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无情之人,万般皆可为棋子/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月国与东陵国接壤的密林处,坐落这几个神秘山庄,此处距离巫山大约半天的路程,雷鸣闪电的夜晚,密林中有多了几分神秘。

“殿主,故意让洛天姿暴漏天族的藏身地,无疑是折断了我们在苍月国一个重要的情报来源,这么做只为试探兰溶月,损失是否太大了些。”自楼浩然与兰溶月见面后,她愈发弄不懂楼浩然了,似乎只是一瞬间,楼浩然就变了,冷凌的气势中夹杂着太多的不甘,甚至还有怨恨。

好几次她都觉得是她感觉错了,可是她更清楚,这样的想法只是自己在其骗自己。

楼浩然眉头微蹙,双手紧紧放在膝盖处,阴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你以为我此举只为试探兰溶月?”

“难道不是吗?”她心中依旧不敢相信,染满爱意的双眸中染了一抹几乎让人看不见的怨毒。

“阿箩,我们认识多少年了。”楼浩然双手抚摸这自己的双腿,双眼看向雷鸣闪电的天空,他来到这个时空也是一个雨夜,占据了一具比原本的他年前的身体,可身受重伤,双腿被废。

“差一个月零三天就二十二年了。”她依旧记得,初见时,他去族中求医,坐在木轮椅上,一袭素色长衫,深邃有冰冷的双目吸引了她,为他,她不惜背叛族人,只为陪在她身边,这么多年,她从少女变成少妇,却依旧感觉不到自己走进他的心。

“是啊,二十多年了。”他来这个架空的朝代将近二十七年,也残废了二十七年,这一切都是兰溶月的错,她明明宛若尘埃,如今却高高在上,他明明是命定天下之人,却被她算计得只能逃跑保命,让他如何不恨。楼浩然伸出手握住身侧阿箩的手,道,“这二十几年,还好你一直陪在我身边,阿箩。”

语气中听不出是高兴还是只为稳定身侧的女子。

“真的吗?”

藏着阿箩眼底的怨毒此刻被幸福所取代,背叛族人也要留在她身边,甚至间接导致整个苗族被灭,可她却丝毫不后悔,能换来他一声:还好有你。

她便足以。

“牺牲天族在苍月国的藏身之地,我只是希望天族不要因花陌的影响而摇摆不定,花大长老在天族的地位很高,我只能如此才能让天族别无选择的扶持我,阿箩,天族向来习惯衡量利益,他们不是我的阿箩,不会无条件支持我,否则在北齐国也不会失利,让兰溶月和晏苍岚用一个来月就攻下了北齐。”他一直以为北齐在他掌握之中,没想到兰溶月居然会选择在冬天攻打北齐,且行军速度如此之快。

他以为晏苍岚会先安内,不会在短时间攻打北齐,显然他料错了,北齐失利,让晏苍岚一统北方,占据不败之地。

“北齐内务未稳,我们还有机会。”阿箩出言宽慰,只是话语却全无说服力。

将北齐画为苍月国的领土,称为北齐郡,晏苍岚光明正大的在北齐郡内清理各方安插的细作,探子,加上青暝十三司在北齐郡经营多年,对各方势力都了若指掌,冥殿安插的人几乎被屠杀殆尽,想到此,楼浩然就十分心痛。

“咳…咳…咳…咳…”楼浩然咳嗽声不断,原本阴冷的气质加上苍白的脸色,愈发让人觉得恐怖。

“我们一定可以从头再来,一统天下。”阿箩看着眼前的男子,格外心痛。

“阿箩,暂时不能杀了兰溶月,我的双腿,或许只有兰溶月能让我站起来,阿箩我不擅长相信别人,但对你,自始至终,我都是信任的,待雨停之后,我们便回去参加安儿和清儿的大婚,可好。”身侧的女子也好,其他的女子也好,自始至终,都是他手中的棋子,他是天族选定注定统一天下的人,他身边的女人注定都是他稳定天下的砝码。

“殿主,你说的是真的吗?”

“唯独这点,我不会骗你。”

“殿主放心,我一定想办法让兰溶月医治你的双腿。”

“阿箩,若我的双腿好了,我便陪你海角天涯,可好。”苗疆自古以来神秘,阿箩身为苗疆族长的女儿,他从未小瞧过她。

“海角天涯。”阿箩面露喜色,一颗心被填满了,想到司清不久后的大婚,道“殿主决定让安儿继承南曜国帝位吗?”

“阿箩,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叫我夫君可好。”阴冷的双眸中,看似情意绵绵,实则只有欲望和野心。

阿箩虽已经三十多岁,但保养的极好,看上去也就是二十来岁,娇羞微红的脸颊十分诱人,朱唇微微张开,发出入泉水叮咚的声音,“夫君。”

“这样很好,清儿是你我的女儿,自当要得到最好的。”

“嗯。”

与此同时,冒着雷雨,一匹马,一个人,不知疲倦,正在东陵国的土地上向南曜国飞奔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