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回/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是加班,把所有事情办完,时间已是晚上九点。是得下班了。

出了电梯,看到竟开始飘起雪花来,这是万会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我心里更加思念起尚云鹏来。

门口的保安大哥看到我来,赶紧灭起掉手里的烟。

我笑了笑,“都这会了,反正也没人了,你抽一根也没事,白天正常上班时间别抽就行了。”

“骆总,您每天加班,得保重才行啊,等鹏哥回来,您要是瘦了,他会心疼的。”保安说。

‘鹏哥’这称呼好久没有听到了,这会忽然听到,觉得很是亲切。

“你叫他鹏哥?”我问。

“是啊,我们认识鹏哥很多年了,以前他混,他不让我跟着混,因为我很早就结婚了,有老婆孩子,他不让我跟着他担风险,现在他有公司,这才把我们这些群兄弟叫来上班了,我也没啥文化,但干下保安什么的还可以。”保安大哥笑着说,一脸的感激。

我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尚云鹏第一次救我的时的情景,他说他在贫民区有很多穷朋友,没事的时候会去他们喝两杯。

心里思念越发如海,似要将我淹没。

“怎么了骆小姐,我说得不对吗?对不起,我不太会说话了。”保安大哥一脸的惶恐。

“哦,不是,我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我勉强笑道。

“这位小姐需要车吗?本人提供免接送服务。”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我转过身,看到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男子走了近来,身材高大,皮肤微黑,冷峻的面容看起来稍微有些凶。

他是我日思夜想的尚云鹏。

他忽然出现,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是愣愣地看着他。

他张开双臂,拥我入怀。我感觉到了他的温度和气息,这才相信他真的回来了。

“你怎么回来也不通知……”

我的话还没说完,忽然被他的嘴堵住,他强势吻入,我猝不及防,该死,保安大哥还在旁边看着呢!董事长和总裁在公司大堂当着下属亲吻,这成何体统!

一番深吻,他这才罢休。

“鹏哥,我什么也没看到,我刚才玩手呢。”保安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说。

“胡说!你没看才怪呢,看就看了,不许说出去啊。”尚云鹏说。

“不会不会,不敢。”何安笑着说。

“你怎么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嗔道。

“我刚刚才下飞机,本来是后天的飞机,但天气预报说会有大雪,所以就提前来了。我故意不让隽哥他们告诉你,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另外顺便侦察一下我没在的时候你有没有跟其他帅哥约会。”尚云鹏说。

“当然有了!追我的帅哥可多了,我这都忙不过来呢,头都大了。”我说。

“是哪个瞎了眼的敢和你约会,不怕老子打断他的腿?”尚云鹏说。

“咱能说话不那么粗俗么?你现在可是……”

说到这里我打住了,忽然想起,他现在的身份可真复杂,江湖大哥,振威集团董事长,文国亲王的儿子,这些看起来毫不相干的身份竟都集中在他的身上,真是不可思议。

“别说那些了,咱们回家吧,隽哥等着我们回家喝酒御寒呢。”尚云鹏说。

“我不去,你回来他们都瞒着我,太过份了。”我假装生气。

“别呀,都是我的主意,我也是刚下飞机。”尚云鹏说。

“你骗人,那你怎么开车来的?”我说。

“秦浩开车去接的,我回华夏连隽哥他们都没到机场去接,我不想太过声张此事,回来就行了,干嘛弄得大家都知道。”尚云鹏说。

“好吧,那我原谅你了,你怎么知道我在加班啊?”我问。

他伸手过来搂着我的肩,“我不在的时候,你肯定想我快想疯了,你只有加班来充实自己,这样才能不那么想我。”

“切,真自恋!我也就是今天事多所以才加的班,我才没想你呢,一点也没想。”我说。

“是吗?那是我自作多情行了吧,其实我是问嫂子,才知道你在加班的,我就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你别怪她们瞒着你啊。”尚云鹏说。

“那你得好好表现逗我开心了,我就不怪她们了。”我笑着说。

“鹏哥,你这就走了?聊两句呗?”保安大哥在后面叫道。

“我得陪女朋友呢,改天再和你们喝酒,这会忙着呢。”尚云鹏回头笑道。

“改天喝酒啊,兄弟们好久没和你一起喝酒了,都念叨你呢。”保安说。

“行,改天约时间,你好好上班,我先走了。”尚去鹏说。

“好嘞。”保安高兴地答。

尚云鹏走到车边,打开车门弯腰,“夫人请上车。”

