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孕中忧思/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阙珏的话让她明白,柳若白自报家门觉得举动必然是瞒不过天族的人,天下之争,这盘停顿了很久的棋局终于开始动了,仅剩那一年多的安宁,希望能维持住。

许久后,月正当空,看向那轮半月,兰溶月做出了决定。

“九儿,红袖回来了,你去一趟南曜国,此去你要办三件事,第一,去找夏侯文仁和兰悦,让他们尽快离开南曜国,南曜国的天变了,单凭夏侯文仁一人早已经无能为力了;第二,监视未缪的一举一动,但凡他有悔意,便将人救回来;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你此去楼浩然一定会想办法将你收为己用,轻重你自己掂量,但你一定要记住,自己安全为上,一旦有危险,可以不用管夏侯文仁等人死活,直接撤离,对我来说,他们无足轻重,具体你自己安排,九儿,你的能力我从不质疑,只是习惯了有你照顾,你在身边我反而才能安心。”救未缪,只因晏苍岚对未缪的离开依旧在意。

九儿眼眶微红,她一直怕给兰溶月拖后腿,没想到兰溶月竟如此看重她,“主子放心,九儿一定幸不辱命,安全的回来。”

“九儿,来,我为你戴上。”兰溶月从袖中拿出一条链子,链子上挂着一颗圆润成色极好的玉珠,“这颗珠子我称它为转运珠,希望它能带给你好运。”其实,九儿不知道,这颗珠子是兰溶月进巫族的时候,从柳絮让她挑选的首饰中,她最喜欢的一颗,只是一直放在首饰盒内,自己从未待过,因为,她不喜欢被人看透的感觉,哪怕只是喜好。

九儿当然知道,这颗玉珠一直躺在兰溶月的首饰盒中,她见兰溶月好几次都拿起来看过,想到兰溶月对她的看中,也知此行的危险,只是心中却是高兴不已。

“谢谢主子,主子放心,属下一定幸不辱命。”

“去吧。”

九儿的离开,兰溶月还真有些不习惯,望着远方,神情略显凝重。

“楼浩然也好,南曜国也好,都无足畏惧,月儿若不喜欢,我们让九儿回来伺候你可好。”兰溶月凝重的神色刺痛了晏苍岚,兰溶月的体贴,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我没事,只是有些沉重罢了,九儿此去南曜,打着我的名义,周旋于我和楼浩然之间,想必十分辛苦,但事情说到底,又何尝不是我在利用九儿牵制楼浩然呢?夫君,我现在是不是变的太胆小了,胆小的害怕自己犯险,却又在让身边的人不停的留在险境之中,我是不是太自私了。”靠在晏苍岚的胸前,紧紧的抓住晏苍岚心口的衣服,一颗心快被自己的思绪压得喘不过气来。

“月儿,你应该相信九儿,别太担心,楼浩然再离开,他也只是一个凡人而已,九儿是你亲自教导出来的,她一定能应付的,等金陵的事情了结之后,我们四处走走。”晏苍岚紧紧将兰溶月拥入怀中,轻声道。

听着晏苍岚心跳微微加速的声音,兰溶月知道,一句话,扰乱了他平静的心。

“夫君,我没事,之前我听说有孕的人容易多思,我只是想的有点多。”关君候死了,多了一个柳若白,事情便的更为复杂了,想到连续两夜的刺杀,她虽没过问,却不表示她不知道。

“灾后的事情交给夜魅处理,月儿,我们启程会金陵可好。”

兰溶月轻轻摇头,“听说下游受灾的百姓多,我们往下游走吧,京城还算安静,我们也正好四处巡视一下,当散步了,对了,可否有三叔的消息。”她紧急将颜卿调回金陵城以防万一出事好控制局面,倒是忽略了容昀的消息。

“官府的贮备粮仓被掏空了,容昀正在调查此事。”

鱼米之乡竟无存粮,岂是小事,看来金陵的政务比想象中的还要混乱,“容家执掌军务,政务上甚少涉猎,三叔虽游历天下,所见所闻甚多,但终究缺少历练,做事难免会有所疏漏,查清损失的粮食去路,事情牵扯甚广,正所谓强龙难压地头蛇,此事只怕还需要夫君这个真龙亲自为三叔撑场面才行。”

兰溶月将事情看得如此远,晏苍岚深感欣慰的同时又希望她能自私一点,多霸占他一些。

“娘子说的是,但为夫倒是希望娘子能个自私一点,任性一点。”

看着某个和自己政务吃醋的男人,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神情开朗了不少,指着晏苍岚的心口道,“我很自私,此生你这里只许容下我一人。”

“从遇见娘子开始,这里边只装得下娘子一人,再无其他。”

手轻轻挑起兰溶月的下颚,霸道的吻上了兰溶月的唇,不大的帐篷中,洋溢着满满的爱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