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要去一起去/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我真的不想去,文国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一个陌生的国家,现在还要让我去另外一个更陌生的国家,这是不是太过份了?就因为我是你们的儿子,所以就要遭这些罪么?”尚云鹏说。

“现在不是我们同不同意的问题,也不是你想不想去的问题,现在的关键是你必须要去,不然我们没办法向陛下交待。”亲王说。

“他是你的陛下,不是我的陛下,他是文国的国君,但他却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凭什么要听他的?”尚云鹏大声道。

“就是,凭什么要听他的,我们一踏进文国,就变得像囚犯一样的,都快要让人窒息了!现在好了,在文国当囚犯还不够,还要让云鹏去日本,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云鹏,咱不干了,反正我不要你去日本。”我也憋不住了。

“就是,不干了,谁爱去谁去吧,反正我是不去了,我去那地方干嘛?人生地不熟,语言还不通,我不去!”

尚云鹏在我的鼓动之下,情绪也激动起来。

“可是你得替我们作想一下吧?现在陛下都已经把他的意思说得很最明白了,你现在要是不去,那就不是你在抗命,而是我在抗命了,这样以后我还如何在文国立足?”亲王说。

“我忽然觉得,这或许就是有人想要让亲王您为难!这肯定是别人给陛下出的主意,云鹏好不容易见到了你们,现在却马上又要让他离开,这种做法本来就很残忍,那背后搞鬼的人就知道你们会很为难,所以才出这样的难题。”我说。

亲王点了点头,“我也觉得这事就是针对我而来,但是奇怪的是那个人是怎么知道你们在华夏的底细的?到底是谁说出去的?他又有什么样的目的?”

“这个我想不明白,但是亲王您想啊,现在既然对方想要让您把云鹏送去日本,您当然不能按他的意思去做了,如果对方想要您做什么您就做了什么,那不是正好如了对方的意了吗?这样不是太便宜他了?而且显得您很没本事,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我开始煽火。

“就是,您好歹也是堂堂的文国亲王,您一直强调您在文国的地位非常的尊贵,可是您自己的儿子的事都作不了主,那您还谈什么尊贵,简直就是一点自主权都没有嘛,这样别人也会认为你软弱,以后会得寸进尺的。”尚云鹏也跟着说。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你们也不用说这些话来激我,我当然也不想让别人牵着鼻子走的,可是我们现在要面的人不是别人,是文国的君王,我们如果抗命,那我以后如何面对国王陛下?”亲王无奈地说。

“我就说当亲王没什么意思,现在看来果然如此,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自己家里的事都作不了主,那还当这什么破亲王干嘛?真是够了!”尚云鹏开始暴怒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那还不是你!你要是学好,那就不会有把柄在别人的手里了。现在搞得左右为难,你竟然还说这样的话。”夫人骂道。

我以为尚云鹏要反驳,让我意外的是,他竟没有说话。

“云鹏从小孤苦无依,能活下来就已经是万幸,夫人何必还要说这样的话?云鹏以前受过的苦,他从来也没有埋怨过,现在夫人却来怪他以前做的事?以前他当混混的时候,你们都当他死了,现在找到他了,却又觉得他的过去影响到了你们的面子,这倒真是有趣得很,既然你们嫌弃他是混混出身,那为什么要强制他留下来?为什么不放我们回去?你们现在只要放我们回去,我们还是华夏公民,文国的王室也好,陛下也好,在我们眼里根本就什么都不是,我们根本不用看他的脸色行事。”

我本来是不想说话的,只是这夫人说话实在是太过份。现在谁都是一肚子火,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你又来教训我?要不是你死活不放手,那也许丝诺就和鹏儿成亲了,也许也没有这么多的事了,我估计陛下不让鹏儿接位,要让他去日本,恐怕对你这个囚犯的女儿不满意也是主要的原因!”夫人马上针对了我。

