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出境/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猜想也是这么回事,我有问过他是不是文国有事,但他没有直接说,他说到了万华以后我们再详谈。”我说。

凌隽拿着笔在手指上娴熟地转了几圈,“哈哈,这个哈吉真有意思。”

“你又想到什么了?哈吉为什么不直接说文国发生了什么事?”我问。

“他肯定不会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他和亲王的处境肯定很不好,所以他不想把实际情况告诉我们,是因为我们担心他现在处境不好,就不答应派人接他,所以他才不肯说出来。”凌隽说。

我想了想,觉得凌隽说的好像有道理,这个社会如此现实,他以部长身份来的时候想接待的肯定多,现在以私人身份来,那就不一定了,谁都不想给自己惹上麻烦。

“那咱们还要不要保护他呢?”我问。

“当然要了,虽然他和我们没什么交情,但毕竟是帮助云鹏找到了亲生父母,当然还是要帮他的,而且我们帮他无疑就是帮了黄亲王。”凌隽说。

“这件事我就帮不上忙,只能是麻烦你和海哥去做了。”我说。

“这本来就是男人该干的事,你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凌隽说。

“好,那我回去了,你先忙。”我说。

“是不是很羡慕我的大办公室?回头让秋荻也给你弄一间这样大的办公室?”凌隽笑道。

“那倒不用,振威哪能和美濠相比啊?美濠是亚洲排名靠前的财团,振威都还没上市呢,再说我也觉得没有必要用这么大的办公室,都可以用来打篮球了。”我笑着说。

“好吧,果然男人和女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云鹏见到我的大办公室的第一句话就是他也要弄一间这么大的,你和他是两口子,但你就认为我的办公室太大了。”凌隽说。

他只是随口一说,我心里又有些难过起来,都快过去近十天了,尚云鹏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凌隽看出了我的黯然,“你别急啊,云鹏肯定没事的,他应该快要回来了。”

“但愿如此吧,我先走了。”

******************

在凌隽的安排下,哈吉部长住进了美濠旗下的盛世酒店。

一切都是在秘密进行,应该没有人发现哈吉到了万华。

晚些时候,我和凌隽还有秋荻姐来到了哈吉入住的房间,见到了哈吉。

他看起来很不好,忧虑重重的样子。

“谢谢凌先生提供的帮助,上次到来万华,没有见到凌先生和齐小姐,但贤伉俪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啊。”哈吉部长说。

“部长先生客气了,我们想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凌隽直奔主题。

“前两天黄亲王忽然把王位传给了黄瑞,对了,他在华夏的名字叫展瑞。现在亲王府是他在当家,亲王现在也被王室限制出境,哪里也去不了。”哈吉说。

“这件事我们在网上看到了,这么说,黄亲王让位给展瑞,那是被迫的了?那展瑞真的是黄亲王的养子吗?”凌隽说。

“这件事我不清楚,但从官方发布的消息来看,应该是真的没错,而且没有人说展瑞只是养子,现在对外宣布的都是展瑞就是亲王的亲儿子。”哈吉说。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黄亲王没有跟你说吗?”我问。

“现在亲王府里由展瑞控制,我和亲王的会面都有人监视,虽然我知道亲王让位肯定有隐情,但他却不肯说是怎么回事,我想是怕别人听到吧?”哈吉说。

“云鹏是亲王的儿子,现在云鹏在日本被困,亲王当然只有答应他们的所有条件,所以亲王不敢乱说话,他只是希望云鹏能够平安就好了。”凌隽说。

“亲王也真的是,当初我们就不同意云鹏去日本,可他非要听什么陛下的话,现在好了,把云鹏放在日本被人控制,连他自己也受制约,此种不利的局面,都是他自己糊涂造成。”我不客气地说。

哈吉摆摆手,“骆小姐对亲王恐怕有些误会啊,亲王应该不是那么糊涂的人,送少爷去日本,是国王陛下的意思,他是文国的亲王,总不能和文国的国王陛下对着干,那样他会更加的被动。”

“我看未必,那是亲王他太相信自己的掌控能力了,如果当初他把云鹏放回华夏来,那肯定不会像现在这般麻烦,我们在华夏虽然也没少受打整,但至少有劲能使上,现在倒好,我们有力也使不出来,只能求人帮忙。”凌隽说。

“你们也不要怪亲王了,有些事本来就不是能预料得到的,亲王确实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现在压力应该很大。”哈吉说。

