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火/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去见文国的国王,其实心里还是很兴奋的。

君主制作为封建社会的产物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慢慢消失,仅剩的王室制度就像历史的活化石一样存在于现代社会,有人说是历史的继承,有着重要的意义,有人说是民主革命不彻底的体现,不管是优是劣,但王室给人的印象就是神秘和尊贵,我这样的俗人有机会去见国王陛下,心里当然还是挺激动的。

精心打扮一番之后,我和尚云鹏上了车,我们坐的车跟在亲王的车辆后面,向皇宫而去。

到了半路,司机却接到通知,掉头回亲王府,国王临时有事,取消了会面。

本来以为可以见到国王了,没想到没能如愿,只好扫兴而归。

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好事一件,至少可以暂时不用那么紧张地准备变更国籍的事了。

只是亲王和夫人的脸色有些难看,应该是因为国王没有接见的原因,所他们很失望。

“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只要国王陛下答应接见,那肯定是要见的,从来没有出现过答应接见后临时改主意的,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夫人说。

我和尚云鹏都不敢说话,只是心里暗乐,心想不见最好,要是见了以后要求我们马上就要变更国籍,那才是大大的不妙。

“我问过宫里的工作人员了,他们也没有细说陛下到底有什么事不见我们,只是说等合适的时机再见,反正也不急于一时,等等也没关系。”亲王说。

“我觉得这事怪怪的,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肯定有问题。”夫人说。

“你别自己吓自己了,没有什么问题,陛下肯定就是临时有事,所以取消了会见,也许明天他又让我们进宫也说不定。”亲王说。

这时总管黄有余走了过来,把电话递给了亲王:“皇宫来的电话,说是请您务必自亲接听。”

亲王拿着电话走到一旁接听,态度非常恭敬。

接完电话走了过来,“宫里的理事来电话说,最近陛下的的行程都安排得很满,但他听说我们找到了鹏儿也非常高兴,特地派各桑和应纳两位亲王过来贺喜,我们要准备一下,迎接两位亲王。”

“各桑和应纳要亲自过来吗?”夫人说。

“是的,他们要亲自过来,还说很快就到,我们准备一下迎接他们两位。虽然我和他们同为亲王,但毕竟他们和国王陛下是有血缘关系的,我们要表示我们的尊重才行。”亲王说。

我在旁边听明白了,原来是另外的两个亲王要来拜访,不是国王,只是那另外的两个亲王和国王陛下是亲戚,现在是代表国王来的,所以黄亲王要隆重招待一下。

从外界来看黄亲王和他们都是属于一个等级,而且黄亲王还负责着文国王室的资产管理,影响力当然要比另外的两个亲王要大得多,但从黄亲王的角度来看,他毕竟只是一个异姓亲王,因为和正统王室没有血缘关系,其实他和文国其他王室成员之间还是有不可避免的疏离感。

这种疏离感还给他带来某种焦虑,怕失去位置的焦虑。

本来就是要准备去见国王陛下的,我们的衣着打扮什么的都已经很好,个个都是衣冠楚楚,倒也没必再怎么准备,只是夫人再三叮嘱,一会和两位亲王见面的时候,一定要少说话,而且最好不要透露以前的事。

下午的时候,两位亲王来了。

黄亲王和夫人带着我们出府迎接,两位亲王都是乘坐顶级豪车而来,随从侍卫一大群,排场很大。

各桑亲王年纪大约五十多岁,穿着文国传统的服饰,留着小胡子,看起来比较憨厚,应纳亲王则是一身西服,年纪又比各桑亲王要年轻了几岁,也留着小胡子,头上还戴了一顶黑色的礼貌,他的形象比较好,看起来很有贵族范,就是眼神比较冷,一身的傲气。

双方用马来语寒喧,在文国的这段时间里,我学会了一些简单的马来语,但他们说得太快,我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我和尚云鹏两人像瓜似的只是陪笑,因为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我们自然也不敢插嘴,就算说话,如果那两个亲王不懂华语的话,那也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

这时两个亲王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知道必须得打招呼了,赶紧用我练习了几十遍的一句马来语问好:“您好,尊贵的亲王殿下。”

