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被看穿了/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姓撤离,堤坝决堤,洪水奔流而下,冲垮了数钱房屋,无数良田,看着奔流而下的洪水,人们心中生出一种劫后重生之感,此时此刻,已经分不清是悲还是喜了。

“这雨该停了。”看着阴霾的天空,语气略微沉重道。

兰溶月抬头看向天空的动作,有一刹那让晏苍岚的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格外遥远,似乎她的世界有个角落是他永远无法触及的,害怕她逃走而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

“是啊,与该停了,灾后才是最困难的。”

“我家夫君虽冷了些,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一代明君。”这个时代,人大多都不觉得灾后重建有多重要,晏苍岚能想到这点,足以见得他将会是一代明君。

她是自私的,自得知怀孕后,她很希望和他隐世而居,不问世事,不比在为这些不重要的事和人却浪费时间,自由自在,神仙眷侣这样的日子让她羡慕不已;但她更加清楚,她和他都不是普通人,想要做一对神仙眷侣又怎会有可能。

日出而作,日西而落,耕田播种,这样的日子偶尔可以为之,若一直如此,或许她也会倦了。

“娘子是在责怪为夫这几日冷落了你吗?”晏苍岚轻轻咬了一下兰溶月的耳垂,在兰溶月耳边轻声道。

情意绵绵的话语,温柔的举动,加上某人的身体变化,兰溶月羞涩的低下头,决定直接忽略这个问题,转移话题道,“明阳和穆天可有消息传来吗?”

“已经潜伏好,今夜行动。”想到收到的另一条消息,晏苍岚眼底多了一丝凝重。

察觉到晏苍岚流露出的微微异样,兰溶月并未多问,只是静静的握住晏苍岚的手。

夜魅看着二人之间的空气,硬着头皮上前禀报,“陛下,京城急件。”

晏苍岚神情中透着几分无奈,不舍的松开。

“去吧,我不会乱走的,放心。”拉着晏苍岚的手放在腹部,似乎是在说,为了孩子,她绝不会让自己涉险。她不是圣母,没有一颗救所有人的心,她是自私的,尤其是在作为一个母亲的时候。

“好。”

晏苍岚离开后,落樱阁的人请示兰溶月后迅速撤离,柳若白刚好看到落樱阁的人撤离的一幕,眼底闪过一丝深沉,漫步上前。

“可要听一曲。”

“好。”

柳若白拿起玉萧轻轻放在唇边,悠扬清脆的笑声响起,如同置身于花海,抬头看向天空,云舒云卷,仿佛将人来如另一个世界,哪里没有争斗,百花盛开,岁月静好,随着萧声落下,兰溶月看了看四周,除了她之外,其他人似乎还沉醉在萧声之中,迟迟不愿意出来。

“咫尺天涯无处问,玉箫声断梦尽空。”

帐篷内,随着萧声落下,听到兰溶月的声音晏苍岚才放下心来,继续批阅手中奏章。

“好一个无处问,梦尽空,竟不被我萧声所惑,溶月妹妹是第一人。”收起手中玉萧,柳若白神情似乎并不惊讶,嘴角泛起温雅的浅笑,眉角上扬,心情甚好。

“人生本如此,有人愿一生一世醉卧一场梦,有人却活的清醒,比起虚拟不可触及的梦,我更喜欢现实,我所能把握的现实。”柳若白的来意,她不是没有思虑过,只是她不喜欢被人利用。

很显然,柳若白的目的在她。

“关君候虽难成大器,但掌握的东西颇多,你既猜出我的来意,不妨再猜猜我想要什么?”柳若白第一次觉得和一个聪明打交道麻烦,尤其是一个聪明且戒备心极重的女人。

“巫族秘境以及想要利用我,对吗?”在成为灵岛之主后,大长老曾告诉过她,在灵岛出生长大的人都有异样的能力,与所守护的东西有关,但她必须居于灵岛才能了解详情,但却还记得大长老私下的提醒,此物与巫族和天族都有关系,莫非柳若白的目的是为了那件东西?

兰溶月有些拿不准了。

“真聪明,天族与巫族本是同族,那样东西事观天族和巫族的将来,而我,势在必得。”柳若白见兰溶月表情丝毫未变,心中不由得有些意外,好厉害的定力。

“那是你天族的事,与我何干。”

“我代表天族助苍帝夺得天下,我的条件是你帮我和我的族人回到我们本源之地,如何?”

柳若白直言,兰溶月倒是对他有几分刮目相看,只是天族的所谓本源之地绝不简单,以天族的本事不会不知道灵岛,能得柳若白这一派相助,却是不错,只是这一个未知的条件让她心有不安。

“天族数百年都没有搬到的事,我何德何能能搬到。”

“异世之人,得所归之处。”

兰溶月眉头微蹙的看向柳若白,眼神仿佛在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柳若白见兰溶月不畏惧,只好选择服软。

“这是天族第一代族长的临死前的预言,苗疆消失的估古籍应该也有提到,圣子将宝压在了楼浩然深邃,而我,却更欣赏你就,这个答案,你可还算满意。”柳若白心中苦笑,对他,以及他所保护的人来说,又何尝不是唯一的机会呢?

而这一切都因为兰溶月一个答案而成定局。

异世之人吗?天族和巫族为何都有此一说呢?

“三日内,若我看到关君候的尸体,我会考虑你所求,如何?”她不会冒险直接答应柳若白,此事她必须和晏苍岚商量,她不想在看到晏苍岚惊慌失措的模样,天下她可以不在乎,但她无法做到不在乎她腹中的孩子和她的夫君。

所以,她要看到柳若白的能力和付出,否则这交易对她来说,岂不是太亏了。

柳若白闻言,神情略显无奈,答应条件,便有机会,若拒绝了,便再无机会了,这个时候,他真希望兰溶月多点女儿家该有的委婉和大度。  “好。”

不得已,只好咬咬牙答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