“少爷您就别这样了,折杀小女的知不知道,记不记得在文国那些人下跪的时候,咱俩差点吓傻了。”我笑着上车。

尚云鹏坐到驾驶室启动车,“我听说展瑞竟然是亲王的养子,这世界真小,我竟然和他在同一个城市,真是不可思议。”

“这世界是真小,小到让我们避无可避。”关于展瑞,我不想说太多,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对了,你是怎么回到万华的?”尚云鹏问。

“我是在隽哥的安排之下从菲国转道回来的,挺不容易的,总算是能回来就好,你呢?”我问。

“我到了日本之后,他们就把我半软禁起来了,说是要给我安排大学让我去念,但一直没有进展,然后我就被没收了手机,最后他们把我关在个温泉渡假村,完全和外界失去了联系。”尚云鹏说。

“他们也真是胆子大,竟然敢关押你,其实我们是找了陈先生帮忙才把你弄回来的,他能量还真是巨大,竟真的就把你弄回来了。”我说。

“这世上有本事的人多了去了,这倒也没什么奇怪的,我就知道你和隽哥肯定会想办法把我弄回来,我在关押的时候倒也一点也没慌,我了解他们不敢杀我,他们要是杀我,那一出文国就把我杀掉了,也不会把我关押起来了。不管我是怎样的一个身份,活着的尚云鹏肯定比死了的尚云鹏要有价值得多,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死在日本。”尚云鹏说。

“那你这段时间有没有想我啊?”我有些白痴地问。

“没有。”尚云鹏笑着说。

“我不信,”我说。

“不信也没有。”尚云鹏说。

“我想你都想得瘦了,你竟然一点也没想我,真是没良心了。”我说。

“我骗你呢,哪能不想啊,我以为我一去日本他们就守约把你放回华夏呢,没想到他们竟然不守信用,真是的。”尚云鹏说。

“对于文国的情况你应该还不是非常了解吧?其实后来不让我出境的不是亲王他们,是其他的人,到底是什么人我就不太清楚了,但我们分析应该是文国王室的其他成员。”我说。

“这个我倒也想过了,我们在文国也不认识什么人,但我们的底细有人透露给了王室的人,分明就是有人故意搞鬼,目的就是不想让我继亲王之位,其实我对那些事一点兴趣都没有,是他们自己想得太多了。”尚云鹏说。

“权力和金钱都是世人拼命追逐的东西,一但坐上亲王之位,那这两样就都有了,想那个位置的人肯定很多了。”我说。

“濛濛,你觉得展瑞那个人能力如何?”尚云鹏忽然问。

“那还用说,不行。”我说。

“他和我比谁更厉害?”尚云鹏说。

“你这是想要我夸你么?当然是你更厉害了,他连你的三分之一都比上。”我实话实说。

“那就奇怪了,为什么王室的人要阻止我继承位置,却要力捧他上位呢?”尚云鹏说。

“这不是明摆着的么,你的能力更强,所以后面的人不希望你继位,但是展瑞容易控制,所以他们就让展瑞去坐那个位置,就像当初在美濠一样,展瑞并没有真正的上位,他只是又当了一次傀儡而已,这个我和秋荻姐都已经分析过了。”我说。

“我也是这个意思,那你说,既然他可以继承这么重要的位置,那他当初还拼命地往美濠的高层爬什么?是不是在万华扶持他的人就是现在扶持上位的人呢?”尚云鹏说。

“这好像又不太可能,现在扶持他上位的人,应该是王室的成员才合理吧?但王室的成员对美濠应该没什么兴趣吧?他们在万华也没什么影响力,这应该不太可能。”我说。

“对啊,所以我的意思就是,展瑞背后不仅有一伙人,而是几伙人,这是一些势力的联合。”尚云鹏说出他的结论。

“那你认为是些什么的势力联合呢?你的具体想法是什么?”我问。

“这个我暂时还没有思路,但是这一件事我可以肯定和周宣有关。”尚云鹏说。

“为什么?你的依据是什么?”我问。

“就凭他恨我和隽哥呗,以前董伟和刘玫的老板是素季,素季的老板又是谁?如果她没有老板,那就是她的合作伙伴,那又是谁?展瑞又是怎么和她们这些不相干的人联系起来的?我觉得这就是周宣在做中间人。但周宣只是中间人,不是老板。老板还另有其人。”尚云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