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要面圣/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我和尚云鹏又一次被叫到了亲王的书房。

这一次夫人也在,我心里在猜测,他们是答应了我的要求呢,还是要准备向尚云鹏下最后的通碟?

“我和夫人已经商量过了,可以答应你们在一起,但是云鹏要答应继承亲王之位,是答应,而不是考虑。”亲王说。

我和尚云鹏相互看了一眼,心想我们的第一步目标终于是达到了,至少尚云鹏暂时不用娶其他的女人了。

“您的意思是说,我必须得马上就要答应继位?您的身体还好,在政坛上您这样大的年纪正是活跃的时候,我现在还年轻,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至少应该学习一段时间再说。”尚云鹏说。

“你要继位,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我掌管着文国王室的财富,我这个位置非常的重要,所以需要国王陛下同意才行,如果国王不同意,那这事就得再议。”亲王说。

“那现在我需要做什么?”尚云鹏问。

“你需要加入文国的国籍,先彻底地变成文国的人,然后才能继位。文国总不能让一个外国人来担任亲王管理王室的资产吧?”亲王说。

“我答应就行了,为什么要这么急?不可以暂缓吗?”尚云鹏说。

“你们先准备一下,明天就入宫向国王陛下说明此事,如果他同意,那接下来就开始办转换国籍的事。”亲王说。

“那我的也要一起转换吗?”我问。

“当然,你以后如果要想成为亲王的夫人,那当然也要变成文国人才行,难道一个婚姻家庭中的夫妻双方分属于不同的国籍么,法律也不允许,你是律师,不可能不知道这其中的道理吧?”亲王说。

我当然是知道的,我只是接受不了要变成外国人的现实。

我心里在想,也不知道通过怎样的渠道才能转换成文国的人?如果我变成文国的国籍,那我在华夏的国籍就自动失效了,我以后要回到万华,我就成了老外了。

“既然我接位还早,而且我们暂时也不急着结婚,那为什么要这么快急着转变国籍?”尚云鹏说。

“因为我们不相信你,既然我们作出了让步,你当然也得让步才行,不然这样僵持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夫人说。

“好,我同意,那濛濛要和我一起入宫见陛下吗?”尚云鹏问。

“当然,到时我们要把你们介绍给国王陛下,但是你们要记住,一定不能透露骆濛的母亲是囚犯的事实,这样会影响到你们的前途。”亲王说。

我心里在想,什么前途?我又不想当什么亲王夫人,我才无所谓什么前途不前途,不过我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并没有当面说出来,这样的话,心里想想也就罢了。

“那我们要如何准备?”尚云鹏问。

“穿戴整齐那是当然的,到时黄总管会让专门的礼仪老师教你们如何穿戴,另外就是好好想想见了国王陛下以后该说些什么?如果他们提起你们在华夏的事,只许说好听的,不许说不好的。”亲王说。

“那我不是要说假话才行?我以前可是混混,这话肯定是不能说的了吧?”尚云鹏说。

“当然不能说了!你要说你在华夏一切生活都还算是正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后来知道自己是文国的人后,一直想回国,只是苦于没有适合机会,这一次回到文国,感觉非常亲切什么的。”夫人说。

“这话也太假了吧?我根本不想呆在这个地方,还要我说感到非常的亲切?我一向不善于说假话,真是太为难我了。”尚云鹏说。

夫人又急得站了起来,“你不要太过份了,我们对你已经是一忍再忍一让再让,你如果要是再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要如何和你们沟通了,本来已经准备让你娶丝诺,你非要娶骆濛,现在丝诺可伤心了,还哭着要出国呢,说是没脸在文国呆下去了。”

“那不都是你们闹出来的,我要和谁结婚的事,你们竟然不问我的意见,直接就定下来了,造成现在的局面,怎么能怪得了我。”尚云鹏说。

“好了,丝诺那边的事我们会去处理,你还是好好准备一下见国王陛下的事吧。到时一定要有礼貌,可不能再像对我们说话一样的无礼了。”夫人说。

“我尽量吧,只要国王对我客气一些,我自然也会对他客气,他要是对我不客气,那我也就没有必要对他客气,他是国王又如何,也只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神。”尚云鹏说。

“你休要胡说八道!这样的话是你可以说的吗?以后不许你再说这样的话!你的身份怎么能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亲王喝道。

