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舍弃/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贾大富与关君候有关,此地虽不在金陵,但距金陵的管辖范围并不远,此次南行似乎格外有趣,最重要的是关君候与楼浩然交往甚秘,这份情报还是羽妃回东陵国之前告诉她的。

羽妃有心脱离冥殿,自认是希望借她的手除掉冥殿,这样羽妃才能横行无忌,成为掌权者而非傀儡。

“坐下说。”看着兰溶月的神情中多了几缕认真。

“看来夫君也发现了,夫君,我们这算是巧合吗?”纤纤玉手一边泡茶一边淡笑道。

接过兰溶月手中的热茶,一口饮尽后,眉宇间的冷厉渐渐变得柔和,“回味甘甜,香气四溢,好茶。”贾大富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两个院落差的还真不是一星半点,言语间有些吃味。

浅浅一笑,为晏苍岚续上一杯,随即自己倒了一杯温水。

茶,她喜煮茶而不喜饮,煮茶能让人心慢慢变得平和,她却无法喜欢那苦涩的味道。

“巧合吗?我记得娘子曾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巧合,我亦如是。”贾府饭菜油腻,再饮一杯,淡去口中油腻的感觉,“我想听听娘子的看法。”

离京之前,细查过楼浩然的资料,一个死去二十多年的人,二十年间的变化凭资料完全无法判断,他不知为何她会如此了解楼浩然,不过在楼浩然的事情让他绝对相信她的判断。

“他怕死。”重生幼时,她想过或许国王(楼浩然)还活着,后来的毫无动静让她打消了念头,见面后,她才明白,她是完全的重生,从幼时开始,而国王则不同,他是借用了楼浩然的身躯重生,且比她早了好多年,难怪会全无线索。

与其说她了解楼浩然,不如说她了解楼浩然的本质。

“愿闻其详。”

浅浅一笑,一边煮茶一边道,“楼浩然逃离苍月国,恐我会亲自跟踪他,所以抛出关君候这个合作对象,若我们要铲除关君候,最少能为他争取两月的时间,而这两个月的时间对他十分重要,夫君不妨猜猜楼浩然要做什么。”

欣赏着兰溶月煮茶那如行云流水般的姿势,思虑片刻后,开口道,“夏侯长胜,看来南曜国要变天了。两个月的时间,足够将一个国家彻底换血,只怕在两个月后我们要去恭候南曜新帝登基了。”

英俊妖孽的容颜上,透着疑问。

“夫君是意外楼浩然为何选择南曜国吗?”放下茶壶,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电闪雷鸣,在闪电那一刹那的光线中,兰溶月留意着远方的山势,心道,今夜的雨怕是不会停了,看来要通知小镇居民尽快避难。

“我与娘子心有灵犀。”她目光看向远方山势的时候,他也看到了。

“七国鼎立时,南曜国势力最弱,且位于西南,西南高山从岭绵延不绝,天气湿热,有的地方四季如春,有的地方确实一年四季如夏,但南曜国却有绝对的优势,从山峻岭,能更好的隐藏行踪,积蓄实力,况且若要训练杀手,南曜国是绝佳的训练场所,这是我目前能想到的,不过我总觉得缺少了确定性的因素。”

她心中满是疑问,以为国王(楼浩然)的野心和恶趣,怎么能做到蛰伏二十多年,想到那双被废的双腿,她总觉得和楼浩然自身的原因有关,甚至于天族就隐藏在南曜国境内。

“娘子分析独到,去一趟南曜国便解开能解开所有的谜题了。”他却是在关君候府得密室内看到了一副绘制这睡火莲的画,却没有告诉兰溶月画的落笔赫赫的写着夏侯二字。

因为他心中尚且有疑惑,落花人在南曜国,为何求救的锦盒却由难民带至此地,且对他们的行踪了若指掌。

落花要救,但他绝不容许她去冒险。

“在想什么?”看着他沉思的模样,国事民生尚且不见他沉思,如今这般似乎有更深的东西藏着心中。

“楼浩然果断,居然舍得牺牲关君候。”

关君候的势力在苍月国来说,算是金陵一霸,势力渗透道金陵的各个角落,若天下大乱,关君候振臂一呼,许能在金陵称王也说不定,如此牺牲,总觉得有些得不偿失。

“楼浩然为人谨慎,关君候对他而言或许重要,但他是为了那种为了自己利益可以牺牲一切的人,更何况区区一个关君候。”楼浩然既然选择抛弃关君候,她正好趁机剪掉楼浩然的爪牙,慢慢的将其蚕食殆尽。

关君候选择依附楼浩然的时候就注定了被舍弃的结局。

自作孽,不可活。

“若是乱世,此人或许是一代枭雄。”身边的若能轻易被舍弃,效忠于他的人也未必会忠心,想要快速瓦解冥殿的势力又多了一重把握。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兰溶月轻轻点了点头,“夫君,此次简装前行,今夜大雨,我担心会有泥石流,幸苦夫君将镇上的人全部集中在贾府。”她可一点都不畏惧贾大富,不过眼下贾大富留着还有用,一旦贾大富死了,贾府乱了,百姓避难难免会有损伤。

“只此一次。”晏苍岚有些无奈,刚刚已经让夜魍传信,再调些人过来,看来今夜只能如此了。

“夫君放心,为妻不会使用美人计,只会将贾大富给打发了。”

晏苍岚神色一凝,眼底带着浓浓的无奈,右手放兰溶月后脑勺,吻上兰溶月的红唇,脚步声到了门口才不舍的松开,“为夫不介意娘子多对我使用美人计。”

兰溶月瞪了某人一样,只可惜某人身影已经从窗户消失了。

手放在唇边,温柔一笑,贾大富进来刚好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看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