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求助/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上一直睡不着,打了尚云鹏的电话,还是一直无法接通。

已经三天没有和他联络上了,我心里其实挺着急的,不过他刚到日本,肯定很多东西都还得慢慢安顿下来,短时间联系不上倒也没事,他是亲王的儿子,到了日本肯定会得到特殊照顾,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因为晚上睡不着,加上白天也没什么事,我很晚才起床,刚洗漱完毕,这时有人敲门。

我以为是吴峰来了,打开房间门,竟然看到了凌隽,后面跟着吴峰。

这是真的看到亲人了,我眼泪又下来了。

“别哭啊,这不安全了么,还哭什么呀?”凌隽笑着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忍不住,眼泪不争气地哗哗直淌,怎么也止不住。

凌隽递过来纸巾,“不哭了啊,要是让云鹏知道你哭成这样,还以为我们欺负你了呢。”

我这才努力让自己调整了情绪,让自己忍住了哭。

“对不起啊,我太激动了。”我有些不好意思。

“你把在文国的情况详细地给我说一遍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凌隽说。

我这又把从进入文国开始,然后在亲王府发生的种种事情都详细地说了一遍给凌隽听。

“限制出境这种事,要很大的影响力才能做得到的,我还是想不到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但这人肯定不是针对你,是针对云鹏或者亲王。”凌隽说。

“我也认为我只是个小人物,不可能有机会得罪那种大人物,他们肯定就是针对云鹏来的,也有可能是针对亲王来的,是不是还有可能是针对你来的?”我说。

凌隽想了想,“这一次应该不关我的事,我倒认为针对亲王可能比较大,如果他们把你留在文国,最后这事引发外交风波的话,那受影响最大的当然还是亲王和云鹏了,如果云鹏的女朋友引起了很大的风波,那他以后要想接任亲王就很难了。”

“我现在联系不上云鹏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我有些担心他。”我说。

“我也联系不上,那天我跟你说的话没说完,就是不想让你太担心,我觉得文国的国王让云鹏去日本是个阴谋,是为了流放他,就是不想让他继亲王的位。”凌隽说。

“其实我也有这样的想法,云鹏在经营管理方面已经很出色了,根本没有必要去学习什么经济,他不懂日语,要想学会基础语言都需要很长时间,又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能学习好经济,这分明就是一个借口。”我说。

“可是亲王为什么不察觉呢?就这样让人家把他的了孩子给骗到文国去了?他还好好地配合人家?”凌隽说。

“我看他也是身不由己啊,他只是亲王而已,他上面还有国王呢,他只是一个异性亲王,他总不能和国王陛下对着来,这样他以后要想在文国立足恐怕也很难的。”我说。

凌隽点头:“你说得没错,不过我认为云鹏没事,他的生存能力极强,现在又是亲王的儿子,就算是那些人不想让他接任亲王的位置,那也不会伤害他的性命,如果把文国亲王的儿子杀了,那可是大事,既然亲王管理着文国王室的资产,那他在文国还是有话语权的,那些人也不敢太过激怒他。”

“希望如此吧,但我还是很担心他,他脾气倔,在文国不发火那是因为亲王是他的亲生父亲,但在其也人面前,我真担心他会压不住火。”我说。

“这你放心,云鹏虽然有血性,但却并不鲁莽,他是有足够理智的,他会保护好自己,我相信他会安全回来。”凌隽说。

*****************

我和凌隽来到了华夏驻菲使馆。

忽然就有了回家的感觉,不管在哪个国家,使馆的范围内,是拥有主权的,进入使馆,就像进了华夏国。

使馆的高级秘书刘莹女士接待了我们,她四十来岁的样子,穿着一身职业装,头发盘起,几乎没怎么化妆,处于半素颜状态,但很漂亮。

“刘秘书,打扰您了,我是之前打过电话的凌隽。这是骆濛。”

