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变卦/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云鹏如此无礼,急得黄亲王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而各桑则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果然很没教养,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黄亲王,你这儿子要是接任你的位置,那将是文国的耻辱!”各桑说。

“你才是耻辱!我好好的哪里就招惹你了?我以前压根就不认识你,怎么就能成为你的耻辱了,我什么样关你什么事,你算老几……”

“闭嘴!”黄亲王已经气得不行了。

我扯了扯尚云鹏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再说了,这样下去,只会让情况越复杂。

应纳亲王摸了摸小胡子,嘴角竟有一些笑意,他好像倒是不太关心尚云鹏的表现,他只是一副看大戏的样子。

“对不起两位亲王了,鹏儿他长期一个人漂泊在外,不懂文国的礼数,说话没有分寸,请两位务必见谅,我以后会严加管教,肯定会让他变好。”黄亲王说。

“我倒觉得他很有意思,一身傲骨,不拘小节,还隐约有侠士之风。”应纳亲王用英语说。

因为是用英语说,我就听明白了。

尚云鹏听不明白,我小声给他翻译了一下。

“好了,我就直接说来意吧,国王陛下的意思很明确,你的儿子暂时不能接任,如果他实在是要接任,那也要等他把一些恶习改过之后才能接任,国王陛下的意思是,让他到日本学习一段时间,之所以要到日本学习,一是日本也有王室,可以学习王室的一些管理方法,另一方面就是日本的科技比较发达,教育也比较先进,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各桑说。

“我不同意!凭什么呀?我不做这亲王就是了,凭什么让我去日本?我又不会说日本话,我连英语都不会,去那里怎么学习?有什么好学的?我不去!”尚云鹏一听就急了。

我一听心里其实也急了,他们竟然要让云鹏到日本去学习,这怎么能行?云鹏一点语言基础没有,到日本确实什么也学不了,去那鬼地方干嘛?

“这是陛下的意思,如果黄亲王要让他继位,那你最好还是对他严加管教,让他成为一个优秀的人,这样才有可能让他接任,不然我们王室的所有成员都会一致反对他接任亲王之位,文国王室的尊严当然不能毁在一个没教养的小子手上。”各桑说。

“你才没教养呢!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你们这些装得冠冕堂皇的人!表面上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其实心里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你回去复命就说我不同意去,随便怎么样都行,我根本就无所谓。”尚云鹏说。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赶紧小声制止他。

“你是我见过王室中最没教养的人,对了,幸亏你还不是王室的成员,如果你是,那真是我们王室最大的耻辱。”各桑说。

“如果我成了和你一样的人,我也认为那是我最大的耻辱!你不就是出身好一些么?除了这个之外,你还有什么值得炫耀的资本?你懂什么?你说我没教养,我需要学习,除了那些装腔作势的话,你会的我都会,我会的你肯定不会!除了说假话和空话,我什么也不比你差,你算老几?敢在这里对我指手划脚,这也就是在文国,要是在华夏,我直接给你两嘴巴,看你还聒噪!”尚云鹏骂道。

各桑被气得不行,指着尚云鹏说不出话来,应纳走到他旁边,用马来语说了两句,虽然我听不懂,但猜想应该是在劝解他。

在应纳的劝解之下,各桑这才愤愤地离开了黄亲王府。

我们送到门口,黄亲王和夫人不断地致歉,黄亲王他们越是谦恭,各桑越是傲慢。正如尚云鹏所说,这也就是在文国,要是在万华,尚云鹏肯定早就冲了上去,两拳就将那厮打倒在地了。

送走各桑和应纳,我和尚云鹏都知道接下来他是要该挨训的时候了,今天他倒是出气爽了,但影响确实很不好,而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国王陛下的意思是让他到日本学习,不然他就没办法接任亲王之位。

这个国家最大的当然就是国王陛下了,他现在发话了,那当然得听他的,不然我们就会很麻烦,不仅仅是我和尚云鹏麻烦,连黄亲王和夫人都会很麻烦。

亲王和夫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气氛变得很凝重,亲王和夫人都不说话,我和尚云鹏更不敢说话。

“对不起,我想我今天是有些冲动了,我就是这样子,以前我就是这样混过来的,所以对于礼仪什么的我都不太计较,让你们为难了。”

