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血色赏花宴:欺骗/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洛天姿摘下面纱,淡然一笑,倾城容颜顿时让关亦晖看呆了。凤可君脸也黑了,天下间美人甚多,单论容貌能与兰溶月匹敌的或许也只有眼前的洛天姿了。

兰溶月五官精致的无可挑剔,肤白如雪,但最吸引人的却是她那如地狱之花的邪魅眼神,让人害怕却又无从抵抗。眼前的洛天姿拥有同兰溶月一样精美五官,出尘如仙的气质更是让世间男子忍不住靠近,将最好的东西全部送到她跟前。凤可君心中气恼,却不敢妄动。

“沈小姐聪慧,但故意揭人伤疤未免有些过了,沐小姐是我请来的,若沈小姐不欢迎,我同沐小姐离开便是。”洛天姿心中虽不喜沐菱欺骗她,可眼前沈蓉(兰溶月)让她下不来台更为可恶。

“小姐,还请……”华姑姑还未说完就被洛天姿一个冷眼瞪了回去。

“蓉儿,洛小姐是府上的贵客,还不快想洛小姐赔礼道歉。”沈妙青急忙圆场道,一颗心都快跳出来,洛天姿容颜和气质都是天人之姿,但朱思婵对洛天姿太过于敬重。

洛天姿不能得罪,这是沈妙青的结论。她的心中纠结极了,洛天姿不能得罪,兰溶月更加不能,可如今是在侯府,她决不能让兰溶月出事,否则她的下场定是比挫骨扬灰还要痛苦百倍。

“洛小姐,蓉儿一时受到惊讶,不顾故意说出真相的,还请洛小姐和沐小姐见谅。”洛天姿的容颜让她想起了巫山藏书楼的一幅画,为了那幅画柳絮可没少费心思,那幅画上的女子与洛天姿有五分相似。

莫非巫族与天族有所关联?看来的见一下阙珏问清楚才行。

“今日天气真好,去院中散散步,赏赏花。”朱思婵开口道。

有了朱思婵的开口,兰溶月被沈妙青拉着离开凉亭,沈妙青的手居然比她的手还冷,兰溶月吓了一跳,离开亭子十多米远后,沈妙青道,“蓉儿,时间不早了,随我回去吧。”

眉头微蹙,思虑再三,“你认识洛天姿。”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沈妙青突如其来的变化唯一的可能就是洛天姿。

沈妙青微微摇头,“我不认识洛姑娘,不过我曾见过一个女子与洛天姿有两份相思,那些人,即便是你,惹了也会很麻烦。”

说话间,沈妙青的手忍不住颤抖。

“姑姑可考虑过离开侯府。”语毕,兰溶月直接都吓了一跳,对关君候府,她要做的就是斩草除根,曾几何时,她竟也有恻隐之心了,微微蹙眉,她不喜欢直接心软的样子。

沈妙青微微摇头,“离开…”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离开了我又能去哪里呢?”被兰溶月胁迫,为了她的女儿,她背叛了关君候,从那一刻开始,她就很清楚,沈家也好,关君候府也好,再无她容身之地。

这些年来她不断写信给沈海,让沈海送沈蓉过来陪伴她,不过是为了让沈蓉逃离沈家,逃离那肮脏的命运而已,如今沈蓉落入兰溶月手中,她唯一能赌的就是兰溶月会遵守承诺,否则,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只是这些话她不能说,说了不仅得不到兰溶月的同情和信任,很有可能会葬送掉沈蓉。

“为自己活着,远走天涯。”

沈妙青微微摇头,“我不是你,从出生开始我就是笼中的金丝雀,如今老了,即便是远走天涯,我也没有本事能够生活下去,蓉儿,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了。”

远走天涯,她很心动,可惜离开了鸟笼她便生活不下去,从十多年开始,她就不想活了,却不得不活着,这种悲哀,谁人能懂。

“姑姑早些回去休息吧。”沈妙青脸上的倦意,似乎对活着没有了任何留恋,正因为没有了欲望,才会看得如此透彻,好一个聪明的女人,只怕她早就猜到了自己的结局,也选择了死亡。

看着沈妙青的背影,疲倦的神情下,兰溶月竟觉得此刻的沈妙青很轻松。

“小姐,她这是何意?”

“明早派人送沈蓉和她情郎离开,一路往东去苍暝郡。”苍暝郡也就是昔日的苍暝国,如今最安全的地方只怕就是那里了,也算是回报沈妙青刚刚对她的劝告。

“是。”九儿不觉得兰溶月这是心软,自从有孕之后,与昔日的冷冰冰相比,如今的兰溶月才像是活着。

众人赏花,朱思婵亲自陪伴洛天姿,至于沐菱,早就被丢下了,又被人看得死死的,目光投向兰溶月这边,夹扎着慢慢的怨恨。

“天女,敢问这个沈蓉对关家是否有威胁。”

天族扶持楼浩然,目的就是一统天下,关君候是一颗重要的棋子,朱思婵也不想看着自己的夫君和儿子死在晏苍岚手中,才写信会天族,权衡利弊,希望借天族的力量了解此事。

洛天姿心中不喜朱思婵如此直接询问,却又不好说真话,侯府气氛怪异,隐约可见黑气,这个沈蓉胆小、机警、容颜普通,可却偏偏看不透她的运道,莫非她的能力已经开始退化了。

不行,此事绝不能让任何人知晓,否则族人就该舍弃她迎接下一任天女的出生了,到时候她的命运就完全无法自己掌握了。

不,她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沈蓉却是值得留意,运道中,戾气太重,沈海真的只是将她养在闺阁中吗?至于真正要小心的还是那位沈姨娘,她的运道变了。”侯府众人都夹杂着死气,唯独沈妙青隐约可见淡淡光芒,洛天姿也想不透其中关窍。

素来听闻关君候宠爱沈妙青,朱思婵只是一个女人,用沈妙青解决朱思婵的疑虑,她也好向族中交差,目光看向远方,脑海中浮现出刚刚街上巧遇的那位带着银色面具的公子。

若真要选一人,那位银面公子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