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殇/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凌隽包机飞往离苗疆最近的城市。

来到亲王他们住的地方,尚云鹏双眼通红,明显一眼没睡。

“没事的,亲王他们会没事。”我抱着他,轻言安慰。

“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如果我当初在文国答应他们所有的条件,那也应该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尚云鹏说。

“过去的事,是不可能设计的,而未来的事是不可预测的,就算是当初你答应所有的事,那文国王室的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亲王,只不过是晚一些动手而已,他们应该是早就预谋好的,不过是等时机,你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到自己身上。”我说。

“可是我真的很害怕,我从来没这么害怕过,我以为在这个世上没什么害怕的,但其实我还是有害怕的东西的,而且很怕。”尚云鹏说。

“会没事的,金医生曾经治好过秋荻姐,也治好过你,我相信他能解亲王他们身上的毒。”我说。

尚云鹏没有说话,只是长叹了一声。

当天晚上,凌隽带着金医生飞抵万华。

来回的包机,巨额花费可想而知,金钱的作用在危急的时候体现出来了,要不是有钱,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就能把金医师从遥远的黔贵请到万华。

果然是高手在民间,传说中的金神医看起来就是一个农民大叔的形象,因为天冷,穿了很多,脱了一件外套,里面竟然还有一件外套。

把脉之后,金医生直接摇头:“我治不了。”

以前听说过这个赤脚医师个性鲜明,但没想到他竟然当着病人的面直接说治不好这样的话,还真是个性鲜明到伤人的地步。

黄亲王笑了笑,“我就说化学药物的毒不好治,我们都已经坦然接受了现实,没关系的。”

“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来了,这么远来,你们抱了很大的希望,最后我却治不了。”金三元说。

“你不是神医吗?你不是什么病都能治好吗?怎么可能会治不好?只要你能治好,多少钱我都愿意给你。”尚云鹏说。

金三元叹了口气,“要是这世上所有的事都可以用金钱来摆平,那就好了。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我自己坐火车去回去吧,也不要飞了,浪费钱。”

“既然来了,那说呆两天再回去吧,这一路也辛苦,对不起,我态度不好。”尚云鹏说。

“没事,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是我对不起你。”金医生说。

“好了,不说这些了,云鹏你照顾亲王他们,我陪金医生去吃些东西,还没吃晚饭呢。”凌隽说。

“好。”尚云鹏说。

*******************

亲王和夫人的身体在确定不能治疗之后,忽然加快了衰竭的速度,我本来想和云鹏在他们离世之前结婚,让他们也高兴一下,但其实来不及。一周之后,亲王和夫人在万华双双离世。

他们完成了真正的落叶归根,几代人之后,他们落于回归华夏,黄家人在他国坐享王室的尊荣成为历史。

凤仪陵园。

这是万华最好的墓园,尚云鹏为亲王他们买的也是最贵的墓地,只是人已去,再好的墓地也再无实际意义。

万华和云宁两市的江湖人物几乎全部出动,外加商界和政界的一些人士,陵园外所有车位已经全部停满。然后附近的路上也全部停满,这些人都是尚云鹏和凌隽的朋友,这两人的朋友加在一起,自然汇集了万华黑白两道几乎所有的精英人物。

大量的车和人流积聚,让陵园附近出现大面积交通拥堵,交警出动之后,临近天黑,这才全部疏通。

天又飘起雪来,尚云鹏已经在坟前跪了四小时。

我无法完全体会他的悲伤,我只是在雪中陪着他。

来参加葬礼的人都已经慢慢散去,凌隽和雷震海他们要负责接待和相送,最后陵园里陪着云鹏的就只剩下我了。

天已经黑下来,雪更大了,开始在他的衣服上堆积。

“云鹏,咱们先回去好不好?亲王他们也不想看到你这样。”我笨拙地安慰。

在悲伤的人面前,其实再好的安慰都是废话。真正的悲伤来自内心,需要时间慢慢淡化,而不是靠安慰可以驱散的。

尚云鹏还是没有说话,今天他就没说过话,一句也不说。

我伸手帮他拍去身上和头上的雪花,这时他突然大哭出声,嚎啕大哭,哭得肝肠寸断。

他也是人,当然需要发泄心中的悲伤,今天人多,他一直没有哭出来,但现在他需要好好地哭一次。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真正的哭,男人的悲伤如此沉重,沉重到无法安慰。

