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敌友不明/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晏苍岚来说,若他没有遇到天机老人,如今只怕依旧是那个被囚的皇子而已,被控制、监视,面临无数的追杀,耻辱的活着,或许他还无法遇到他的月儿,想到兰溶月,晏苍岚的气质温润了不少,被藏匿的霸气,犹如藏于剑鞘中的宝剑,柳若白神色未变,温雅的气质似乎在慢慢消散,犹如神明跌入地狱,多了一抹扭曲。

“心寒……清理门户,怎会心寒。”

闻言,晏苍岚微微蹙眉,清理门户,天机阁创立两百多年之久,与柳若白毫无瓜葛,何来清理门户一说,莫非…晏苍岚眼睛一亮,“天族削弱至此,仇恨已过百年,却还需要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才能完成所谓的复仇,当真是……。丢人。”

扭曲从柳若白眼底消散,依旧恢复往日的温雅,意味深长的道,“是啊,天族的确不过如此。”

“放出谣言,又平息言论,柳若白,你此来为何?覆灭我苍月国吗?”晏苍岚眼底闪过一丝不屑,柳若白功夫高,单打独斗,他胜出的几率或许只有六成,但他从不是一个光明正大的人。

柳若白若动手,他直接倾尽权力,击杀柳若白。

“天下?那只是那些目光短浅的蠢货要的东西而已,让百晓生向你靠拢,只是我送给弟妹的一点小礼物而已,师弟难道不满意吗?”柳若白那双宛若白玉的手把玩着手中的玉萧,嘴角含笑道。

“孤答应过师父,不为他报仇,却不表示在孤一统天下的道路上不会灭了天族,柳若白,孤的耐心是有限的。”他只见过柳若白一次,在将天机老人骨灰送回天机阁的时候,十多年不见,如今的柳若白气质多了几分飘逸,乍一看上去,似乎真不是俗世中人。

但他无论多厉害,只要他敢存动兰溶月的心思,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灭了柳若白。给夜魅一个眼神,示意夜魅带兰溶月离开。

夜魅还未闪身就出去,柳若白立即挡在了夜魅的前面。

“师弟,为何不让师兄渐渐弟妹呢?放心,同为柳家后人血脉,师兄我即便是会杀了师弟,也绝不会伤弟妹分毫。”柳若白看晏苍岚道。

不由得想起晏苍岚在送天机老人骨灰回天机阁的时候,神情冷冷的毫无情绪,当时他曾以占卜术占卜过晏苍岚的命运,命运一盘散沙,他一无所获,他一直观察着晏苍岚的成长,从晏苍岚登苍暝国帝君之日起,似乎他的命运又停止转动了,直到他突然回到云天国,还是一位国师以及皇子的身份,再一次登基为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北齐,一切似乎超出了他的预料,晏苍岚的未来,即便是天族也无法预测。

想到天族那些自以为是的蠢货,柳若白嘴角露出淡淡的讽刺,凡忘本者,皆应按族规——诛杀。

晏苍岚和柳若白就这样四目相对,全神戒备的僵持着。

这时,兰溶月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捧着一套茶具的九儿,“来者是客,身为东道主,夫君,你我该好好招待一番才是。”

自得知柳若白名字的那一刻开始,她便想到了巫族的传说,示意九儿放下茶具后离开。

柳若白回头,浅浅一笑,身手直接敲晕了夜魅,淡淡看向兰溶月开口道,“巫族与天族本是一家,溶月身为巫族灵女想必是知晓的吧。”

兰溶月走到晏苍岚身侧坐下,慢慢的煮茶,待茶沏好后放在柳若白面前,随即又给晏苍岚倒了一杯后才缓缓开口,“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前尘往事,与我何干。”

柳若白一口饮尽,香甜过后,口中留下尽是茶叶的苦涩,宛若天族和巫族的命运,亦宛若一对有情人的命运。

“千年往事,好一个与我何干,巫族中人,难道就此甘心……”苦涩的味道在味蕾中蔓延,宛若天巫一族的没命运,族人努力了数百年,到最后却发现,自酿的苦果,却不得不求助于眼前这个满是祸端的女子。

“巫族柳氏一脉,仅剩我一人,自我之后,再无巫族,谷中之人,自此自由,有何不甘。”为自己倒上一杯白水,慢慢饮下,似乎在品尝极品茗茶。

“柳言梦难道不是巫族中人吗?别忘了,巫族那些老家伙可没少教柳言梦。”柳若白细细留意着兰溶月的一举一动,似乎想从兰溶月的神情上找出破绽,那绝美的容颜,因有孕多了几分柔和,天族不乏美人,但美得这般妖异的让人心动的美人却是他平生仅见。

柳若白的眼神让晏苍岚十分不悦,一把将兰溶月拉入怀中,狠狠的瞪了一眼柳若白。

柳若白淡淡一笑,从未想到,晏苍岚还有如此这般孩子气的时候。

眉角上扬,不屑道,“凭她,也配。”

“那又如何?不配,难道你就能否认柳言梦的存在吗?”

柳若白看着兰溶月的神情,自始至终,平静的宛若一汪死水,不曾有丝毫波澜,更像是一个没有情绪的人。

“私下接触柳言梦的人已是违背了巫族祖训,那些人亦不在我这个灵女的庇佑之内,未来如何,生死如何,与我何干,不过,我倒是没想到,天族内竟也如此不团结。”

兰溶月知道天族的事情,柳若白并不惊讶。

“自数百年前,天族便分为两派,渐渐的我们这一派若了。”柳若白直言道。

“当年你杀天机老人,理由为何。”

晏苍岚握着兰溶月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他对天机老人更多的是感谢和无能为力,却也永远无法忘记天机老人在临终前对他所的话:若不危机他的生命,用不要伤害柳若白。

“叛族。”兰溶月的问题,柳若白并不意外,在场的都是聪明人,他有所求,势必要有所付出。

“叛族还是背叛你们。”晏苍岚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师弟,我们不熟,还有仇,若是溶月妹妹问,这个问题我一定回答。”看着晏苍岚像老鹰护小鹰般护住兰溶月,两人之间的互动全是柔情蜜意,柳若白就忍不住给晏苍岚添堵。

晏苍岚狠狠的瞪了柳若白一眼,一声弟妹他也认了,听到溶月妹妹四个字,晏苍岚恨不得撕了柳若白那张臭嘴。

溶月妹妹四个字也让兰溶月十分不悦,她向来讨厌自来熟的人,尤其讨厌那种看上去温文尔雅,实际上一肚子坏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很显然,柳若白就属于那种人。

“答案。”

兰溶月冷冷的语气让柳若白心中划过一抹异样,那抹异样似乎他还来不及深究就消失了。

“叛族。”

“嗯,你可以走了,不送。”感受到某人异常的气息,兰溶月直接下逐客令道。

“溶月妹妹,我可以帮你们夺得天下,但你需要帮我一个小忙。”突如其来的逐客令让柳若白无奈了,刚刚是谁说:来者是客,要好好招待一番的。

世人说,女人善变,看来还真是。

“不愿意,要天下,我们自己可以夺,即便是你站在楼浩然那边,对我和月儿而言,都构不成任何威胁,要你相助,岂不是丢脸。”晏苍岚说完抱起兰溶月离开,留下一脸目瞪口呆的柳若白。

天族自诩聪明,高高在上,原来还有人不屑,想到晏苍岚和兰溶月大的能力,柳若白倒有几分释然了。

只是,他却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隔空解开夜魅的穴道,一个人静静的品着茶,独成一景。

柳若白眼底的坚定透漏出,他此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