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夫君生气了/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玉拜访无言,神情间带着几分焦急。

“关君候离开后,侯府戒备森严,我以南宫家少主的身份递上拜帖,但…被拒了。”关君候的谨慎,南宫玉很清楚,一直以来,关君候想拉拢南宫世家,长叹一口气后,无奈道,“希望我这份拜帖没有增加关君候的防备心,让府里的哪位陷入困境。”

无言神情凝重,“没想到关君候的防备心如此之大,早知道如此,我还不如安心呆在楼兰国赚钱,不凑着热闹了。”

天下之局,以五国局势,五年之内,势必一统,前来金陵,他本想借助和兰溶月的一面之缘,提供些消息,待它日江山一统,百晓生所有门人也好有个容身之地。

百晓生自认通宵天下情报,在这时间,又怎会不了解人性,以晏苍岚的秉性,一旦天下一统,为压制那些不安宁的因素,绝对不会容许百晓生贩卖情报,扰乱和平。

“后悔了……”南宫玉心中惊讶,没想到无言如此看重兰溶月,言语间虽有后悔之意,可神情却十分坚决,显然是口不对心。

“她……”无言深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道,“她绝不能在金陵出事,否则整个金陵都难逃血的洗礼,到时候整个天下都会染上腥红。”晏苍岚越是不动,就说明他越是在乎兰溶月,那样一个冷血霸道的人,居然会任由兰溶月自己行动,就说明在晏苍岚心中,兰溶月已经远远高处他自己了,一旦兰溶月真的有个什么,只怕……无言不敢继续想下去,汗水已经浸湿衣衫。

“真是麻烦,我去城中露个脸,发点牢骚,希望不会影响到哪位。”

南宫玉拿起折扇,转身走了出去,步履间,十分沉重。

与此同时,君临阁的三楼,男子一身黑衣,头戴鬼面,站在窗口与关君候府遥遥相望,深邃的双目宛若没有星光的漆黑夜空,冷暗的让人不敢靠近。男子正是晏苍岚。

在得知兰溶月怀孕时,他便秘密然夜魅前来,易容成他方便行事,至于他自己,比起天下太平,他更想亲自守护她和他们为出生的孩子。

天下,他势在必得。

但他绝不容许她有半分损伤。

“主子,刚刚收到消息,主母的人全部抵达沈海所在的县,随时可以行动。”一个身着黑衣,带着一张漆黑鬼面的男子汇报到。

“传信给夜魅,让他好好拜访沈海。”冷厉的眼底,闪过刹那间的柔情和无奈,随后继续吩咐道,“查关君候与冥殿的关系,遇到冥殿的人,不必审问,直接杀了。”

带鬼面的黑衣男子身体一震,咽了咽口水道,“主子,我们对冥殿的消息知之甚少,可否先行审问再……。”

“冥殿用二十来年的时间渗透太深太多,即便是审问得到的消息也是真假难辨,不要乱用私心,否则我不会留你。”平淡的语气中尽是狠绝,他不想禁锢她的脚步,所以他只能将脚步所涉足的地方画为他的领地,他绝不容许自己身边留一个定时炸弹。

“是,属下领命。”漆黑的鬼面下,未缪英俊的容颜苍白如雪,他动了情,却不得不忘了情,自带着这张鬼面的那一刻开始,他便要做一个无情之人,终身听命行事,他逾越了。

“当初在苍暝时,我便告诉你,司清不适合你,在东陵,我曾警告过你,司清逃亡,月儿成全你了,我给了你两次机会,绝不会有第三次,我能救你,亦能杀你。”他和未缪是兄弟,但更是主仆和君臣,今日是他对未缪最后一次的警告。

同意未缪带上鬼面,便是希望未缪能斩断与司清的情缘,如果不然,他不介意亲自动手,让未缪以死成全这份单相思和被利用的情。

“若有下次,属下自我了结。”

此时此刻,未缪真希望自己是个无情的人。

忘情…太难。

“去吧。”

晏苍岚站在窗边,从午后到夕阳西下,满城灯火,书写着不同的故事,再到灯渐渐灭了,漆黑的金陵城,尽剩下三三两两照明的烛光,从窗户直接越下,飞身向关君候府而去。

“小姐,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九儿第三次劝解道,心中无奈,兰溶月是有双身子的人,白天与朱思婵斗智斗勇好费心思,再熬夜,她真怕兰溶月身体吃不消。

“你悄悄去小厨房煮碗面来。”兰溶月轻轻叹气后揉了揉眉心,暗叹:人啊,果然在夜深人静时才是最清醒的,她怎么真以为他会离开呢?若他真离开,反倒是没那么多的后顾之忧了。

“是。”九儿以为是兰溶月饿了,便立即走了出去,还不忘吩咐灵宓好好伺候。

九儿刚刚离开,一个黑影闯了进来,灵宓刚要出手,就被制住了。

“出去。”冷冷的声音让灵宓身体一颤,毒已握在手中,只待兰溶月的命令。

“夫君就别生气了,灵宓,先出去吧,让九儿尽快把吃的送来。”

说话间,晏苍岚松开了灵宓,走到兰溶月身边,霸道的将兰溶月拥入怀中。

该死,他怎么会同意分开行动,那个沐菱麻烦,杀了便是,同意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他在等她察觉到他的心思,乖乖的回到他身边,这个可恶的小女人居然在没有和他商量的情况下潜入了关君候府,昨夜,他接到她的信,恨不得连夜带人血洗关君候府。

“哼…”晏苍岚依旧沉默不语。

“我家夫君果然有做昏君的潜质,别生气了,我一直在等你,等的我都困了。”靠在晏苍岚的怀中,听着他的心跳,似乎还能闻到醋意,此时此刻,她的心暖暖的,放松了,随即还真有几分困意袭来。

晏苍岚无奈的看了怀中的人儿一眼,轻轻吻上她的唇,怕控制不住自己,很快松开,抱起兰溶月,轻轻将她放在床上。

“睡吧。”

“嗯,吃饱了再来陪我,若下次不会照顾自己,我便不理你了。”声音越来越小,带着浓浓的睡意。

“你敢。”

两个字,晏苍岚的心却软了,被她融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