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仁心/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晏苍岚相恋,决定携手共度一生时,她便派人秘密潜入天族,将近一年过去了,她派出去的人全部失去了联系,生死不明,当初派人潜入时,她便斩断了与她有关的一切线索,如今她也只能等消息,却完全无法将消息传递进去。

在京城,明知柳言梦活着是个麻烦,她依旧放走了柳言梦。在她所有的对手中,唯独对柳言梦还有几分欣赏,一个清醒的可怕的女人,伤过一次,她终身不会在爱情上迷失了,唯一能让她迷失的只有权力,万变不离其宗,柳言梦如今身份神秘,手中掌握这势力,证明她未曾迷失,放过柳言梦只是为了试探兰慎渂,更深层次的是试探兰慎渂与冥殿、天族之间的关系。

沉默许久,兰溶月决定依旧坚决,营救落花,即便是没有陷阱,都困难重重,更何况如今对方就是为了等兰溶月上门,无言担心兰溶月此去有生命危险,犹豫再三后劝解道,“你如今这般,他会同意你冒险吗?”

莞尔一笑,接过九儿递过来的果汁,喝了一口道,“你觉得呢?”

无言第一次觉得他的能言善辩变成有口难开,以晏苍岚对兰溶月无度宠爱,但凡兰溶月坚持,晏苍岚势必会妥协。

“其实也不算冒险,最起码天族暂且不会动我。”

楼浩然与她一眼,手中的势力一旦失去了控制,就会疯狂的反驳,楼浩然如今还看不清她手中的全部势力,加上楼浩然身边她已有安排,她虽不清楚楼浩然的目的,不过楼浩然暂且不会让她死。

因为,他怕偿命。

楼浩然或许不畏惧她手中的势力,多年的培养冥殿和鬼门或许可以抗衡,但若她死了,楼浩然就会被一群亡命之徒追杀即便楼浩然认为自己能力通天,只怕也没有冒险的勇气。

无言看兰溶月静静的坐着,明明距离很近,他看她却愈发模糊,“夫人这么肯定?”

“你不会想要知道的。”

儒雅的脸庞微微一僵,陪笑道,“确实不相知的。”

百晓生以情报为生,但有些东西不算情报,能了然于心,却不能宣之于口,否则就会有杀身之祸。

“什么时候出发。”天族折磨人的手段他不清楚,但冥殿和鬼门却是让人闻风丧胆,地狱走一遭,能活下来的也是残魂孤魄。

“不急,既然是等着我的陷阱,便让他们多等一段时间吧,况且落花虽被困,却也不是一个任人宰割之辈,他当初既选择回去,即便是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也不至于会丢了性命,顶多被囚禁而已。”落花求助送来的睡火莲,花径是完好的,落叶归根,所被囚禁了,但生命无忧。

“如此我的担心倒是有些多余了。”无言眼神一亮,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心中犹豫,要不要所。

“不,我只是觉得也是时候该让落花吃点苦头了,性子太傲,不好;倒是你,似乎有话要说。”落花心仪灵宓,灵宓不知情为何物,落花性子太傲,磨练一番,让他日后多疼爱灵宓一些也是好的,灵宓从小跟在她身边,对她来说,灵宓既是属下,也是妹妹。

驭人之术,后面的她是绝对不会告诉灵宓的,这些话说出来了,很多东西就变了。

无言用手沾了些茶水,在茶几上写下了几个特殊的符号。

神情未变,依旧冷冷的,浅浅一笑,平静开口,“谁给你的。”

“关君候。”无言见兰溶月毫无变化,甚至一丝意外的情绪都察觉不到,继续补充道,“不过,情报是落在凤宜君手上,这些符号是?”

“一种特殊的文字,看来冥殿的手伸的很长。”

“夫人可打算动凤宜君。”

“不过是跳江小丑而已,让她多蹦跶几日,最近反正闲着,看看戏也好。”她灭了钟家,钟璃(凤宜君)对她恨之入骨,前世她的好义父国王(楼浩然)善于利用人心,如今依旧未变,她从不相信钟璃的逃脱是巧合,有的只是必然,只是一次,她一定会让楼浩然连出手的机会都不会有。

看来,还是死人让人安心。

“朝廷拨的赈灾银子半数落入关君候的荷包,换成了发霉的陈米,夫人可会管。”百晓生都是些孤儿,其中大多数或多或少有些残疾,对受灾的百姓,百晓生无法置之不理,为困苦百姓,百晓生的消息向来不值钱。

“金陵我倒是还有一个粮仓,不过……”

静静的坐了一个半时辰,他最初不打算主动提关君候贪墨银两一事,与兰溶月交手,他定力不足,如今只能认命做苦力。

“若夫人信得过我,我保证所有的粮食一粒不漏的用在受灾百姓身上。”

温柔一笑,仿佛将近一个月的大雨突然多了一抹阳光,无言下意识的低下头,不敢多看,自古绝色美人祸国殃民,兰溶月倒真有祸国殃民的潜质。

“金陵城我住的小镇,去找客栈掌柜。”

无言一惊,随后笑了。

是啊,她是从不漏破绽的兰溶月,怎会在一家普普通通的客栈居住三日,且身边只有两个丫鬟伺候,一个普通的小镇,一家不起眼的客栈,鬼门的潜伏,当真比百晓生还要深入。

无言行礼,随后离开。

出了小院后,乘马车往小镇而去,马车上,无言久久不语,似乎在回忆着和兰溶月相处所受的每一句话,言语不多,每一句的背后似乎都隐藏这什么,他却怎么也想不明白,猜不到答案。

抵达小镇,无言深深叹了一口气,将心中的猜测放在心里,心思全部用在赈灾上。

“夫人为何让无言出面赈灾。”灵宓一边取下兰溶月头上的发簪,一边问道。

“受灾百姓为上,他合适,再者可以顺便看一下百晓生的能力究竟有多大,何乐不为。”

灵宓明白过来,点了点头,“要不要命人看着。”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奴婢明白了。”

小院内,只剩下灵宓和红袖,九儿不知几时已经离开,正当红袖深怀疑问,九儿已经出现在院中,红袖微微蹙眉,却不曾多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