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半步之遥也不许/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修建堤坝本意是蓄水,蓄水的同时更重要的是排水,脑海中回忆着前世的所见,形成了一个大致的模样,关于修筑堤坝方面看来只能交给姬长鸣了,不过也好,正好趁机将厉雪带离京城,以她和厉雪的交情,京城之中不少人在打厉雪的注意,厉雪不善后宅争斗,而往往这些人都是无所不用其极,如此也好。

“控制洪流,十个时辰内我有把握让洪水不决堤。”

“这……”年长的官员看向晏苍岚,十个时辰却是够下游百姓撤离,只是这话真的可信吗?

“夜魍,你与两位大人亲自去指挥百姓撤离,撤离的地点在地图所示之处,立刻动身。”晏苍岚将地图交给夜魍吩咐道。

“臣遵旨。”三人一同领命,随即离开。

三人离开后,南宫玉好奇的看向兰溶月,“皇后娘娘莫非是想让姬长鸣来修筑这堤坝。”南宫家与姬家也算是有些交情,自姬家灭门后,在南宫家也成了禁忌,他与姬长鸣的交情也自那天终止了,这些年他找过姬长鸣,只是同在京城却都未曾见到,心中不免以后,同时也好奇姬长鸣为何会臣服兰溶月选择入朝,要知道姬家祖训,世代永不入朝为官,难道姬长鸣会违背祖训。

“有何不可。”看着南宫玉眼底的惊讶,继续道,“你不必为家中不援手姬家而耿耿于怀,长鸣哥哥想来也不会怪你,只是他无法面对南宫家。”

姬长鸣与南宫玉曾是好友,姬家灭族大战时曾向南宫家求助,只是南宫家拒绝伸出援手,兰溶月虽对南宫家不满,心中却十分清楚,当时的情况即便是南宫家派人相救,姬家也未必能够幸免于难,虽明白,却不能说心中不介怀。

此事也是离京前她才听姬长鸣所的,这仇,若姬长鸣不算在南宫家头上她便不过问,若算,她施以援手便是。

“这是他说的。”

兰溶月轻轻点头,虽动人心自私,那能又全无以后。

南宫玉紧握手中的折扇,擅骨是用铁檀木所致,看上去不似钢铁的厚重,但其硬度能与钢铁想媲美,是武器也是暗器,为了这把扇子姬长鸣耗费了半年的时间,自姬家灭族之后,他便离开家中,虽有联系,却从未踏进过家门。对姬长鸣这个好友的亏欠,对家人不施以援手的责备,让他都无法面对。

“百公子,能否麻烦你协助灵宓赈灾,粮食短缺,我不想借助官府的手。”

无言看向晏苍岚,当今皇后当着陛下的面说出不信任官府的想法,他还真不知道是答应好,还是拒绝好。

“官府中不乏关君候的亲信,如此安排最好。”兰溶月的选择晏苍岚心中还是有些小失落的,毕竟在金陵,他暗处的势力并不弱。

“无言遵命,绝不负所托。”无言起身拱手行礼,继续道,“先走一步,告辞。”

无言离开后,兰溶月看向晏苍岚,眼神似乎在问为何叫上南宫玉。

“南宫公子可知南宫家这几年与关君候相交甚秘,同时与天族有所牵扯。”南宫家虽隐世而居,但在武林中的地位很高,晏苍岚从不小看江湖中的能人异士,皇权与江湖遥遥相望互相制约,此次南行主要的目的是赈灾和灭关君候的势力,如今又多了一个营救落花的安排,他并不觉得南宫家的势力有多大,但如今兰溶月有孕,他不愿节外生枝。

南宫玉惊讶的看向晏苍岚,家中的事情他一直有留意,近两年家中在外面的活动确实多了些,却没注意到家中人竟与关君候和天族有所牵扯,谋反一事,若非晏苍岚为帝,天下大乱时,或许还有机会,晏苍岚以最快的速度占据半边江山,苍月国成为五国最强,即便是有天族出手,幕后之人也没有机会,与晏苍岚为敌,南宫玉想都不敢想。

“有何凭证。”南宫玉心存侥幸,还是希望是晏苍岚的消息错了。

“无须凭证,此次赈灾,若你族人暗中使绊子,与江湖势力联手,孤不介意斩草除根。”冷厉的眼神中尽显杀伐之气,王者霸气中夹杂着藐视天下的气度。

南宫玉避开那冷厉的目光,深吸一口气,“给我两日,两日内我会肃清南宫家。”阔别将近七年多,看来他是该回去了,他身体里流的是南宫家的血,虽无法接受家人的见死不救,但他却做不到置之不理。

“好。”

“多谢。”

南宫玉起身离开,脚步十分沉重,两日的时间是晏苍岚的极限,阔别家中七年,他希望自己能做到,也必须做到。

“若南宫玉站在天族这边,或许我们还会有些麻烦。”语落,兰溶月看向晏苍岚,冷峻俊美的五官上,她看到了不高兴,“我做错什么了吗?”

晏苍岚揽住兰溶月腰间,手放在兰溶月腹部,“月儿,舍近求远,为夫吃醋了。”

兰溶月眨了眨眼睛,冰瞳中闪过不明,“舍近求远?有吗?”她怎么不觉得自己做了舍近求远的决定了,这个男人吃醋的太没道理了,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醋缸,看来婚后男人也便醋缸了。

将头埋在兰溶月颈部,心感无奈,“无言。”

兰溶月双手抱住晏苍岚,“此事我真要和你商议,水灾后我想建立一个收容所,不涉及官府,完全是民间组织,具体计划我还在考虑,但需要一个主事人,夫君觉得无言这个人选如何?”

“百晓生?”晏苍岚细细思虑,片刻后继续道,“百晓生却是个不错的选择,仁慈中不缺乏手段,而且人也够用,只是需要的银子有点多,天涯海阁也未必能够长久负担。”晏苍岚赞同兰溶月的提议,但对资金来源表示担忧。

“这个倒是不用担心,虽是个收容所,但也不会一直养闲人,具体的我还没想好,到时候再说。”细节脑海中想的差不多,但要写成计划书还需完善,嘴唇放在晏苍岚耳边,轻声道,“夫君,我们是不是该启程了。”

“不许离开我半步。”他好奇兰溶月小脑瓜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但又不想兰溶月有丝毫危险,只得霸道道。

“好,我一定乖乖听话。”

听着兰溶月信誓旦旦的话,他怎么觉得可信度那么低呢?没关系,他寸步不离的看着她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