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走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了乐乐的相陪,感觉日子倒也没有过得那么煎熬了。

乐乐在文国通商部官员的陪同下四处考察,她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我得按凌隽说的那样不能让人对我有下手的机会。

第三天,凌隽打了电话过来。

“我和秋荻商量过了,还是不要轻易用外交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我问了很多朋友,终于找到一些关系,我准备不让你直接从文国出境,你转道菲国,我会亲自到菲国来接你,美濠有一个华裔股东就定居菲国,他在菲国华人圈很有影响力,他可以帮忙。现在我们不适合与文国的势力对抗,不想激化矛盾,因为……”

说到这里凌隽突然停住了没有再说下去。

“因为什么?”我忍不住问。

“没什么,总之你听我的就行了,你就在酒店住下哪里也不要去,我的朋友是做菲国与文国的两国之间贸易的,他会到酒店来接你,他会说是凌隽来让他来的,你问他我手机尾号的后四位是多少,他会有意把最后的两个数顺序颠倒,如果全说对的,那反而不是我的人,记住了啊。”凌隽说。

“嗯,我记住了,我是不要坐船到菲国,然后从菲国就可以直接回万华了?”我问。

“是的,我本来是想到文国来接你,但我担心我来会被扣,他们倒也不敢把我怎么样,但如果耽误时间那总是不好的,所以就只有辛苦你一下转道菲国了,文国到菲国不远,很快就能到达,你不要争躁。”凌隽说。

“我知道了,谢谢隽哥了。”我说。

“自家人就别说客气话了,先到菲国再说吧,记住了,来接你的人会把我手机号最后两位顺序说错,如果说对了,你就不能跟他走,知道吧?”凌隽又叮嘱。

“我记住了,会把最后两位说错,我记清楚了呢。”我应道。

“嗯,那就好,先这样了,替我问乐乐好。”凌隽说。

“好的。”我应道。

*****************

又等了一天,还真是有人到酒店来找我了。来人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皮肤比尚云鹏还黑,是一个混血儿,长得挺精神的。

“您好,请问您就是骆濛小姐吗?”他的华语说得相当的标准。

“我是,请问您是?”我警惕地问。

“我是凌隽让我来的,请骆小姐跟我走。我叫吴峰。”对方说。

“凌先生的手机号是多少,您能告知吗?”我直接问道。

他把凌隽的手号机说了一遍,果然把最后两位的顺序有意说错了。

我这才落下心来,向他伸出手,“谢谢你了,吴先生。”

他拿出手机打了电话,通了以后递给我,“你再确认一下吧。”

我接过电话,电话里是凌隽的声音:“濛濛,他是阿峰,是我的朋友没错,你跟他走,到了菲国,我会让人来接你。”

我心里一阵激动,终于可以走了!

乐乐走过来拥抱我,“你先回去,过一阵我到万华来看你,见到秋荻姐,请务必向她说声对不起,我爸以前做的事对不起他们了,但那不是我的本意。”

“秋荻姐从来也没有怪过你,你不要想太多了,我们万华见,到时再一起喝酒,喝到醉。”我说。

“好啊,我们万华见。”乐乐说。

告别乐乐,出了酒店上了吴峰开来的车,向码头而去。

吴峰要我上的船,是一艘货轮。

“对不起了骆小姐,只能委屈你扮成船上的工作人员了,暂时忍耐一下,到了菲国就好了。”吴峰说。

“我没事,只是这样就不会被查了吗?要是有人查证件那怎么办?”我问。

“没事的,菲国和文国很近,海上贸易频繁,每天都有大量的货船来往于两国,文国相关部门不可能每一艘都会细查,就算查到我的船上也没关系,我能应付得过来,我们在文国也认识一些人的,不然怎么能在这里这里做生意啊。”吴峰说。

他这样一说我就放心了,凌隽既然能委托他来帮忙,那自然是信得过的人,凌隽那样的人肯定不会轻易相信谁的,既然凌隽能相信他,我也可以相信。

晚上天黑时,船终于启航,我终于可以可以离开困了两周的文国了,心里一阵轻松。

“骆小姐,你是凌隽的妹妹吗?”吴峰问我。

我想了想了,“算是吧,他的好兄弟是我的男朋友,我和他老婆也是好姐妹,我们的关系很好。”

