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血色赏花宴:落幕/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夕阳落下,侯府内,静如深夜,阴冷异常。

寂静中,鲜血的味道弥漫整个侯府,侯府外,晏苍岚和兰溶月并肩而立,静静的看着数百人命丧黄泉。

侯府内,一片惨像,十多个黑衣人单纯的屠杀陷入昏迷的侯府众人,眼底一片冷静,没有惊讶,更没有怜悯。但所有人心中都不由得惊讶,好厉害的毒药,地上的人即便是昏迷了,依旧面带笑容,这笑容一直留在毙命后。

“天绝,这才是主母真正的实力吗?”夜魍杀人无数,还是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单纯屠杀不止一次,唯这次让他心惊,不是因为杀戮,而是因为这厉害的毒药。

夜魍不曾进过兰溶月的药房,心中不免好奇,但更多的是害怕。

医术卓绝让人尊敬,医毒双绝让人敬畏。

“不知道,我不曾经过主母药房。”天绝虽然不大,但也夜魑也认识了十来年,怎会不知夜魑想知道什么。

“不是吧……”夜魍不敢置信道。

丢给夜魍一个你是白痴的眼神,十分诚实的回答道,“我不想死。”他可不敢不顾兰溶月的警告闯入兰溶月的药方。

夜魍还想多问些,只见天绝已经飞身进入另一个院落。

片刻后,天绝回来复命。

“主子,府内已清理干净。”血洗关君候府是兰溶月一手安排,天绝心底却还是觉得惊讶,他知兰溶月果断、狠绝,却不知兰溶月可以做到这个地步,微微抬头看着兰溶月脸色那张漆黑的面具,面具眉间绘着一朵妖异的彼岸花。

地狱吗?

天绝不由得想起一年前在东陵国时未缪的一句话,看到兰溶月的本性就像是看到了地狱。

不过天绝心中却很庆幸,乱世枭雄,最不需要的就是仁慈。

“很好,一把火烧了。”晏苍岚下令道。

“是。”天绝领命,不曾多问。

两人转身,往人来人往的闹市方向而去。

“烧了,不觉得可惜。”掌心传来的温度,暖暖的,她格外安心。

“确实可惜,利大于弊。”关君候府百年基业,若用于此次赈灾,南方百姓可以安安稳稳过上一年,但关君候不是个省油的灯,金陵更是关君候的地盘,若是留下,岂不是便宜了关君候。

可惜,不代表后悔。

“为什么我的面具是黑色的。”身手摸了摸脸上的面具,她懂,不露面,最重要的是为了保护她,眨眼间,晏苍岚眼下露出的乌青,让她有些自责潜入关君候府,没她在身边他不习惯,她又何尝不是呢?

“娘子风华绝代,为夫觉得还是生人勿近的好。”这张木制的面具是他这几天亲手做的,天气虽转暖了,但金属面具太冷,他怕冻着她,想想兰溶月的话,晏苍岚有些忐忑道,“娘子若不喜欢,要不……。”

“不,我很喜欢。”兰溶月直接打断晏苍岚的话,松开手,直接挽着晏苍岚的手腕,继续道,“不要想太多,暗黑我从不惧怕。”

晏苍岚正要说话,一道白色人影当做两人跟前。

“公子,我们又见面了。”洛天姿看着眼前宛若天人的男子,直接忽略了挽着晏苍岚手腕的兰溶月。

“让开。”刚刚还是如沐春风,下一刻直接冷若寒冰。

洛天姿盯着那张银色的面具,面具遮住了容颜更显得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将她慢慢吞噬,她堂堂天族天女,就不信拿不下眼前这个男子。恰逢一阵微风追过,洛天姿面纱滑落,秀美脱俗的容颜,宛若从天而降的仙子,不少人都看得了。

众人的反应,洛天姿浅浅一笑,“公子何须冷眼相向呢?我早说过,我们还会见面的。”

漆黑的双眸闪过狠戾,银面下,眉头微粗,他从不打女人,不表示他不杀女人,晏苍岚正要出手,兰溶月立即挡在晏苍岚跟前,黑色的面具丝毫不影响那双绝美妖异黑眸,那双漆黑的眸子中放佛容纳了万千星辰。

“我竟不知苍月国的名分何时如此开放了,这位小姐竟当着我这个夫人的面勾引我夫君,当真是世风日下。”兰溶月声音不大,穿透力却极强,冷冷的,如冰川之上清水低落,落入心间,冷却通透。

洛天姿终于注意到兰溶月的存在,眼前的女子一袭青衣,长发紧用一根发呆固定,漆黑的面具,面具眉间绘制这一朵妖异幽冷的红色彼岸花,长袖中洛天姿双手紧握,恨不得挖了那双印彼岸花的黑眸子。

华姑姑看到洛天姿眼底的狠意,再看带着黑色面具的女子也不是省油的灯,立即挡在洛天姿跟前,“我家小姐久居家中,唐突了夫人,还请夫人见谅。”

华姑姑警告的看了一眼洛天姿,洛天姿的私心她岂会不明,心中已有计较:看来是该让族中培养下一任天女了。

“久居家中,家教一般,夫君,你觉得我该计较吗?”兰溶月狠狠的捏了一下掩藏的手臂,这个男人太优秀了,带着面具还不忘给她惹桃花。

夫人吃醋他很高兴,不过夫人的玉手掐的还真疼,估计明天都有淤青了,心中却甜甜的,面具下,嘴角微微上扬,朱唇中却说出了最无情的话。

“我对猴子不感兴趣。”

“噗……。”兰溶月忍不住直接笑了出来,抬头看向晏苍岚,眼神仿佛在说:看在你识趣的份上,放过你。

晏苍岚会给兰溶月一个眼神:我眼底只有夫人一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