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能看不能吃,憋屈/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厅内,贾大富跪在地上,双目满含恐惧的看着坐在上方的男人,俊美无双的容颜,绝世风华的气度,一双漆黑的双眸似乎蕴含了无尽的黑暗,他一辈子也算是见识无数,第一次从灵魂深处感觉到畏惧。

“安公子…你到底是谁?”被封住学位,跪着地上无法动弹,迎上那宛若利刃的目光,道道刺骨。

说话间,沐菱缓缓走进来,看着上方的男子,昨日旁晚天色太暗,只觉得眼前的男子绝世风华,如今一见其绝世风华倒让人移不开眼睛。

沐菱心中那只叹气,那双漆黑深不可测的双目,让她心跳加快了许多,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看一看这位神秘又钟情的一国之君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金陵沐家沐菱拜见陛下,陛下万福金安。”

贾大富身体无法动弹,沐菱的一声陛下,足以证明了眼前男子的身份,他根本不姓安,而是当今陛下,一向顿时明白,那绝色女子便是当今皇后,世人眼中的妖后,可偏偏背景强大,没有人敢动她分毫,沐菱的请安,似乎早就知道了晏苍岚的身份,想到此处贾大富双目狠狠的盯着沐菱,关君候一直在寻找沐家唯一逃跑的小姐,没想到她居然藏在府上,还成了他的小妾。

“你是沐菱?”

贾大富心中多么渴望眼前的女子不是沐菱,那个坐在上位的男子不是晏苍岚,而是真正的烟波山庄庄主,不知不觉背后的冷汗浸透的衣衫,脸色苍白。

“沐菱多谢贾老爷收留,幸苦贾老爷接近家父布下陷阱,葬送了沐家一百五十三条人命。”沐菱的声音很轻,轻的似乎没有任何情绪,冷静的完全不像是见到自己的杀父仇人一般。

晏苍岚微微挑眉,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虽只一刹那,沐菱还是瞧见了,心中不由得一喜,回神看向贾大富,眼底染上了几缕冰霜。

“你想报仇。”晏苍岚冷冷道。

“是,请陛下成全。”长袖中,沐菱双手紧握成拳,指甲嵌入掌心,鲜血慢慢流出,低落在地面。

看着地面的血迹,他想到了和兰溶月的初遇,眼底闪过一抹心疼。一直在留意着晏苍岚情绪的沐菱,心微微一动。

“你既是沐家人,贾大富便交给你了。”

说完便起身离开。

晏苍岚走到门外,沐菱才起身,看着那抹风华绝代的背影,直到消失后,沐菱才重新看向贾大富。

一直伺候在侧的夜魍心中一头雾水,主子今天是怎么了,从来都是冷情不苟言笑,除了在面对主母的时候神情柔的能掐出水来,其他时候即便是天塌了也毫无变化,竟然面对沐菱竟露出几缕异样的情绪,他要不要告诉红袖,让红袖提醒一下主母呢?

若说了,算不上是出卖主子。

……

夜魍陷入无限的纠结中,看了一眼沐菱,微微蹙眉,随即消失在屋内。

沐菱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匕首,满是笑意的看向贾大富,“沐家灭门,你虽只是个马前卒,但你今日必须死。”

贾大富眼底尽是害怕和胆怯,可偏偏逃不掉,张口想要求饶,却发现发不出声。

前厅与兰溶月居住的院落不远,若是贾大富尖叫势必会吵到兰溶月,晏苍岚离开前便点了贾大富哑穴,如今贾大富只能任由沐菱宰割。

晏苍岚回到院落,见兰溶月怀中依旧抱着那个讨厌的奶娃娃,直接拧起奶娃娃丢给红袖。

央央正想哭,被晏苍岚冷冷的看了一眼,眼底尽是委屈,小模样十分惹人怜爱。红袖见晏苍岚情绪变化,十分直觉的和零露一起消失在院内。

兰溶月十分自觉的让出摇椅的一部分,示意某人躺下,靠在某人怀中,听着他的心跳,平静的说道,“这雨不知何时才能停下,水灾之后,只怕会干旱很长一段时间。”

“娘子,为夫牺牲很大。”紧紧的搂着怀中的小女人,淡薄的身体,似乎怎么都喂不胖,天气渐渐暖了,那双手依旧冷的像冰一样。

“夫君想要补偿。”微微抬头,迎上一双宠溺的眼睛,那模样怎么看像是在撒娇了,难道是受央央的影响,随即兰溶月否定了,她太多疑了,堂堂一国之君怎么会被一个奶娃娃影响呢?

晏苍岚温柔一笑,抱起兰溶月直接向屋内走去,轻轻的房子床上,大手一挥,直接用内力将房门关上。

“娘子白天休息好了,是不是该…。”说着,直接吻上了兰溶月的红唇。

幔帐内,春光乍泄,缠满的吻中,不知不觉晏苍岚依旧褪去了兰溶月的外衫,看着怀中人儿呼吸急促,晏苍岚不舍的放开,吻上了那白若雪的颈部,兰溶月双手捧起那俊美带着一丝丝潮红的脸颊,“夫君,怀孕前三个月后三个月都要禁欲。”

说完后,将那双大手放在小腹。

晏苍岚微微蹙眉,枪已经上膛,对准目标,却还要憋回去,顿时对兰溶月腹中的小娃娃生出了几分怨念,“这小家伙是谁放进去的。”

看着晏苍岚模样,男人温柔一笑,“你啊。”

晏苍岚看着怀中娇美的绝色人儿,能看不能吃,当真是憋屈。

“我去洗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