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责任/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肯定有接触,展瑞只是一个小角色,能和东力谈成这样的项目,当然有美濠的高层在背后支持,那些董事肯定或多或少收了东力公司一些好处,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出这些证据,然后向警方举报,说我们公司的高层勾结东力公司背着我谈成这些项目,他们都是同伙,就算是证据不足警方不予起诉,我也可以以此为理由把他们踢走。”凌隽说。

我又看到了他脸上的那种狠,那是一种隐藏许久的杀机。

“可是他们都是董事,如果要踢他们走,那得买下他们的股份才行,不然他们还是有权留在公司。”秋荻姐说。

“美濠的董事已经很久没有换了,正好换一些新的血液,我会找到人买他们的股份,我要削弱他们的影响力,妨止他们像凌锐和凌丰那样联合起来对付我,美濠把总部搬到了万华,总得有些新气象才行。”凌隽说。

“就算是你有这些计划,那我也应该尽快阻止股票继续下跌啊。”朱虹说。

“我说过了,美濠的股票已经涨了一段时间了,肯定会下跌一段时间,但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这你不用担心,股价稍微下跌一些,更方便我说服投资界的朋友来买进那些董事所持的股份,如果股价维持在太高的水平,他们反而觉得太贵了。”凌隽说。

“这家东力公司当初我到日本去调查过,没发现什么问题啊,没想到这么大的公司,竟然有沾毒的嫌疑,真是太让人震惊了。”秋荻姐说。

“他们要是能让你随便就查出什么,那早就让国际刑警把他们给端了,你查不出什么那是正常的,他们隐藏得很深,当然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人查出来的。”凌隽说。

“那你说现在的状况是他们有意要害我们呢,还是他们本来就是干这个的?”秋荻姐说。

“我认为东力就是干这个的,只是以其他项目为幌子来暗地里制毒,我看了一下,他们在很多地方的公司都是和当地知名的大企业合作,这样就很好地掩护了自己,而且他们也不是所有的分公司都制毒,有些分公司做的是合法生意,这样做的好处就是,一但他们被发现有制毒行为,他们可以把责任推给合作方,不会连累到他们自己的公司总部,这样他们最多就是损失了一家分公司而已,在合适的时候他们再开第二家就行了,他们不是上市公司,他们不用担心股价崩盘,财务也不用向外界公开,而且我觉得他们有保护伞,这就是他们这些年一直存活得很好的原因。”凌隽说。

“那这一次他们是不是也要责任推给我们?”朱虹说。

“应该会,他们既然是干这一行的,那肯定有一套完整的应对机制,他们既然敢公然制毒,那他们肯定有金蝉脱壳的本事,不然他们不敢这样做。”凌隽说。

“所以美濠必然会受到牵连?”秋荻姐问。

“是的,但是牵连不到我,会有一部份责任人被追究责任,我希望那些人就是我想要踢出局的人,正好借这件事除掉一些毒疮。虽然代价有些大,但要想动大手术,总是要付出些牺牲的。”凌隽说。

“让展瑞回来顶罪吧。”旁边的尚云鹏忽然冷冷地说了一句。

今天的会他一句话也没说,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这不太可能吧?如果展瑞现在还在万华,那还可以做到,但现在他已经是万华的亲王了,华夏的警察也不可能跑到文国去抓人,到了文国,他们就没有执法权了。”凌隽说。

“我爸好心将展瑞养大,怎么说也是对他有恩,但他却勾结别人害我爸,这样的人渣不让他付出代价,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恨!他只是傀儡而已,如果我们把那个项目是他负责的具体证据公布出来,让万华警方向文国施压,希望展瑞回来配合调查,那文国肯定会逼着展瑞回来配合调查,难道王室容许他们的亲王是个毒贩吗?更何况他本身不是真正的亲王,只是一个傀儡,傀儡就是关键时候用来顶罪的,现在就是关键时候,所以他们会放弃展瑞。”尚云鹏说。

尚云鹏终于又恢复到了那种冷静犀利的状态了,分析得很有条理。

“这样说倒也有道理,但是警方不会听我们的吧?”凌隽说。

“我们自己先向媒体爆料,抖出展瑞就是那个项目的负责人的事情,他虽然换了名字,但他人还在那里,先让世界各大媒体都知道这件事,让文国和万华的警方都感到巨大压力,他们自然就会要求把展瑞送回万华,只要把他给逼回来,一切都好说了。”尚云鹏说。

