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潜入/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36章

阴雨天气,层层黑云,似乎给人心都蒙上一层沉重的黑影。

金陵城中,一座占地将近千亩的府邸,朱红色的大门将近八米宽,大门外屹立着两个巨大的石狮子看,五六米的告诉,即便是在朦朦胧胧的阴雨天气都尽显威武,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从门前经过,马车内,女子一张清丽的容颜,平静的如春日带着淡淡暖意的微风,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好一座富丽堂皇的府邸,堪比皇宫。”红袖看了一眼,轻轻叹气。

右手的折扇轻轻敲打左手手心,无言淡淡开口道,“关家传承数百年,有此殊荣不足为奇,前朝时,这座府邸曾是金陵城城主府,关君候祖居金陵,将近百年的积累,有此繁荣实属正常。”

兰溶月抬头看了一眼无言,她在天香楼休息了两日,今日想四处看看,出门时,无言已经在马车上等她了,他到一点也不在乎男女之防,反而一副理所当然的说,他是个保镖。

“云颢继承帝后,近十五年那毫无建树,关君候当年虽云天开国皇帝一起打下了云天国的江山,开国皇帝登基后,封关君候先祖为侯爵,世袭荣华,并立府在金陵富庶之地,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实则开国皇帝册封关家先祖后,夺了关家手中的兵权,为君者这么做无可厚非,但对于关家来说,这无疑是一根刺。”

兰溶月了解的如此清楚,无言并无惊讶,见兰溶月语毕许久,道,“自古君王皆如是,这是皇权。”

话语中,三分认真,七分嘲讽,剩下的则是无所谓。

“在皇权之间,我倒觉得是人心,容家先祖也曾虽开国皇帝一同征战天下,封镇国将军,执掌三分之一的兵权,也没见开国皇帝有多少忌惮,说到底,个人选择不同而已,有人甘愿为臣,为百姓而战,有人却觉得一同打下的江山,为何登基为帝的却不是自己。”无言似乎很仇视皇权,但即便不是帝制,二十一世纪依旧有人抱着权力不肯放手,以权谋私,以权谋利,多不胜数。

无言沉默的看向兰溶月,不知该如何反驳,一番话让他内心的坚持似乎都松动了许多,“关君候剥削百姓,先帝已经过世,尚且不论,如今我希望能早日画下终结。”

“关君候继爵位后,原本的侯府扩大了许多,倒是一个会享受的人,对了,关雨涵情况如何?”关雨涵生命无忧,楼陵城想解毒没那么容易,今日看了巍峨耸立,富丽堂皇关君候府,她对关雨涵的了解有多了一份。

“她想为后,条件是一半的嫁妆,我觉得最少也得三分之二才划算。”

无言变向告诉兰溶月,交易还未达成,但已经在洽谈了。

“看来百晓生很缺钱。”

“天下将乱,只是不想太多的人无家可归而已。”

马车一路在关君候府一个不起眼的后院角门停下,兰溶月下车,随之而来雨也停了,天空依旧乌云密布,无言呆在马车中,这是后院角门,他一个外男是进不去的,想要阻止兰溶月冒险,却见一个身着华服的女子从角门走出来,只好缩回马车内。

“夫人让我转告公子,侯府内见。”灵宓拧着一张平凡了不能再平凡的脸,说完直接下车了。

“喂……”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这个时候进入关君候府,的费好大一番功夫,他怎么和这个浑身是麻烦,又喜欢冒险的女人交好了,简直是个悲剧,偏偏他还不能让她有丝毫意外。

华服女子走进兰溶月,兰溶月微微一笑,柔和的目光让人瞬间觉得安心,浅笑道,“姑姑。”

“蓉儿,姑姑等你几日了。”华服女子拉着兰溶月,似乎整个人瞬间顺心了许多。

华服女子正是关君候的贵妾——沈妙青,沈妙青入侯府十多年,荣宠不断,唯一的遗憾就是至今没有子嗣,而兰溶月如今盯着的这张脸便是沈蓉,沈妙青兄长的掌上明珠,至于真正的沈蓉早就被替换了。

“久别多年,姑姑可好。”微微一笑,清理的容颜也藏不住风华气度,沈妙青心一紧,随后换上笑容。

“十年了,蓉儿都长成大姑年了,这小脸蛋嫩的能掐出水来,姑姑老了哦。”沈妙青轻轻捏了一下兰溶月的脸颊,慈爱的眼神中带有一丝哀愁,一举一动似乎对沈蓉甚是疼爱。

“姑姑风华正茂,怎么会老,侯爷好等着姑姑生一个小公子呢?”握住沈妙青的手,兰溶月顺势替沈妙青把脉。脉象平稳,身体无碍,手暖暖的,手腕却有些冷,体寒吗?还是人为,关君候府的后宅也似乎不太平。

“小蓉儿长大了,尽会打趣姑姑,若我真能怀上就好了,哪怕是一个女儿也好。”

提及子嗣,似乎戳到了沈妙青的痛楚,进侯府多年,关君候对她疼爱有加,每月半数时间都是在他院子里度过了,这么多年,她却没有一男半女傍身,怎会不愁。

“姑姑放心,父亲已经收到姑姑的来信了,很快侯府就会添一桩喜事了。”

“你啊。”沈妙青柔和一笑,眼底多了一丝希望,“十年不见,昔日躲在大哥后面的小女孩真的长大了,蓉儿,近日府上事情繁多,姑姑只能让你从后面进来,蓉儿不会怪姑姑吧。”圣上驾临金陵,若非沈蓉在一个月前就定了来侯府,只怕如今连这角门都进不来。

“这些年幸苦姑姑了。”

沈妙青含泪,道,“有蓉儿这句话,便不觉得幸苦。”

一个女人,且是一个妾室,即便再得宠,有的也只是宠爱而已,沈妙青这些年咋侯府的生活,想来也是如履薄冰,不知不觉,兰溶月想到了季小蝶,当初季小蝶何尝不是委曲求全呢?

古代的女人被礼教所困,男尊女卑,当真是悲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