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有信心/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尚云鹏还有亲王和夫人他们陷入一种僵持之中,谁也不相让,谁也不服输。

因为矛盾本来就不可调和,所以大家都不可能让步,僵持自然形成。

夫人自从上次被我气过之后,就再也没有找我谈过话,她知道从我这里得不到什么好话,干脆不理我。

我倒也无所谓,本来我和她之间的观点差别就太大,所以不可能达成共识,也不可能相互妥协,我知道她还在想办法,我也耐心地等着她出招。

只是没想到她新出的一招竟然是让丝诺来劝我,丝诺其实挺漂亮的,因为从小在优渥的环境中长大,虽然时常发嗲,但气质倒也不像饶溪那般俗气。

她坐在我房间的沙发上,我静静地看着她,等她开口。

“你应该知道我的来意思吧?是妈妈让我来的。”丝诺说。

我没有作声,示意她继续说。

“妈妈认为我们两人都是年轻人,也许沟通会更通畅,所以她让我来劝你,让你放弃哥哥。”丝诺说。

我笑,“我的态度已经向夫人说得很清楚了,那就是我不可能会放弃云鹏,云鹏也不可能会放弃我,这件事没得商量,就算是文国的国王陛下亲自来说,我也不会同意的,任何人来说也没用,我不会放弃云鹏。”我说。

丝诺没有说话,玩起了手上的钻戒,那是一个很大的钻戒,我心想你这是在向我炫富么?

“你喜欢钻戒吗?”丝诺突然问。

“?”我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看着她。

“喜欢吗?”她又问。

“你是想要送给我吗?还是想奚落我买不起那样的大钻戒?其实我买得起,真的,我在万华是集团公司的总裁,年薪很高,而且我男朋友是振威的大股东,你们能消费的东西,我们都消费,只是看我们愿不愿意而已。”我说。

丝诺笑了笑,“我没有要和你拼财力的意思,我只是想说,这样的钻戒,戴在我这样养尊处优的柔美手上,那就会显得尊贵不凡,但是如果戴在一只经常干粗活而导致皮肤粗糙的手上,那就会显得非常不自然,所以,什么样的手戴什么样的戒,什么样人配什么样级别的服装,是有讲究的。”

我也笑了笑,“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说,云鹏就是一只大钻戒,而我就是一只粗糙的手,配不上云鹏?”

“你这样理解也可以,我其实倒也没有贬损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说我们应该要找寻适合自己的人,不管是衣服还是配饰,还是身边的人。都要适合才行。”丝诺笑着说。

“你这话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其实仔细分析,却是一派胡言。首先人和人之间是靠感情交往,有时候两个人在一起没有任何的理由,就是感觉对了,就在一起了,这和衣服和配饰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就像你出身名门,是亲王的女儿,那你就会认为你是一个大钻戒了,一定得找一只非常优美的手戴上才行,说白了就是要追求门当户对呗,可是真正门当户对的未必看得上你,你认为你配得上的,人家也许认为你配不上呢,人毕竟是讲感情的,如果把自己当作成一件商品待价而沽,表面上很高贵的样子,但在灵魂上其实卑微之极。”

丝诺想要用戒子的示例来羞辱我,我只能说她是搞错了对象,我不过是轻微反击,她已经气得不行了,我要是说她这个戒子不是亲生的,还是山寨货,恐怕她得气吐血,不过看在她还算客气的份上,我并没有那么尖刻地嘲讽她。

“难怪妈妈说服不了你,你的口才真是不错。”丝诺不甘心地说。

“还好吧,我不嘴笨,因为我以前是做律师的,做律师,话肯定还是要能说得清楚的,不然怎么为当事人辩护。”我笑着说。

“看来我今天如果要想说服你那也是徒劳,因为你压根就听不进别人的话。”丝诺说。

“那倒也不是,如果有理,我还是会听的,但前提是必须要说得有理,对了,你那些拐着弯的门当户对的说法对我和云鹏来说没有用,因为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混混,那时我是一个律师,从职业性质来说,他当时其实还高攀了我,但我们从来没有去计较过对方的过去和身份,我们只是单纯地相爱,不管我们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都不会离开对方。”我说。

丝诺摇头,“你还是非常的固执,难道你看不出目前的形势吗?你和哥哥已经是完全不可能的了,因为你的母亲是囚犯……“

“我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我也不希望别人动不动就拿我母亲来说事,以后请不要再说这件事,我母亲是怎样的人,我最清楚,不需要别人来评判。”我生硬地打断了她的话。