“你们也都不要急于埋怨了,先听听哈吉部长的意思再说吧,你们这样一直地埋怨有什么意思。”秋荻姐发话了。

“我也就直说吧,我和亲王一直是至交,如果没有他的帮忙,我也当不上这通商部长,亲王是我的恩人,现在我觉得他有麻烦,想请几位帮帮他,这也是我来万华的目的,我在万华考察那段时间,经常听人提起凌隽和齐秋荻,知道贤伉俪在万华非常的有影响力,如果两位肯帮忙,那我认为亲王应该能摆脱危机。”哈吉说。

“那你认为亲王现在到底面临了怎样的危机?”凌隽说。

“我觉得他是被逼让位的,而且处处于受制,我希望你们能把他接到华夏来,让他在华夏寻求政治避难。华夏现在是大国,如果亲王能够到华夏来,我相信他会是安全的。”哈吉说。

“可是他会来吗?你也说了,他都被限制出境了,我们还怎么能把他给弄到华夏来?”凌隽说。

“这就是我想问凌隽先生的问题,你当初是怎么把骆小姐从文国弄出境的?”哈吉说。

“这个不难想到吧?部长先生应该能想到,一个人如果要出境,只有两种方式,要么就是正常出境,要么就是偷渡出境,既然濛潆被贵国的相关部门限制出境了,那正常出境肯定是不行了,当然只有偷渡了,和文国相邻的国家很多,随便去一个国家就行了。”凌隽说。

“哪有凌先生说的这么简单,要想出境容易,可是到了那边那还得面对啊,文国和相邻的几个国家都签有引渡条约,偷渡过去一但被抓,那还得送回去,文国对偷渡的惩罚很重的,一但被送回去,那得蹲大牢了。”哈吉说。

“可是你看她不是就好好地坐在这里?也没见她蹲大牢啊。”凌隽说。

“所以我才佩服你办事的能力,这才想要请你帮忙,你们能不能用同样的方法把亲王也弄到华夏来?”哈吉说。

哈吉这说法倒是挺让我们惊叹的,堂堂文国的亲王,竟然也要偷渡出境?还需要别人的帮忙才能出境?

“这不好吧?我们用的方法,未必适合亲王,我们是老百姓,做事可以不用讲太多规距,但亲王那是王室成员,身份那样的尊贵,怎么可以用那样的方法来出境?”凌隽说。

“这些情况我不是不知道,可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有请你们帮忙了。”哈吉说。

凌隽想了想了,摇了摇头。

“我觉得不行,实话告诉你吧,当初我们是是先偷渡到菲国然后再由菲国到了华夏的,我们是得到了大使馆的帮忙这才平安回来的,但亲王不是华夏公民,大使馆方面应该不方便帮他出境,也找不到什么理由帮他出境。唯一的方法就只能是请求政治避难,那这件事就超出我们的控制范围了,我们肯定是帮不了忙的,牵涉到官方的事,我们无能为力。”

凌隽这番话倒不是在推脱,说的也真是事实,亲王和我的情况那还真是不一样,他的身份太过特殊,这样特殊的身份弄不好会引发外交风波。

“这么说那是没有办法了?”哈吉一脸的失望。

“至少现在看来很难,不过我认为以亲王在文国经营这么多年,应该有自己的关系吧?要出个境应该没那么难吧?他只要舍得花钱,周边那些小国家肯定有人能帮他出境,只要他能到了华夏,那我们还是可以保护一下他的,毕竟他是我兄弟的父亲嘛,你让他想办法去澳城吧,那里是东方最大赌城,以玩乐的名誉去就行了,让他到了澳城,我再想办法把他转移到万华来,这样也不用偷渡,他肯定能做到,不然他就白当了这么多年的亲王了。”凌隽说。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只要亲王表现得顺从一些,想办法让文国取消他的出境限令,那就好办多了。”哈吉说。

“就这样定了,让他去澳城吧,然后从澳城来万华,这个我可以帮到忙。请亲王放心,我们一定会让他安全。”凌隽说。

“有凌先生的承诺那我就放心了,其实我此次华夏之行,也算是为亲王探路来的,确定华夏这边真能容身,亲王到这边才能放心。”哈吉说。

“部长这是多虑了,我和云鹏是兄弟,亲王也算是我的长辈,亲王若到华夏,我自然会尽力协助。”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