“客气了,两位快请坐,我也是久闻凌先生大名,美濠在亚洲商界有名的大财团,也是我们所有华人的骄傲,都是华夏同胞,能帮忙的我们一定会尽力。”刘莹说。

“你把具体情况向刘秘书说一下吧,她应该能帮到我们。”凌隽说。

“是这样,我是和我男朋友到文国考察投资的,但后来我男朋友却被确认为文国亲王的儿子,他们要逼他接位,但我男朋友不想接位,他们就限制我们出境,后来又让我男朋友去了日本,我则被困在文国,不让我回国,没有办法,我只好乘坐货轮来到了菲国,严格来说,我这是非法入境,如果被警察抓到,那我恐怕还有大麻烦,所以请刘小姐务必帮忙。”我简单地说了情况。

“你这情况确实还挺复杂的,不过你既然来到了使馆,我们肯定就会为你提供必要的帮助,我会请国内的同事确认你的身份,然后由我这边向菲方提供相关的证明,让你平安离境,至于文国那边你不用担心,你现在的身份还是华夏公民,我们有义务保证每个海外同胞的安全,你在文国时如果向当地使馆求助,我相信他们也会帮助你的。”刘莹说。

“当时主要还是考虑到我男朋友的身份,所以不想引起太大的风波,这才偷渡到菲国来了,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说。

“不用客气,你放心,我们会尽力帮助你脱困的,我们也有能力帮你脱困,你们先回酒店等消息吧,这段时间内不要乱跑,等把相关的手续办完之后,你就可以回国了,应该不会很久。”刘莹说。

我其实心里挺激动的,只好不停地说谢谢了。

出了使馆,我和凌隽上了吴峰派给他用的车,司机是个黑人,能听懂英语,听不懂华语,菲国是亚洲不多的英语系国家,说英语的人占了绝大多数,这里虽然也有很多华人,但年代隔得太远,很多华裔已经不会说华语了。

“我们到处逛逛吧,马拉好歹也是亚洲的大都市之一,既然来了,还是得到处看看才行。”凌隽说。

“可是刘秘书不是说让我们在酒店里别到处乱跑吗?”我说。

凌隽笑了笑:“我们又不是乱跑,我们只是四处看看而已,没关系的。”

“如果我要是让警察抓到那就麻烦了,我现在可是非法入境,是偷渡客呢,要是被逮到,那我会被驱逐出境的,那就丢人了。”我还是有些担心。

“怕什么,有我在呢,我们都和刘秘书见过面了,你真要是让人给抓了,那她能不管吗?”凌隽笑道。

这一点凌隽和尚云鹏就非常相似了,两人都是那种不拘小节的人,明明人家刘秘书让我们好好呆在酒店,他却让我和他到处去逛。

“可人家刘秘书交待过好好呆着的,要是真出了问题……”

凌隽摇摇头,“你太谨慎了,是不是在文国被关傻了呀?菲国有几十万华人,满大街都能看到华人,谁知道你是偷渡过来的呀?只要你不干犯法的事,警察没事抓你干嘛?这座城市每十分钟就发生一起刑事案件,你以为警察那么有时间吗,什么事也不干尽上街盘查谁是偷渡来的?”

我被他说得无言以对,只好点点头。“好吧,你说得好像也有道理,到时如果出了问题,秋荻姐问起你可自己交待清楚,别连累秋荻姐骂我。”

“你怕她干嘛,她其实就是装得凶而已,现在咱们是在菲国,又不是在万华,不用怕她。”凌隽说。

“这么说你在万华的时候还是挺怕秋荻姐的了?”我笑着说。

“那也没有,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没有怕老婆的男人,这样的话你都没听说过吗?”凌隽笑着说。

“那倒也是,你和秋荻姐非常的相爱,让我们都很羡慕。”我说。

“以后你和云鹏也会很相爱的,云鹏是一个非常好的男人,他比我还懂疼人,只是他现在是文国亲王的儿子,你们以后到底会在哪里结婚,真是让人很难想像。”凌隽说。

“我觉得我和他不可能会在文国结婚,隽哥,你说老实话,你认为云鹏会为了文国亲王的位置放弃我吗?”我说。

“那你认为呢?你自己认为云鹏会吗?”凌隽说。

“我认为不会,他不是那样的人,可是我担心他身不由己啊。”我说。

“既然你认为他不会,那他就肯定不会,大多数的时候,人的身不由己都是自己找的借口,真要想解决,那也还是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解决的,云鹏绝不会为了亲王的位置放弃你,他不适合做亲王,但他适合做你的丈夫,你们在一起,能非常好的互补。”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