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陷阱/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书曾有记载,万物即可为药。

兰溶月自认为博览群书,却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花,想到当初与落花的交易,兰溶月紧锁的眉头又深了几分,兰溶月站在船头巨大的雨伞下,狂风暴雨中,观天色渐暗,万物朦胧。

“寻一个合适的地方靠岸。”

“是。”侍卫立即领命道。

二楼批阅奏折的晏苍岚见兰溶月站在雨伞下许久,拿了一件披风走过来,恰巧听到兰溶月的吩咐。

“天气虽暖和了些,也要注意身体。”一边整理兰溶月被与打湿了秀发,一边轻声道。

“落花传来了求救信号,夫君可能见过这种花。”她将一半的花朵用水浸泡,随后用笔绘制出来,乍一看上去像是莲花,但她从未见过如此特别的莲花。

并肩而站,接过兰溶月手中绘制这奇特莲花的图画,片刻后,眉头微微一锁,“睡火莲。”

“睡火莲,这个名字倒是别致,夫君可知道它生产在什么地方,又有什么特别的。”她虽绘制出图,却不敢让鬼门中人带着图四处询问,一来,落花以睡火莲为信号,说明顺着睡火莲的线索一定能找到他被囚禁的地方;二来,若是将此图传扬出去,只怕被人知道消息后,会立即带走落花;三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认识睡火莲的人即便是一片花瓣也能认出来,而且还不会打草惊蛇。

“七八年前我曾去过一趟关君候府,在关君候府的暗格之中见过一幅画,画中绘制的正是这种外面是紫蓝色,花蕊却入烈焰一般的橙黄色,画上写着睡火莲。”此图与落花有关,如此说来,关君候与天族有关系,天族如今臣服于楼浩然,难道很多年轻关君候就效忠于楼浩然吗?如今种种只是为了藏住自己的真实目的。

关君候匆匆返回封地,其中虽有凤可君的原因,看来最重要的是原因并非如此,漆黑而深邃的双眸中闪过一抹杀意,此次南行,关君候必须铲除。

“夫人,船已经靠岸,附近刚好有个小镇,今日是否在小镇稍作休息。”零露打着一把雨伞,手掌还拿着一把雨伞,说话间将手中拿着的雨伞递给晏苍岚。

“收拾一下,你随我们下船,灵宓你守在船上,乘船继续往南,在关君候的封地汇合,若遇到拦截船只的人,杀无赦。”如今想想,以一座城楼为代价,其目的就是将她和晏苍岚引出去京城,南方大雨还不够,居然还奉上了一份大礼。

正好,她也准备了一份大礼,鹿死谁手,她十分期待。

绝色容颜,妖异的双目,嘴角微微的笑意,不知何时,已染上了鲜血的气息。

零露看了晏苍岚一眼,见晏苍岚没有反驳,立即应道,“是。”

“夫人,请。”撑开伞,晏苍岚十分绅士道。

“冥殿准备了一份大礼,夫君打算如何反击。”从头到尾,他竟一点也不觉得惊讶,这个男人,藏得够深。

“为夫只愿娘子此行能够开怀,心愿足矣。”

为君,黎明百姓为上;为夫,他只想独占她的心,无论楼浩然与她有过什么瓜葛,在他看来,楼浩然死了,她的心结便解了。

他是君,亦是她的夫。

此生,夫在前面,君在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