这般神情,我也觉得意外。”双眸未曾离开账目,嘴角却染上了几缕莫测的笑意。

零露盯着兰溶月,小声道,“我怎么觉得在主子的意料之中呢?”

劝说未缪,最终落在了红袖身上,单凭这点,她们都很意外。

“有吗?”

红袖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或许她自己都不曾察觉到,可惜她看得一清二楚,最初对红袖的防备,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一个暗卫春心动了,就不好掌控了。

听到天绝的汇报,兰溶月却安心了。

最起码红袖还未察觉到自己的心意。

“有。”零露还不忘诚实的点了点头。

“你看错了。”兰溶月抬头,模样十分认真,随即看向天绝道,“天绝,你去见一下长鸣哥哥,告诉他,晚上一起在君临阁用膳。”

“是。”

零露心中闪烁着疑问,兰溶月否认她也不好多问,只觉自己观察力不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