“行,如果你们真是认为是我连累了云鹏,那我回华夏好了!我受够了,不想再伺候了。”我也火了。

“你回去了那我怎么办?我要你和我一起去日本。”尚云鹏说。

我倒真没想到尚云鹏竟然会这么说,没想到他竟然真的答应要去日本。

“你疯了么,我们去日本干嘛?我也不会日语,我也不喜欢那里,我才不要去。凭什么他们让你去哪儿你就得去哪儿?”我说。

尚云鹏没有说话,他应该是不想解释。

其实就算是他不解释,我也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是不想让亲王和夫人为难。

亲王和夫人不管怎么说也是给他生命的人,他当然不希望因为他的事而让亲王在王室中为难,在这样君主制的国家,不管你是亲王还是什么王,都得听国王的,亲王的尊荣也是建立在王室的基础上,如果国王都对你有意见,那肯定是没办法在王室里混下去的。

人在江湖有身不由己的时候,人在王室也一样会身不由己,人生本来就充满无奈,就算是尊贵的黄亲王也一样会有为难的时候。

“好吧,我知道你是不想让亲王为难,那我追随你,我陪你去日本。”我说。

“真的?我就知道濛濛最好了,那我们就一起去好了,只要你在身边,去哪里我也不觉得远,别说是去日本,就算是把我流放到非洲,我也不怕。”尚云鹏激动地拉着我的手说。

我赶紧甩开他的手,示意他亲王和夫人还在旁边看着呢,可不能做得太过份了。

“这也是你们自己想法,陛下同不同意还不一定呢,陛下只是说了让云鹏去日本学习经济,可没说他可以带着其他人一起去。”夫人说。

“如果濛濛不能和我一起去,那我就不去!我为你们作想,你们也应该替我作想一下,我和濛濛是一起来的,当然得一起去。我和她是不能分开的。”尚云鹏说。

“那好吧,我个人是同意的,但这件事还得听听陛下的意见,如果陛下同意,那你们就一起去日本,如果不同意,那就没办法了。”亲王说。

“如果他不同意,那就放我回华夏好了,然后我自己从华夏去日本看云鹏也一样。”我说。

“行,我会向陛下请求这件事,至于陛下能不能答应,我也不知道,但愿能答应吧,你们一起日本学习一段时间回来,你们过去的事情也就慢慢淡过去了,到时就不会再有人提起了,这样也好。”亲王说。

“我相信国王陛下会同意的,濛濛和我去日本,可以照顾我的生活,不会给我带来任何不利的影响,这样我也能安心学习,不是更好?除非他有什么其他的居心,如果只是单纯地想让我去日本学习,我相信他肯定会答应这个条件。”尚云鹏说。

“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定论,那就不要乱说话,以后你得改改你张口乱说话的脾气!你现在是文国王室的成员,应该有一点王子的样子,说话之前应该多想想后果,不要张口就来,你看你把各桑都气成什么样了?他可是正宗的王室血亲,你这样对他,以后你当了亲王,他要是处处针对你,那你也会很难受的。”亲王说。

“我才不怕他呢,您一直把自己当成文国王室的一员,但在我看来,他们却并没有把你当成自己人,明显有排斥你的意思,所以不管你如何做得好,他们对你都会有说词。”尚云鹏说。

其实我完全赞成尚云鹏的说法,虽然黄亲王在文国亲王中地位比较高,但我认为只是因为他掌管着文国王室资产的管理的这个重要任务,所以才显得重要,如果不是他在做这件工作,恐怕他的地位就未必会有多高。

王室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一种体制,黄亲王作为一个华夏人,因为祖辈赞助现今的王室夺得政权而谋得亲王之位,可毕竟那已经是两代以前的事,恩情这种东西,一代两代也许还能铭记,到了第三代还能记得的恐怕就很少了,就算记得,那已经淡薄了许多。

在黄亲王自己看来,也许他的地位无可取代,但也许在别人看来,他的地位不过是历史赋予他的,他的前辈对文国王室有恩,所以享王室尊荣,但现今的王室成员眼里,到底把黄亲王当成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这却不好说。

所以我认为黄亲王有一种焦虑那绝对是存在的,他肯定也感觉到了他和其他王室成员之间的疏离,他想要修补这种疏离的关系,他希望他能真正融入文国王室所以他必须要对文国的国王言听计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