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残忍的计划/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京文王府内,与富丽堂皇的太师府相比清净素雅的文王府简直是天壤之别,走进光鲜亮丽的文王府大门,府内的一切只能用一个差字来形容,除了打算的一尘不染之外,府中的奴仆也才四五人,府邸很小,两个四进院落,前院和后院只有一墙之隔,一前一后两个小花园坐在里面犹如坐井观天,看到这一切九儿心中多了一份冷意。

“九儿,府上简陋,不过好在还算自在,内院的都是自己人,你做什么也无比避忌。”燕京天气炎热,兰悦邀请九儿在一颗大树下坐下,浅笑道。

看着兰悦的笑容,丝毫没有因环境简陋而受到影响,反而十分自在,回头看向正在不远处准备水果的夏侯文仁,九儿嘴角多了一丝难得的笑意,“郡主,如今的你,开心吗?”

“有夫君,有即将出生的孩子,我很开心。”兰悦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感受腹中小家伙不安分的挥舞着小拳头,心中不由得泛起淡淡隐忧,她和夏侯文仁不是没想过离开,只是从踏进燕京的那一刻开始,她便没有机会踏出城门一步了。

兰悦不知道九儿此行究竟有什么任务,但却不敢将自己的难处表现出分毫。

因为九儿的处境比她更加危险。

“你是小姐为数不多在意的人之一,你开心,小姐也会开心的。”

看着兰悦慈爱的模样,九儿忍不住想到了兰溶月,心中暗自对自己问道:小姐有孕两个多月,不知道孕吐的情况加重了没?

夏侯文仁和兰悦招待九儿用过晚膳,九儿便呆在房中调息,不曾踏出房门一步,直到月明星稀,听到脚步声九儿才微微睁开眼睛。

“进来吧。”脚步声在门口停留了许久,九儿眼底多了一抹锐利道。

夏侯文仁深深叹了一口气,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打扰了。”

夏侯文仁进来许久,却不知道该如何再次开口,面对九儿的沉默,夏侯文仁心中忐忑不安,心中不由得暗叹:不愧是兰溶月身边的人,单是这份冷静,便是天下少有。

“有事求我。”想到此刻已经熟睡的兰悦,九儿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夏侯文仁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若非他太过于自信,又岂会被人囚禁起来,对他来说,这燕京就是一个牢笼,毁不掉,挣不脱。

“是,我想求你想办法送她离开。”

夏侯文仁的请求九儿并不惊讶,只是轻轻摇头后回道,“夏侯文仁,你太不了解女人了,兰悦的性子太烈,若我送她独自离开,你死了,她亦不会独活,你还是保不住她,而现在即便是我动用全部的势力,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送你一家三口离开,而且牺牲太大了,恕我办不到。”

九儿直接回绝,她并非铁石心肠,只是此时送夏侯文仁他们离开,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我知道,告辞。”夏侯文仁何尝不清楚直接的立场,想到太师府的势力,夏侯文仁真觉得直接是个井底之蛙,作为南曜国的皇子多年,却从未了解过这个过着奢靡生活却又不怎么干涉朝政的太师府,一切都是他太冒昧了,深深叹了一口气,起身准备离开。

“等等,我只是说现在离开危险太大,并未说我没有办法。”

看向夏侯文仁的模样,九儿心中竟觉得欣慰。

兰悦有一个爱她胜过爱自己生命的男人,真好。

“什么意思?”夏侯文仁不解,回头看向九儿询问道。

“郡主临盆在即,现在送她离开,你考虑过一路上被追杀她能够逃多久,现在有一个办法,但或许有些残忍。”一个下下策的办法,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你说。”

“郡主临盆也就这几日,两日内你找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孩,我想办法给郡主抓一副催生的药,出生时,将两个婴儿交换,我会想办法送你们的孩子离开,我唯一能办到的就是保孩子平安,只有三日的时间,应为三日后我的处境就十分艰难了,而你和郡主要想一家团聚,该如何做,你应该十分清楚。”

被囚禁的自由,要想获得自由,除了逃离之外,唯一的办法就是站在高处,掌控一切,掌控自由。

“容我想想。”

夏侯文仁的心情十分沉重,他该怨九儿的提议残忍吗?

不,眼下的情况,九儿的提议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他该怪,要怪,也只能怪自己的无能。

“药我会准备,我要闭关养伤,别让人来打扰我。”九儿直接下逐客令道。

送一个刚出生的孩子离开,远比送一个大人更麻烦,提出一个催生的计划,无论对那个未出生的孩子还是夏侯文仁和兰悦都是一个十分残忍的提议,可是她实在不想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留在这座城内,时时刻刻都有沦为棋子的可能。

更不想因为这个孩子,兰溶月将来多两个敌人。

她残忍,也需要这份残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