“我没有要评判,我只是提醒你,就因为这一点,你和哥哥就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你再执着也没有用。”丝诺说。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不过我认识云鹏的时候,我妈妈已经在监狱里了,所以他并不计较,而且他还去监狱看过我妈妈,他认为我妈妈是一个好人,不会是一个坏人,我妈妈的事不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只要云鹏不计较就行,其他人计不计较,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我也不想知道,我无所谓。”我说。

“但这事必将会影响到你和哥哥的关系,哥哥不会娶一个囚犯的女儿……”

“好了,不要再说了,你出去吧,我已经厌烦了你们差不多的说辞,我的态度已经很明白了,那就是我不会放弃云鹏。”我说。

“可是哥哥会和我结婚,难道我和他结婚之后,你还会继续守在文国吗?”丝诺突然说。

“什么?你要嫁给云鹏?你不是她妹妹吗?这怎么可以?”我惊叫。

“我和他不是亲兄妹,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所以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从小在王府长大,对王府的情况非常的熟悉,所以爸爸和妈妈认为我如果嫁给了哥哥,那我可以很好地帮她处理王府的事务,我是最合适的人选,可能你对文国的王室不太理解,其实王室内部通婚很正常,很多王子娶的都是表妹表姐,我和哥哥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他娶我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丝诺有些得意,说这些话的时候两眼都在发光,好像已经成为了云鹏的老婆一样。

“可你们毕竟是兄妹相称,这样听起来还是会让外界有乱*伦的猜测。”我忍不住泼了冷水,虽然我知道云鹏不会同意,但我听了这消息还是很气愤。

“不会,文国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亲王女儿不是亲生的,现在我嫁给哥哥,只是亲上加亲,不存在乱*伦的问题,国民都会理解的,我和哥哥的婚礼注定会是世纪婚礼,肯定会成为文国近年来最大的喜事之一。”

丝诺说起这些的时候,一脸的幸福,我却听得一肚子的火。

“亲王和夫人都已经答应了?”我问。

“那当然,不然我也不会乱说的。”丝诺扬了扬头,傲娇地说。

我笑了笑,“你看起来好得意地样子,我相信亲王他们同意了,不过你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云鹏没有同意。只要他不同意,你就没戏。”

“难道我长得不漂亮吗?你怎么知道哥哥看不上我?”丝诺问。

“你挺漂亮的,不过这不是漂亮不漂亮的问题,云鹏喜欢的是我,除了我,他不会娶任何的女人,这是他对我承诺的。”我冷冷地说。

“男人的这样的承诺也算数?是在枕边承诺的吧?”丝诺不怀好意地看着我。

“你是想说男人枕边的承诺不可信么?就凭你这句话,说明你配不上云鹏,你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绝对不是会是那种为了得到女人的身体就会乱承诺的人,他不会随便承诺,一但承诺,他从不反悔,而且一定会做到,他和他的好兄弟凌隽是一样的,他们言出必行,是这个世上不多的真正能做到一诺千金的人。”我说。

“凌隽又是谁?我经常听到哥哥提起,好像哥哥对他很尊重。”丝诺好奇地说。

“是一个脸上有疤但却帅到让人尖叫的男人,是云鹏的生死兄弟,如果有人对付云鹏,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报复,不管这个人是谁。”我实言相告。

“听起来你们的世界很有意思的样子,不过我相信哥哥会答应娶我,因为我比你更有优势,我比你年轻,我又从小接受王室教育,我还是文国土生土长的,我更加熟悉这个国家,我如果嫁给哥哥,那我对他的帮助会很大,他可以在我的帮助之下把事务做得更好。”丝诺说。

“你那是从实用程度来考虑,还是没有逃脱你所谓的戒子理论,但你面对的云鹏,你没见过的倔和他的狠,如果你要是真正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你就不会这么乐观了,因为他根本不可能会答应娶你。”我自信地说。

“现在这件事是由爸爸和妈妈做主,这事由不得他选择。”丝诺说。

我冷笑,“谁能替尚云鹏做选择?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可以替他做选择的人,谁也不能替他作主,尤其是在感情上面。”

“是吗?那咱们走着瞧?”丝诺说。

“不用走着瞧,我现在就已经知道你不会如愿,要是其他的男人我也许没信心,但他是尚云鹏,我绝对的有信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