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父母心/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尽晚辈的心意,我特意给亲王和夫人做了一顿晚饭。

亲王和夫人都很开心,称赞我的手艺很好。

“你们在万会有什么需要,就尽管开口,我们一定会努力做到。”我说。

“谢谢你了,云鹏有你陪着他,我们就放心了,其实你是一个好女孩,又有本事,你的好我们心里是非常清楚的,以后云鹏就拜托你了。”夫人说。

这话听起来多少有点怪,不过老人就喜欢说这些的话。

“你去把我的包拿来。”亲王对夫人说。

夫人站起来,去打开了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个包,再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包。递给了亲王。

“鹏儿,不管你叫尚云鹏,还是叫黄鹏,你都是我的儿子,我和你母亲生了你,但没有尽到父母的责任,我们一直很惭愧,一直都希望把最好的留给你,但事与愿违,我们不但没有能够把王位给你,相反还给你带来许多困扰,我们真是对不起你。”黄亲王说。

“别这样说了,那都是过去的事,我不怪你们。”尚云鹏说。

“黄家的家史你也读过,当年是祖辈用经济实力资助了现在的王室夺得政权,所以才有了黄家在文国当异姓亲王,传到我这一辈,已经是第三辈了,文国的王室其实早就不想让我继续掌管他们的财富,只是黄家掌管了多年,他们要一下子夺过去根本不可能,王室的资产又不只是一个公司,是很多经济体组成,非常的复杂,他们要是一下子抢过去,那反而会理不清楚,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坐稳王位的原因。”黄亲王说。

尚云鹏点头,表示理解。

“自从你被掳走之后,我就知道他们迟早要对我下手,但我还是太过迷恋那个亲王的位置了,一直舍不得真正放手,还试图要把位置传给你,因为我看出来你比我强势,我认为只要把位置传给你,你应该有办法能够对抗那些反对我的势力,但我想得太简单了,咱们虽然也是王室成员,但毕竟还是外人。”黄亲王说。

黄亲王忽然说起这些,我觉得有些奇怪,但我没有发言,只是静静听着。

“这些年我其有准备,我把王室三分之一的资产通过各种渠道运作之后,在瑞士开了一个帐户存了些钱,另外我分别在英国和德国买了一些国有银行的股份,在前一段时间,我已经通过律师把这些资产都转移到你的名下了,我粗略估计了一下,瑞士银行账户上的现金加上其他的资产,应该在一百亿美元以上,钱不是很多,但也不少了,相关的材料文书都在这个包里,包括瑞士银行的帐户谜码和其他东西,你一定要好好保存,这是我和你母亲唯一能为你做的事。”

亲王说着把包递给了尚云鹏。但尚云鹏并没有去接。

“你们的心意我领了,这些钱你们留着吧,我其实也不缺钱了,我现在有振威的股份,是振威的老板,和大富豪相比那不算什么,但在万华,我已经算是很有钱的人了,我不需要那么多钱的。”尚云鹏说。

“你一定得收下,因为这些东西已经都是你的了,我和你母亲来万华,就是为了把这些东西交给你,现在心愿我们都已经达到了,我们也就能瞑目了。”亲王说。

“亲王为什么要这样说?您和夫人都很健康,您不要这样说好不好?”

我越听越不对劲,忍不住插嘴。

亲王笑了笑,“在文国的时候,王室让我签署了一系列的文件,把我掌管的所有王室资产都已经全部归还,经营权也给了展瑞,但他们不知道我这些年其实也有防备,所以才攒下这些钱,我能从文国来到华夏,当然也不是简单就能来的,王室的人都盯着我呢,哪能让我随便来?”

“难道他们有什么条件?”尚云鹏也听出了不对。

“其实是王室的其他成员协助我回来的,我说想叶落归根,他们答应了,但他们要求我回来就不能再回去了,说既然归根了,那就埋在这里好了,所以他们提出,要么好好呆在文国,要么就注射慢性毒药后回到华夏,我为了把这些东西安全交到你手上,我答应了他们的要求,所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希望你们能在我和你母亲去世以前结婚,也让我们看看热闹。”亲王说。

这一番话彻底把我和尚云鹏惊呆了!