我心疼得也快要窒息。

他这一哭,哭了近两个小时,最后昏倒在雪地里。

候在陵园外面的秦浩带了两个兄弟进来,将尚云鹏扶进了车里,尚云鹏全身冰凉,把空调开到最大,他仍然瑟瑟发抖。

秦浩他们要把云鹏送到医院,但被我阻止,我知道他不想去医院,最后把他送回了家里。

他开始发烧,烧得很厉害,让郎林过来给他打了针,他这才睡去,我躺在在他身边陪着他,不时听到他半睡半醒之间的抽泣声。失去父母的伤痛,让铁血男儿尚云鹏脆弱得像个孩子。

我抱着他的头,“云鹏,你要振作,你是我的支柱,我知道你很难过,但请你务必要振作。”我说着自己也哭起来。

他没有说话,只是握紧我的手。

他从小是孤儿,受尽欺辱,习惯了无依无靠,但他却忽然就有父母了,而且父母还是文国尊贵的王室成员,再然后,又忽然失去,失而复得后的惊喜还没有仔细体会,又忽然双双失去,对他来说,这一切确实太过残忍,这种残忍产生的悲伤,不是常人所能扛得住的。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看到尚云鹏已经醒过来了,他的眼睛肿得很大,应该夜里哭的。

“好些了吗,不要太难过了,我很想分担你的痛苦,但我又没有办法,其实,我也很难过。”我说。

他轻轻点头,声音沙哑:“我没事,但我需要些时间调整,我会好起来的。”

他依然强大,虽然还是悲伤,但他并没有被击垮。

“你还有我呢,还有你的兄弟们,我们都很关心你,我们都是你的亲人。”我说。

“我知道。”尚云鹏说。

“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我不上班了,我陪着你。”我说。

“你还是去公司吧,公司那么多事,得有人处理,这一阵嫂子也累坏了,总不能一直让她一个人撑着,我没事的,我休息两天就好了。”尚云鹏说。

“没关系啊,就让我陪着你吧,这也是秋荻姐的意思,她说这一阵我不用急着去上班,在家里陪着你就好。”我说。

“我没事,你去做事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尚云鹏说。

“那我给你做饭吃以后再去公司,或者我在家里办公也一样啊,我把文件带回来看就行了。”我说。

“别这样了,你还是去公司吧,我自己也能做吃的,你去工作就好了,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好吗?”尚云鹏说。

“那好吧,那我让阿芳做了饭给你送过来吧?”我说。

他勉强笑了笑,“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料理好自己。”

我摸了摸他的脸,“那你自己好好的哦,我就不吵你了,我去上班了。”

“嗯。”他点头。

***************

其实我并不想去上班,我想陪着他,任尚云鹏如何强大,这样突然同时失去两个亲人无疑对他来说打击太大了,我很想给他一些安慰,但他说他想要安静,我没有办法也只好答应他。

我无法分担他的悲伤,虽然很想为他做些什么,但我发现其实我真的什么也做不了。

尚云鹏现在其实已经是很有钱的人了,他继承了亲王给他的那些资产后,他现在在万华应该是已经是排名前三的富豪了,他从来没有有过这么多钱,但这些钱却无法挽回他父母的生命,这恐怕是他最难过的原因,因为如果亲王他们不是想把这些巨额财富安全地交到云鹏手里,那也许就不用回华夏,只要不离开文国,他们暂时肯定是没有性命之忧的。

这些事尚云鹏是明白的,所以他非常的内疚,觉得是他自己连累了他的父母。

晚些时候,凌隽来了。

“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如何让云鹏不那么悲伤。”他直接说明来意。

我摇头,“我感觉自己无能为力,昨天在陵园里,他哭得都晕过去了,我从来没有见他这样过,越是强大的人,悲伤越是沉重,只是他不轻易表现出来而已,同时失去双亲这样的打击,对谁来说都太过残忍。”

“所以我们才要帮他啊,我们不能让他一个人呆在家里,这样他会越想越伤心的,我们得让他出来做事,分散他的精力。”凌隽说。

“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他本来就已经很悲伤了,还要让他出来做事情?他现在的状态,能有精神做事么?”我表示怀疑。

“你就陪他出去旅游吧,现在万华太冷了,你可以陪他去气候比较温暖的地方,也许他的心情会慢慢好起来。”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