“这好像不行,从法律上来说,展瑞现在是文国人,就算是他犯了法,那也应该是接受文国的审判,没有把展瑞送回来的道理。”我说。

“我已经说过了,展瑞只是傀儡,他未必就已经加入了文国的国籍,他只是一个被用来夺走我爸亲王权力的一个幌子,现在只要给文国施压,他们肯定会放弃展瑞,展瑞犯罪的地点是在华夏,按照引渡条约,当然是要送回来受审的,我们不妨一试,据我对文国王室的了解,他们应该会放弃展瑞,我要为我爸妈报仇,因为展瑞知道我的仇人是谁。”尚云鹏冷冷地说。

“我觉得云鹏说得有道理,至少我们可以一试。如果不成功,那我们再试其他的办法,这个项目是一个定时炸弹,我知道早晚会引爆,现在终于爆了,我们要让这颗炸弹炸到别人,不要炸到我们自己就好。”凌隽说。

“但现在警方也还没有结论生物研究所到底有没有制毒,我们现在不方便对媒体透露吧?”秋荻姐说。

“所以我们得再等等,我估计明天警方就会有结论了,后面的人肯定会想捂住这事,但我们就偏要揭露这事,这看起来像是向自己剜一刀,但没关系,一刀下去,可以将毒疮给挖出来,这没什么不好。”凌隽说。

*****************

不出所料,第二天警方约谈了凌隽。

凌隽承认了自己作为集团主席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表示愿意接受警方的进一步调查。

在凌隽被约谈的过程中,我和秋荻姐已经在盛世酒店布置了新闻发布会,凌隽从警察局出来,直接乘车去了发布会现场。

这是我们早就安排好的程序,凌隽一但被调查,这件事基本上就已经落实了,如果凌隽再不面对媒体,那各种猜疑将会铺天盖地而来,与其让那些媒体瞎猜,不如索性把话对他们说清楚。

凌隽已经沉寂很多天,是该亮相给个说法了。

凌隽到达发布会现场的时候,还是引起了轰动,凌隽一向受女记者的欢迎,他这样年轻有为的商业巨子走到哪里都会是焦点,会被很多女性视为梦中情人,这也很正常。

“请大家静一下,凌先生会向大家通报当前的情况。”凌隽的助理对着话筒说。

记者这才安静下来,等着凌隽发言。

“谢谢各位记者朋友对美濠和我个人的关心,我很好,美濠也还好,请大家放心。”凌隽微笑着说。

台下一片安静,等他继续说下去。

“美濠已经成立很多年了,是横跨多个行业的国际性财团,我们有很多赚钱的生意,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去涉毒,这一次生物公司的事,是东力公司一手造成的,与美濠无关,当然了,事关案件的事,我说了不算,得警察说了算,但我相信警察会公正办案,会还美濠清白。”凌隽接着说。

顿了顿,又接着说:“当然了,我也已经向警方承认了我有监管不力的过错,该负的责任我会负起来,但有一点大家要明白,美濠和东力谈这个项目的时候,我当时没有在美濠任职,我当时中风了,在接受治疗,而且我被董事会投票罢免了,他们就是那个时期和东力谈成了合作,美濠集团下属几十个分公司,分布于全球多个国家,我也不可能把每个项目都去严格审查一遍,因为我不是超人,我的时间和精力都有限,建研究物这样的小项目我在恢复职位后也没有去关注,导致了今天的局面,我有责任,但这事主要责任不在于我,我不是为自己辩解,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凌先生,听你这么一说,我们倒也觉得你挺冤的,明明是你不在职的时候谈成的项目,现在却要你来承担这一切后果,但是事情出了,总要有人承担起责任,您认为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

这个美女记者看来是凌隽的粉丝了,说话满脸堆笑,而且说话也很配合凌隽的思路。

“其实我也倒也没什么冤枉的,我身在其位,美濠的风吹草动都与我有关,之前我已经说过了,虽然那个项目不是我经手的,但我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至于责任人嘛,这个项目是当时的美濠万华总经理展瑞所负责的,而且是他亲自和东力公司签的合作协议,责任人当然就是他,只是他现在已经去了文国,听说还当了大官,至于到底要不要追究他的责任,或者说能不能追究他的责任,这我说了不算,还得警方说了算。”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