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是来杀我的吗?/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一夜又加半天的时间,阙珏和灵宓终于抵达天族藏身之地,红袖和天绝前来汇合,红袖因伤势未痊脸色略显苍白,看到阙珏后,红袖本能的用轻松快退了几米,戒备的看向阙珏。

阙珏那张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又似乎毫无神情的模样,让灵宓本能的觉得危险。阙珏面无表情,心中却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他虽知道红袖的存在,两人却从未谋面,红袖的身法只有那一族才会,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场合相遇。

“姑娘放心,我只奉命前来求人。”

阙珏好言好语的话,让一旁的灵宓目瞪口呆,阙珏不好相处,人尽皆知,没想到却对红袖和颜悦色,这已经不是惊讶了,反而是惊悚了。

“天族其他人已经撤离,落花藏身之地不明。”红袖见天绝迟迟不开口,又想想天绝冷清的性子,估计等他开口是不可能了,于是主动道。

“灵女派我来救人,叮嘱我务必带上这个拖油瓶,姑娘伤势颇重,还是尽早回灵女身边养伤为好。”长袖中,阙珏拿出了伤药,想到红袖刚刚戒备的模样,却送不出去。

前人的渊源,似乎与他没有多少关系了。

“天绝,我们走。”红袖点了点头,既然是兰溶月派来的人,自然信得过,只是红袖没想到兰溶月会派巫族的人来,知道兰溶月是巫族灵女的人不少,但她没想到巫族居然还有其他的幸存者,不是说巫族内乱,几乎灭族吗?

看来,传言还真不能信。

阙珏看着红袖和天绝的身影消失,才将伤药放回去,这一举动其他人灵宓却察觉到了,她自幼与药物和蛊毒为武,药味自然是再熟悉不过。

“阙珏,没想到你也会有动恻隐之心的时候,你与红袖似乎是第一次见面吧,为何我却从你的举动中察觉到了在意。”灵宓试探道。

阙珏不理会灵宓的试探,他何尝不清楚,他是巫族的守护人之一,兰溶月虽是巫族灵女,但却并不信任他们这些守护人,相反,这些守护人却是有不少已经违背了巫族的祖训,天命之女已经降临,巫族的未来都在兰溶月手中,他能做的就是守着巫族的祖训,而兰溶月就是他们守护人一族的任务。

想到兰溶月,阙珏拿出几颗玉石子,撒在地上,占卜后,眉头微蹙。

“灵宓,灵女是否已经有孕了。”

灵宓第一次从阙珏脸上看到了凝重,想到兰溶月有孕一事无比保密,心中矛盾不知道该不该将实情告诉阙珏,只好选择沉默不语。

“看来灵女真的有孕了……”阙珏意味深长的看向天族的藏身之地,他心中很清楚,兰溶月对天族这些守护人并不信任,此次让他救人,只怕是兰溶月不得已的选择,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原来如此…。”看来真正麻烦的要来了。

看着阙珏自言自语,灵宓也不好打断。

沉默片刻后,阙珏突然道,“我们立刻去救落花。”

“现在?等等…救人当然要晚上去,天族虽已经撤离,可留下了不少人在里面,难不成我们要杀进去……”灵宓有些无语的看向阙珏,心想,这人怎么突然抽风了,大白天救人,又不傻。

“我会沿途留下几号,你功夫不怎么样,但易容的本事还听高超的,你自己跟上。”

阙珏语落,灵宓只看到一道残影消失在眼前。

看着消失的残影,红袖抱怨道,“无用的落花,若不是因为你,我犯得着跟一个怪人来救你吗?还不如死了干脆,丢人……。”

地牢中,看着墙壁,落花在房中度步,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谁在念叨我吗?”停下脚步,嘴角泛起一阵苦笑,“谁会念叨我呢?谁又能念叨我,小灵宓估计是巴不得我去死吧……”没了平时的嬉皮笑脸,此时此刻,落花的脸上多了一抹深沉的孤寂,仿佛天地间,仅剩他一人。

或许对他来说,落樱阁只是他的藏身之地,算不得是归处。

人都说,来处既是归处,他生于天族,长于天族,但天族从来不是他的归处。

兰溶月会派人救他吗?

或许会吧。

又或许不会,若不会,也许更好,他就这样消失在世间,又何尝不是一种归宿呢?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落花的神情落寞变成绝望,又从绝望变成安宁,像极了临死前的宁静,就在这时,密牢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一张从未见过的面孔映入落花的眼帘。

“终究还是不放心,是来杀我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