我心里暗笑,尚云鹏这混混有时真是搞笑,这样的话就连我也知道是不能说的,他竟然当着亲王和夫人的面说出来了,活该要被斥责。

“好吧,我以后什么也不说就是了,我就当一哑巴好了,什么也不说,那就不会说错话了。”尚云鹏说。

“什么也不说那也不行,如果国王陛下准许了你接任亲王,你还得面对来自全球的记者呢,你以后需要随时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能随便说话,因为你说的话那就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形象,自然要慎言慎行。”亲王说。

尚云鹏叹了口气,“这亲王别说当了,我听了都累,这说话都不能随便说,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是不是官越当越大,反而做事越不能放开手脚做?那还当官干嘛?不如当混混来的自由,看谁要是不顺眼,那上去就给他两拳,多痛快!”

我紧咬嘴唇,不让自己笑出来。

亲王和夫人一心一意要培养尚云鹏作为未来的亲王继承人,却不知道尚云鹏混了那么多年,要想完成这样的角色转换谈何容易?他以前过的是快意恩仇的生活,谁对他好,他就对别人加倍的好,谁对他坏,他也加倍还给别人,现在要他以一个国民表率的形象出现,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太难了。

“你再胡说我就不让你去见国王陛下了,你这样的表现,哪里有一点王室成员的样子?倒像是地痞流氓!”亲王怒道。

“您这话倒是说对了,我以前就是干这个的,所以我属于那种烂泥巴扶不上墙的类型,您花再多的苦心在我身上那几乎都不管用,因为我已经形成这种风格了,要想在短时间内改变过来那几乎就是不可能,不对,是长时间改变过来也不可能,再说了,我看王室也没您说的那么好吧?我就不信王室成中的人个个都是正人君子?我才不信呢。”尚云鹏说。

我扯了扯尚云鹏的衣角,示意他差不多就行了,这才和亲王他们的关系稍微缓和一些,没必要又因为这些话题闹得太僵,这样不好。

“那我们先去准备了,走了。”我看着尚云鹏说。

“这孩子真是长歪了扭不过来了,怎么会是这样?”夫人叹道。

尚云鹏还想争辩几句,我赶紧示意他闭嘴。

“你们先出去吧,再这样闹下去,这人都得让你给闹得崩溃了。”亲王说。

出了亲王的书房,我这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傻笑什么?有什么好开心的?”尚云鹏黑着脸问我。

“没什么啊,就是觉得好玩,你说话完全没有一点王室成员的样子,完全就是一混混作风,我听了那是非常过瘾,但是亲王他们听了就觉得太不成体统。”我笑着说。

“我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人,这么多年就是这样,要我一下子变得文质彬彬,偶尔装一下那也还勉强可以,长期装下去那我肯定受不了。”尚云鹏说。

“我当然知道了,所以我才觉得好玩啊,不过如果我们真的去见国王,你还是得小心一些,你没看那电视剧里演的吗,那国王只要一不高兴,直接就推出去砍喽,你要是被推出去砍了,那我怎么办?”我笑着调侃。

“你说的那是电视剧,现代王室的行为都有法律约束,哪能随便说砍就砍?你以为砍萝卜呢?”尚云鹏说。

“总之我们要小心一些才是,最好不要惹了国王陛下生气,能得到他的支持那就最好了,我们现在已经很麻烦了,可不能再增添新的麻烦了。”我笑着说。

“这话我同意,毕竟我们现在还处于被动,我会自己注意分寸的。如果我哪天变成一个真正的王室成员的样子,那你会不会还喜欢我?你是喜欢我野蛮一些呢,还是文静一些?”尚云鹏问我。

“话说你可以文静得起来么?我怎么从来没有看到你文静过?”我笑着说。

“你的意思是说,我一直都是很一个很粗鲁很野蛮的人了?”尚云鹏说。

“我可没有那么说,不过你确实和文静好像扯不上什么关系吧?你是不是在想,以后要装得文静一些,然后好好地当你的亲王?”我说。

“那倒没有,可是我们现在已经答应了他们,以后我们要是失言,那真是不好意思,对兄弟尚且不能失信,更何况是对我的亲生父母。”尚云鹏皱眉道。

“实在不行,你就当一下这文国的亲王也没什么,大不了你当一阵以后又把位置传给你那个没见过面的弟弟就行了呗。反正这又不是终身制,可以随时让位的嘛。”我说。

尚云鹏想了想,“听起来倒有些道理,只是不知道我那个未见过面的弟弟会是什么样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