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对峙,相救/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月春暖花开,寝宫的空气中散发着暧昧的气息,床上绝色人儿睡梦中脸颊还散发着一抹娇羞的樱红;与这边的春光无限不同,燕京皇宫一处荒废的院落中,经历了一夜追杀的九儿,脸颊多了一道伤口,鲜血染红了脸颊,苍白的唇色,浑身散发着杀怒之气。

“出来吧……”手握长剑,沙哑的声音划破了冷宫的宁静,九儿眉头微蹙,继续道,“兰慎渂。”

院外,带着金色面具的男子面具下眉头微蹙,眼神试探中多了一丝绝杀之气,稍作犹豫后,飞身进入院内,对着浑身尽是狼狈,神情却异常坚定的九儿心中的杀意又多了一份。

“不愧是兰溶月身边的人,即便是一个侍女都如此不烦,难怪…难怪…”兰慎渂意味深长道,心底却出现了一缕纠结,杀了可惜,不杀可怕。

“怎么,你害怕?”

此时此刻,九儿心中也没底,她面对的是兰慎渂,以她曾经了解的兰溶月,她越是猖狂、桀骜,就越是有活下去的机会。心中泛起对自己的一阵嘲讽,曾几何时,她多想放弃生命,而如今,她却如此渴望自己能活着,活着回到京城。

她是兰溶月的侍女、侍卫,换而言之,她何曾不是一直在被兰溶月保护着呢?

“猖狂,伶牙俐齿。”兰慎渂摘下金色面具,微微挑眉,“九儿,你到底是谁?千幻剑法到底传自什么地方?”想到半个月前收到的情报,千幻剑法江湖上虽人尽皆知其厉害,但何人所创一直是个谜题,昨夜司清为了追杀九儿,折损了冥殿五十多名高手,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杀手,放在江湖上绝对能排前一百,而如今,五十多名高手却只是伤了九儿,若非九儿竭力,只怕他所看到的还是昨夜一味的屠杀。

九儿嘴角微微上扬,讽刺一笑。心中却有着无数的疑问,千幻剑法一脉独传,为何兰慎渂会生出这样的疑问,莫非…九儿脑海中突然想起兰溶月之前的安排,没有事先沟通,九儿也无法确定,此时此刻,只能搏一搏了。

“千幻剑法的来历?哼……”九儿冷哼一声,还不忘留意兰慎渂的变化,见兰慎渂瞳孔微微收缩,停顿片刻,继续道,“兰慎渂,我不管你与楼浩然是什么关系,但你必须清楚,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不是楼浩然惹得起的,即便是天族,也并非真真高高在上的天人。”

九儿心中暗自庆幸,兰溶月给她上的第一课就是学会看一个人的眼神,眼神反应了一个人内心的反应,眼睛是无法骗人的。

兰慎渂心中忐忑,莫非九儿真与眼神神秘莫测的那些人有关?只是他心中无法确定,毕竟兰溶月太会骗人了,九儿身为兰溶月的贴身侍女,有岂会没有学到几分本事。

兰慎渂沉默了,若九儿是他人安排潜伏的兰溶月身边的,九儿的目的是什么?

莫非与天族寻找的秘密有关。

若九儿不是他人安排在兰溶月身边的人,他就成了傻子,上了兰溶月的第二次当。

第一次他丢了江山。

那么第二次呢?

他能丢的便只有性命了。

许是因为天气太过于眼神,兰慎渂额头冒出一层细汗。

见兰慎渂迟迟不语,九儿神秘一笑,缓缓道,“兰慎渂,你觉得天族该有妄想吗?”

“你什么意思?”迎上九儿的眼神,兰慎渂眉头微蹙,倒是面具道。

“兰慎渂,你是聪明人,再这样下去有意思吗?不过和聪明人合作倒是有趣,三日后,君临阁,我等候你的光临。”兰慎渂退去杀意,九儿收起软剑,正准备飞身离开,突然想起什么,停下脚步继续道,“对了,我不想见那残废,因为我讨厌阴险小人,希望到时候你亲自来。”

语落,兰慎渂只觉得一阵恍惚,回过神来之际,荒寂的院落中再也不见九儿的声影。

地下密道中,九儿靠着墙上,脸色苍白入纸,“张叔,多谢了,今日若不是你,我只怕很难逃脱兰慎渂的追捕。”想到兰慎渂眼底多出的阴霾,九儿可以想象巨变之后,兰慎渂的变化,心中觉得发虚。

“天族一直在寻找灵岛,你是灵主身边的人,我们是自己人,况且灵主早就传信,关键时刻,让我出手。”张懿没想到九儿能与兰慎渂对峙那么久,心中感叹:不愧是灵主身边的人,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是我太高估自己了。”九儿微微低头,若非张懿,今日她能逃脱的机会微乎其微。

“不,你做的很好,只是南耀国早已经是冥殿的天下,正面冲突,我们毫无胜算,先去养伤,三日后务必痊愈出现在兰慎渂面前。”

张懿说完直接扶着九儿从密道离开。

------题外话------

推荐帝歌的新文《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他腹黑算计,装瞎作妖,只为将她带到身边,藏起来,宠一世——方俞生。

婚前,她当他是盲人,婚后,方知他是“狼人”。

本是合作婚姻,为何婚后一年,床上、浴室、客厅,全都是他们的战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