还好,尚云鹏这一次还主动认错,真是难得,在我的印象中,好像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主动认过错。

“算了,都这样了,两位亲王来,那就是来传话的,传的内容就是陛下暂时不同意考虑让你接位的事,而且要让你到日本去学习经济管理。”黄亲王说。

“我不去!我语言都不通,能学到什么东西?这分明就是有意针对我嘛,不让接任亲王就算了呗,反正我也不想接任。”尚云鹏说。

“你们在文国有其他的朋友吗?”黄亲王忽然问。

“没有。”我和尚云鹏同时答道。

“那为什么你们的事国王陛下会知道?而且好像知道得还很清楚,很明显陛下不是临时有事取消会见,而是知道了一些事情,所以不想见我们。”黄亲王说。

“您是怀疑我们向陛下通风报信?这太荒唐了,我们在文国根本不认识其他的人,唯一认识的人就只是哈吉部长,哈吉部长是您的至交,当然是听您的,又怎么可能会替我们传消息?而且我们也没有必要那样做啊,把我们自己的名声搞坏,那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一点好处都没有嘛。”尚云鹏说。

“是啊,请您相信我们,我们真的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我们在华夏的事情,您一直叮嘱我们不能对外说过去的事,我们哪敢说呀,再说了,我们天天在王府里,就算是我们想说,那也没有机会说的。”我也赶紧说。

“我当然是相信你们的,所以我才觉得很奇怪啊,我们要去见陛下,要说明我找到儿子的事,陛下也答应接见了,怎么忽然间就变卦了?不但不见,还要传出指示,要让鹏儿去日本学习,这到底是为什么?陛下到底听到了什么?他又是听谁说的?”黄亲王说。

“会不会是哈吉说的?哈吉是有机会见到陛下的,会不会是他向部长说了什么?”夫人说。

黄亲王摇头:“应该是不可能,哈吉和我多年的至交,亲如兄弟,他又怎么会在我背后说坏话?如果他要那样做,那他在见到鹏儿后完全可以不用告诉我,装不知情就行了,又干嘛要想办法让我和鹏儿相认?肯定不是他说的。”

“那就太奇怪了,鹏儿他们在文国无亲无故的,也没什么熟人,也没人认识他,又怎么会有人了解他们的底细呢,而且好像还了解得很清楚?不然国王陛下也不会临时改变主意不见我们。肯定是有人在背后说坏话了,这人会是谁?”夫人说。

黄亲王摇了摇头:“我想不出来,我想不出来会有谁知道鹏儿他们在华夏的底细,现在透底的人是谁反而不重要了,我们现在商量的是如何应对目前的情况?现在陛下要求让鹏儿先到日本学习经济,如果鹏儿不去,那我们如何向陛下交待?”

“鹏儿好不容易回到身边了,哪能又离开呢?鹏儿在华夏就是当的董事长,自然是懂经济的,又何必要到日本去学习呢?日本经济迷失二十年,现在还没有喘过气来,有什么好学的?要学习经济,那不是应该是到哈佛牛津去学吗?怎么偏就要到日本去学?”夫人说。

夫人虽然平时对我们凶,但这时她就体现一个母亲疼爱儿子的本色了,她当然也是反对云鹏去日本的,因为这意味着她又要和才相聚不久的儿子分开了。

“我当然也不愿意让鹏儿去的,问题是如果鹏儿不去,那我们应该如何向陛下交待?如果不按陛下的意思去做,那以后鹏儿想要接位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了,不仅如此,我在王室中也会处于很尴尬的地位,这个国家国王陛下最大,我们却和他的意思相违,以后如何立足?”亲王说。

他说的全是事实,这的确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那你的意思是说,鹏儿必须要去日本了?因为我们根本不能违了陛下的意思。”夫人说。

“在这个国家我们可以得罪任何人,但肯定是不能得罪陛下的,他现在都这样决定了,那我们只有听他的话,肯定不能违了他的意思。”亲王说。

“可是我现在是华夏国籍,我不能直接从文国去日本吧?这也不符合相关规定。”尚云鹏说。

“既然是陛下的意思,他自然有办法帮你解决这个问题,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你就准备一下吧,去日本呆一段时间,到时我就说我的身体不好,找个机会让你回来就行了,我当然也不会让你在那里呆的时间太久。”亲王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