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你若死了,我绝不苟活/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雷闪雷鸣之后,伴随着巨大的响声,一股土腥味传来。

走进里间,对着铜镜,将漆黑如丝绸般的长发绑成辫子,少了几分柔美,却多了几分干练。

“过来,我给你收拾一下。”

观今夜雷雨阵势,她隐约觉得有塌方的危险,故此提议将百姓安置在贾府,却未曾料到来得这般快,兰溶月迅速帮零露将长发束好,两人急匆匆出府。

“夫人,不可。”走了一段路,路途上遇到不少百姓正向贾府方向逃去,若再前行,十分危险,零露出言阻止道。

“放心,不会有事的。”

兰溶月都的飞快,零露只能一路小跑跟上。

走到一栋即将被掩埋的房子边,一阵哭声传来,兰溶月凝神,想用控冰的异能阻止泥沙继续往下掩埋,忽然她发现自己的异能居然消失了,闪电的光亮中,兰溶月看到一个弱小的身影,片刻没有迟疑,用轻功飞奔而去,还不忘吩咐零露,“去那边看看,通知所有人立即撤离。”

零露犹豫了一下,可看到兰溶月坚决的眼神,立即向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废墟中,兰溶月将一个小身影抱在怀中,小家伙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味,许是突然靠近一个温暖的怀抱,小家伙也不哭了,呆呆的盯着兰溶月。

“别怕,姐姐这就带你出去,抱着姐姐。”

那双宛若黑珍珠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兰溶月,小手立即抱住兰溶月的脖子,轻轻的抽搐声从兰溶月耳边传来。与此同时,巨大的泥石流飞流而下,兰溶月立即用轻功离开,她本身无法修行内力,如今又带着一个奶娃娃,更显吃力,飞流而下的泥土、树木、岩石很快将兰溶月的身影淹没。

一片漆黑中,嘴角泛起苦笑,她从不是一个善良的人,没想到会为就一个从未谋面的奶奶娃娃搭上自己的性命,一片漆黑中,她放佛闻到了死亡的气息,身体突然僵硬了,她从前从不仰仗异能,如今没了这异能,她套得到吗?

一个人纵使再厉害,在天灾人祸面前,终究显得如此无礼。

小娃娃一直盯着兰溶月,许是本能的感觉到危险,下意识抱着兰溶月的脖子,用稚嫩的声音道,“姐…姐…”

糯糯的声音让兰溶月回过神来,她要放弃吗?

“月儿…月儿…”

雷鸣闪电中,焦急的呼唤,深陷绝境,嘴角却泛起了一丝笑容。

不,绝不,她绝不放弃。

我命由我不由天,异能吗?即便是没了,她也要逃出去。

细细观察着地势,一颗颗大树从天而降,兰溶月抱着奶娃娃,纵身一跃,石头、树枝划破兰溶月的皮肤,她毫无知觉,以落下的树木岩石借力,她逃离了塌方的地方,往下一看,大约有十仗的距离。

她笃定,他一定会在下面接住他。

大雨倾盆,雷鸣闪电已经停下,漆黑的夜空仅有三五把火把用来照明,晏苍岚心痛欲裂,他的一生,有过绝望,有过绝境,却都没有此时此刻的殚精竭虑。

若失去她,他便不知道要如何活下去了。

“接住我。”

三个字,声音不大,对于晏苍岚来说,却犹如黎明之光,漆黑的夜空中,本能的飞身而去,借助了下落的身影,将她拥在怀中,熟悉的馨香,可他的心却依旧无法安定下来,他迅速的带她逃离。

不远处,夜魍也带着零露迅速离开。

雨水中,一丝温热清透了夜魍的衣衫,漆黑的夜空中,零露本能的盯着前面的黑影,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她后悔了,后悔没阻止兰溶月去就一个奶奶娃娃,她是她唯一的救赎,她害怕,双手紧紧的抓着夜魍,指甲嵌入肉中,夜魍无奈,恨不得将人丢下去。

爱哭的女人,他是在喜欢不起来。

离开危险的范围后,晏苍岚停下脚步,看着兰溶月怀中的奶娃娃,那双如黑珍珠的眼睛静静的盯着他,微微蹙眉,夺过奶娃娃,丢给刚刚赶到的夜魍,“去找他家人。”

奶娃娃回过神来,一看不是兰溶月,立即哇…哇…大哭起来。

“他刚刚失去母亲。”兰溶月看了晏苍岚一眼,接过夜魍双手横着抱起的奶娃娃,不知为何,奶娃娃的哭声让她心疼,心中暗自问自己:什么时候她也这么感性了。

“不许哭,再哭就把你丢了,乖乖的呆着。”晏苍岚接过兰溶月怀中的奶娃娃,一身男孩子的衣服,一看就是个男性,这来历不明的小家伙居然敢跟他抢夫人,活腻你。

那双入黑珍珠的眼睛看着晏苍岚,豆豆的眼珠滑落,晏苍岚蹙了蹙眉头,本想继续丢给夜魍,可看夜魍刚刚的模样也不像个带孩子的,于是交给零露,零露好歹是个女的,“零露,带去换身衣服。”

“是。”

零露学着兰溶月的模样抱着奶娃娃离开,夜魍也立即跟上,他可不敢留下来面对晏苍岚的火药桶,万一炸了,他就是那个被殃及的无辜。

晏苍岚抱着兰溶月,投埋在兰溶月颈间,问着熟悉的味道,一颗担着的心却还是无法安定下来。

“月儿,你若死了,我绝不苟活。”

兰溶月微微一颤,今天是她鲁莽了,可她却无法保证以后不冒险,眼下七国的局势,何来安宁。

“好。”

她没有反驳,唯一能做的就是千万不要让她自己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