“你是吓我的吧?这不是真的对吗?”尚云鹏眼眶红了。

“鹏儿,他说的是真的,这是事实,我们快要走到尽头了,我们这两天已经感到了疲惫,药性已经开始发作了。”夫人说。

“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那我们现在去医院,把毒解了。”

尚云鹏站了起来,他大颗的眼泪地往下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铁打的尚云鹏如此崩溃,我的心跟着一阵绞痛。

“没有用的,这世上有很多毒药是解不了的,因为他会让人体的器官慢慢衰竭,根本挽救不了,我已经咨询过很多医生了,这种化学毒解不了的,不过我们不会马上就死,我们可以撑到你们结完婚,鹏儿,你不用难过,我和你母亲都没有遗憾,你虽然从小不在我们身边,但却非常的有出息,比我强多了,我们真的很高兴,你有了这些钱,以后你可以做一番大事业,就算是不当亲王,一样可以光宗耀祖。”黄亲王说。

“爸,你不会有事的,你和妈都不会有事,华夏很多神医的,他们肯定能治好你们。”尚云鹏说。

他终于叫出了‘爸妈’,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在他终于可以克服自己把这两个称呼叫出来的时候,却有可能要面对生死离别,这对他来说,何其残忍。

黄亲王和夫人相对一笑,“鹏儿终于肯叫我们了,真好,你不要恨文国的国王陛下,我们的死与他无关,倒是那个各桑和应纳是害死我们的凶手,以后他一辈子呆在文国倒也罢了,如果他们来到华夏,你一定要替我们出口气。”黄亲王说。

“现在我们先不说这些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替你们医治,濛濛,我要带我爸妈去找苗疆的金医生治病,他应该能治得好的,我现在马上就要动身。”尚云鹏说。

“我陪你去!但是苗疆路途遥远,我担心亲王他们经不起颠簸,这样吧,我去找金医生,我飞到最近的城市,接了他以后再飞回来,这样会更节约时间,我先在就去!”我说。

“你们不用忙了,真的没用,你们应该知道,这世上有些化学毒物是无法解的,除草剂你们知道吧?吞服了除草剂都无药可解,更何况其他的化学药物,你们不用这么难过,我们真的没有遗憾,真的。”黄亲王笑着说。

“不多说了,云鹏,你陪着亲王他们,我去找隽哥商量这事,他对那边比较熟悉,如果他和我一起去,应该能更快到达苗疆。”我说。

“你快去吧,快去快回,小心一些。”尚云鹏忍住悲伤说。

*****************

凌隽听了我说的事,也是惊住了。

“我还说他们怎么很容易就到了万华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你先回去陪着云鹏和亲王,现在云鹏肯定难过极了,你在身边会好一些,我和震海去苗疆,秋荻,你帮我查一下今晚还有飞西南什么地方的航班,不管是飞哪里,先到那附近再说,时间来不及了。”凌隽说。

秋荻姐赶紧拿出手机查了起来。

“没有了,万华飞西南方向的航班很少,明天下午才有,只有先开车去了。”秋荻姐说。

“不行,太慢了!都怪你,当初我要买辆飞机你不同意!说什么没有必要,现在好了,要用的时候没有,你这女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凌隽对秋荻姐吼道。

我很少看凌隽对秋荻姐凶,他也真是急了。

“我哪里不许你买了?是你自己说你买游艇就行了,没必要买飞机,因为飞机申请飞行很麻烦,你自己嫌麻烦。”秋荻姐说。

“万华又没有私人飞机租赁,这可怎么办?”凌隽说。

“可以包机,只要航空公司的飞机能够协调得过来,就可以让他们单独飞一次,只是费用很高,得几千万吧?我也不清楚。”秋荻姐说。

“马上联系航空公司!他们要多少钱都行,只要给我飞就可以,尽快协调!”凌隽说。

“让朱虹联系吧,她的人脉广,航空公司她有朋友,应该更容易协调一些。”秋荻姐说。

“马上让她联系,能不能飞尽快给我答复!如果不能飞,我现在就先开车往那个方向赶,到了可以飞的城市再飞。”凌隽说。

“隽哥,这样不行,飞机又不是车辆一样随时可以走,那需要多方协调,如果可以飞的时候你恰恰在路上那怎么办?我认为还是就从万华飞会更节省时间。”我说。

“也有道理,齐秋荻你打了电话没有?”凌隽吼道。

“我正在做打,你凶我干什么呀?”秋荻姐皱眉道。

“唉,我这是急啊,那关系到云鹏父母的性命,我能不急么。”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