“难怪凌隽对你这么关心呢。”吴峰说。

“吴先生和隽哥又是什么关系呢?竟然能找到你来帮忙。”我说。

“我是美濠的一个小股东,在股东大会上见过凌隽,我自己也有打理自己的公司,我和凌先生挺合得来的,我是混血儿,父亲是华夏人,母亲是菲国人,我母亲又是菲国的混血儿,所以我的基因比较复杂。”吴峰笑道。

“据说混血儿是最聪明的了,看得出来吴先生也很聪明啊。”我笑着说。

“骆小姐过奖了,凌先生才聪明呢,他能隔这么远还能遥控我。”吴峰说。

“什么意思?”我不禁好奇。

“你不知道?”吴峰问。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是隽哥的好朋友,是他让你来帮我的。”我实话实说。

“骆小姐,你说一个单身女子,要是在这船上我要是对你怎么样,那你如何能逃脱?你这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也不灵。”吴峰说。

我瞬间紧张起来,心想隽哥不会所托非人吧?他说的倒也没错,他要是在这船上对我怎么样,那我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有任他宰割的份了。

“你不要紧张,我是假设而已,所以说这就是凌隽的高明之处了。”吴峰说。

“吴先生,你这玩笑开得也太吓人了,你可不要吓我,隽哥相信你,我这才跟着你走的,我一个女子被困异乡,已经挺可怜了,你可不能欺负我。”我假装镇定。

“你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又不是坏人,我只是说凌隽想得周到。”吴峰说。

我看着他,有些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也不明白他说凌隽想得周到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虽然在菲国和文国两国之间做生意,但我的家人都在万华,因为我想让他们在华夏接收更好的教育,菲国常常会有一些针对华人的过激行动,所以我不放心我的老婆孩子在菲国,他们就长期生活在万华,凌先生也很照顾我老婆孩子。”吴峰说。

我静静听着没有插话,因为我还是没明白他们说什么。

“昨天我老婆和孩子突然被凌先生请去做客了,然后凌先生就请我帮忙把你带到菲国去,你说他聪明不聪明?你说我在船上敢对你怎么样吗?”吴峰笑道。

我也笑笑,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

凌隽想到找吴峰帮忙,但又怕吴峰有其他想法,于是凌隽把吴峰的老婆和孩子控制起来了,条件就是要吴峰安全把我送到菲国,这一路上不能有任何歪想法。

凌隽还真是聪明,所有可能发生的危险他都提前作好预警,虽然他和吴峰是朋友,但他并不能完全相信吴峰,江湖上有一句话说的是,朋友就是用来出卖的。

“真是抱歉,不过隽哥是一个很好的人,他这样做是不得已而为之,希望你能原谅。”我说。

“我并不怪他啊,你是一个单身大美女,很容易让人动邪念的,凌隽这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啊,这是他想得周到,我不会认为他很卑鄙,这件事办成,他会给我很大的好处,他把我老婆孩子请去做客,只是为了保护你,这没什么的,我不但不怪他,而且还得佩服他想得周到。”吴峰说。

他话虽然此说,但我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凌隽用了这种手段,那也真是实在是没办法了,不然他不会这样对自己的朋友。

“谢谢吴先生体谅,隽哥这都是为了我,真是抱歉。”我说。

“没关系的,他隔得那么远,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就把一个单身女子交给一个男人,那反而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他又不会伤害我老婆孩子,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吴峰说。

看来他还真是一个豁达的人,看得挺开,我这才心安了一些。

**************

到达菲国之后,这里又是另一番光景,菲国曾经被很多人国家殖民过,在这里留下了不同的文化痕迹,因为很多的外国人曾经统治过这里,所以混血儿满街都是,这里的文化非常开放,走在首都的大街上,随处都能听到卡啦OK的声音,处处弥漫着一种及时行乐的气息。华夏人只在周末或夜晚才去唱K,但菲国人不一样,他们白天也唱,而且唱得很大声。

凌隽打电话来说,让我稍等几天,他们正在办理来菲国的手续,然后会接我一起回华夏,虽然我恨不得马上飞回华夏,但我知道这事急不来,只有耐心等待了。吴峰将我安排到极好的酒店住下,没事的时候还带我逛逛,时间倒了不难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