应纳亲王看看着我嘀嘀咕咕又对着我说了一串马来语,我完全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我只是听到一个词语,那就是‘漂亮’,我自恋地认为,他应该是在夸我漂亮。

既然听不懂,那当然不能回答,只是尽量得体地微笑,笑是这个世上最好的表情,不管别人对你说什么,只要微笑,那准没错。

“亲王问你,对文国的生活习惯是不是习惯?”夫人在旁边翻译。

“还好,谢谢亲王关心。”我赶紧回答。

“原来你不会说马来语,那英语如何?”应纳亲王忽然改用英语问我。他的英语说得不错,应该是有在国外留学的经历。

“还行,能勉强交流。”我改用英语说。

“那就好,那我们改用英语交流。”应纳亲王说。

说着他走到尚云鹏的面前:“你就是黄亲王新找到的儿子,未来的亲王接任者?”

我知道尚云鹏不懂英语,赶紧给他翻译了一下。

“是的,亲王。”尚云鹏简单回答。

应纳亲王看了看尚云鹏,又看了看我,没有再说什么,跟着黄亲王向王府里走去。

亲王他们落座之后,我和尚云鹏却不敢做,只是在旁边候着,因为我们的级别不够,除非他们让我们坐,我们才能坐下。

“让他们都坐下吧。”

说话话的是各桑亲王,我听懂了他说什么,是因为他用华语说的,他竟然会说华语,虽然发音不是很标准,但能清楚地听懂他在说什么。

我心想既然会说华语,那为什么不早点说华语好了,还让我和尚云鹏猜了半天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我和尚云鹏谢过之后,也在一旁边坐下。

“恭喜黄亲王找到自己的儿子,国王陛下也非常高兴听到这个消息。”各桑说。

“谢谢陛下记挂,本来是要带他们进宫去拜见陛下的,但走到中途的时候被临时通知回来了。”黄亲王说。

“国王陛下有事,暂时没有时间见您的儿子,陛下让我们来,是要黄亲王核实几个问题。”各桑说。

“各桑亲王请说,什么样的问题?”黄亲王问。

“陛下听说您的儿子在华夏生活并没有接受良好的教育,而是混迹于市井之间,不知道这个传言是真是假?”各桑问。

黄亲王的的脸色一变,这恐怕是他最担心的问题了,真是越担心什么就来什么,他最怕人家问尚云鹏的过去,可是该来的还是来了,还是没有逃掉。

“这个……”

“这是国王陛下让我问的,所以请黄亲王务必如实回答,因为这关系到文国的国体。”各桑说。

这个各桑表面上看起来憨厚,但一开口质问,就显得凶狠起来,还真是咬人的狗不叫。不管什么样的事,只要扯到一个国家的国体,那这件事就比较麻烦了,国体的事是大事,绝对是马虎不得的。

“两位亲王也知道,鹏儿他自由被坏人掳走,生于什么样的环境之中。他和我们都做不了主,家门不幸,真是让人惭愧。”黄亲王说。

“听黄亲王这话,那传言就是真的了。你儿子果然在华夏是流氓混混,黄亲王竟然还有让他继位的意思,如果文国管理王室资产的亲王成了一个混混,那岂不是让国民笑话,让友邦笑话?”各桑咄咄逼人。

“自古英雄不问出处,各桑亲王这话说得真是让人莫名其妙,不过是一个传言而已,各桑亲王就要用来羞辱家父?华夏历史上很多出身贫贱的人最后也成为王侯,难道各桑亲王没有听说过吗?只凭一个人过去的经历来判断一个人的品行,那是不是太简单粗暴了?亲王如此浅薄无礼,难道就不怕影响文国的国体?让我这样的晚辈笑话?”尚云鹏冷冷地说。

“你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黄亲王赶紧喝道。

“他说的是我的事,我凭什么不能说话,一来就批评我,我和他又不熟,在我面前装什么王爷,在别人面前他是王,在我眼里他就一不讲道理还自以为是的小人。”尚云鹏激烈反驳。

尚混混自从到文国以来,处处受制约,心里早就憋了一股火,黄亲王和夫人是他亲生父母,他不好意思太过激烈反抗,现在来了一个无亲无故的各桑对他指手划脚,他那一肚子的火正好发泄一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