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有一种爱叫堕落成魔/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阙珏眉头微蹙,按占卜来看,花陌对于天族的未来确实特殊,此次来天族,他却是另有心思,若天族尚未真正的舍弃花陌,亦或是花陌没有他想象中的憎恨天族,他决不能让花陌回到灵女身边,他无法占卜兰溶月的未来,却不表示他无法占卜花陌的未来,卦象太复杂,目前来看倒是有些不划算。

天族,乱了。

“我确实不想让你活着,不过在那之前,你想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是花陌还是落花。”

落花略带疑问的看向眼前的来人,英俊的五官,那平静的毫无波澜的脸,倒让他有些怀疑来人的身份了,略微沉默,道,“花陌如何,落花又如何?”

“落花是属于落樱阁的,活。而花陌是属于天族的,死。”

阙珏的语气平静的让落花有些心颤,他很确定来人不属于天族,却也清楚来人也是同道中人,天族善观星象,其次才是占卜,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只是他肯定来人不是天族中人,究竟是谁,他也不知。

“我若说我是落花,你可信。”

“这不重要,跟我走。”

阙珏说完直接上前解开落花被封的穴道,恢复功力的落花神情愈发惊讶了,“你究竟是谁,为何为天族的独门点学法。”

“你那小心上人估计此刻在奋力拼杀,不想她死你最好赶紧去救人,还有,你记住,你的性命是属于兰溶月的,它日你一旦背叛兰溶月,到那时我一定会让你尝尝我们巫族的手段。”阙珏淡淡道,说完直接用轻功离开,速度之快让落花都觉得咋舌。

落花看着空荡荡的密道,自言自语道,“背叛,我只想藏身于落樱阁,什么时候成兰溶月的奴才了,也好,我早已经不是天族的人了,下次见面,本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这样也好。”

选择与天族对立,落花竟觉得从未有改过的轻松。

回过神来,“那混蛋,明知道小灵宓功夫差,还丢下她一个人,混蛋,下次看到你,我让你尝尝我的厉害。”落花一边自言自语怒骂阙珏,一边用轻功迅速离开密林,心中担心灵宓有个万一。

刚出密林,落花便听见了打斗声,全力飞奔而去,心中担心不已,恨不得自己涨了一双翅膀,迅速飞到灵宓的身边。

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打斗声传出的地方,刚好看到一把长剑刺向灵宓的心口,落花飞快前往,终究还是慢了一步,灵宓的心口被鲜血染红,落花从未有过的心慌,飞身上前,折断刺入灵宓心口的长剑,将灵宓抱在怀中,迅速飞跃上屋顶,看着怀中人儿脸色苍白,失血过多,功力耗尽,绝美的容颜上染上了杀戮觉得气息,宛若一朵妖艳的食人花,反正嗜血的气息。

黑衣人看见落花,一时间不知道是否该出手,陷入僵持之中。

“花狐狸,都是你害得。”灵宓说完,直接晕了过去。

落花立即封住了灵宓的穴道,轻轻吻了一下灵宓苍白如纸的嘴唇,“都是我的错,此生我必尽情全力,不让人伤你分毫,小灵宓,惹了我,你就再也逃不掉了。”

寂静的庭院,温柔的声音,除了昏迷的灵宓之外,让在场其他人不寒而栗。

落花轻轻的放下灵宓,脱下长衫轻轻的为灵宓盖上,起身回头,眼底的温柔消失殆尽,却而代之的就是无尽的杀意。

“我死无妨,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对她下手,此生,我必杀尽天族之人,为她换一世安宁。”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响彻整个寂静觉得院落,语毕,落花直接出手。

学成之后,落花第一次使用了这套武功,将内力集与掌心,凡是中掌之人都露出十分扭曲的表情,痛苦却发不出一丝悲鸣,在无尽的痛苦中咽下最后一口气。

片刻后,黑衣人的身体填满了半个院落,落花眼底的杀意丝毫未曾消散。

“出来吧,大长老。”声音宛若从彼岸传来,花大长老闻声从暗中走了出来。

“陌儿,没想到你居然习得血焰圣图上面的武功,果然和你母亲一眼,都是习武的天才,这些年你隐藏的真好。”花大长老眼神中出现了嫉妒和狰狞,落花飞身前去,手掐住了花大长老的咽喉。

“逆子,你竟敢弑父。”

落花松手,讽刺一下,“从你杀了母亲那一刻开始,我便没有了父亲,你放心吧,天族的花大长老,我不会杀了你,因为这是母亲不愿意看到的,但我会让天族的所有人一个一个在你眼前死去,这就是伤了我心爱之人的代价,但愿不会让我觉得无聊。”

落花想到母亲对天族的守护,原本还想留一线,但从灵宓受伤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心就明了。

对灵宓,他不是捉弄,而是深深的爱。

“你知道天族存在的意义,难不成你要与神明为敌。”

“为她,与神为敌我也在所不惜,更何况是一个以神自居的普通人。”

落花不屑的看了花大长老最后一眼,飞身而去,从灵宓怀中拿出药,为灵宓上药后解开灵宓的穴道,抱起灵宓,飞快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落花离开后,藏着不远处的阙珏走了出来,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落花离开的方向,朝着兰溶月所在的方向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