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你不是我的对手/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云鹏开车将我带到了万华体育场旁边的羽毛球馆,羽毛球馆里没有人,只有秦浩和几个手下守着一个穿西服的人,那个人正是展瑞。

他的长发早就不见了,身上的贵气也早就荡然无存,在他身上,找不到一丁点过去的影子。

看到他,我还是不自觉地想起了一些往事,对他这个人我已经没有感觉,但那些往事,还是会在不经意见浮现在眼前。

记忆毕竟不是垃圾,不是想扔就能扔得掉的。

“你们让凌隽来见我,不然我什么也不会说,而且你们一但放我从这里出去,我就会告你们绑架我。”展瑞正在对秦浩咆哮。

“要不是鹏哥吩咐过别打你,那我早就揍你丫的了!你他妈还跟我嚣张!真是不知死活。”秦浩骂道。

“尚云鹏让你们不要打我?他倒挺识时务的嘛,知道不能打我。”展瑞得意地说。

“你错了。”尚云鹏走了过去。

“哟,尚云鹏来了,还有我们漂亮的骆律师,不对,是骆总裁才对,我本来就想见你,没想到你还真是来了,看到你真高兴。”展瑞说。

“别对我女朋友说些轻薄的话,不然我割了你的舌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展瑞他们打你吗?”尚云鹏说。

“为什么?因为念及我们是兄弟?”展瑞说。

“不是,你这样的人渣,哪配当我尚云鹏的兄弟,我不让他们打你,是因为担心他们手下没个轻重,把你打死了,那就没意思了,我要亲自打你。”

尚云鹏说完,一耳光向展瑞煽去。

他也就是只用耳光,如果用拳头,估计展瑞已经倒下了。

“尚云鹏你……”

展瑞的话还没说完,又挨了一耳光。

尚云鹏一阵劈头盖脸的打,让展瑞很是狼狈,别说还手之力,就连招架之功也没有。尚云鹏显然没往死里打,那是因为凌隽还要用展瑞。

“好了云鹏,不要打他了。”凌隽来了。

凌隽向走了过来,在球馆的休息位置上坐下。示意展瑞走过去。

“不容易啊,来了这么多大人物,我的面子还真够大的,竟然让你们这么多大人物同时现身,你们到底要找我干什么?”

展瑞挨了打,竟然还好像没事一样,看来他已经习惯挨尚云鹏的耳光了。

“我本来是不想来见你的,不过跟了我一段时间,我还是给你面子,所以我就来了,你仔细说说,当初你和东力谈合作的时候,是不是就是为了美濠集团?”凌隽说。

“不是,我当时并不知道他们要搞这些东西,当时我是总经理,如果我知道,我肯定不会给自己惹麻烦,我也是被人陷害的,希望你能原谅我。”展瑞说。

“原谅你?你害死我爸妈?你认为你可以被原谅吗?”尚云鹏喝道。

凌隽摆了摆手,示意尚云鹏不要急躁。

“那当初你和东力接头,是谁牵的线?”尚云鹏说。

“是周宣。”展瑞说。

我们都没想到他会回答得如此爽快,这倒是有些出乎我们的意料。

“说说具体情况。”凌隽说。

“很简单,周宣是招商局长,东力公司到万华寻求合作伙伴,然后周宣就推荐了我们,就是这样。”展瑞说。

“看来你是有备而来,而且你早就把答案想清楚了,我要想问出真实的情况应该很难,只是你这样供出周宣,你不怕他报复你?”凌隽说。

“我说的是事实,他凭什么报复我?确实是他引的头,但是他也不知道东力公司会涉毒,所以这件事不会对他有任何影响。”展瑞说。

“原来如此,你们这是准备抱团取暖,相互关照,到时你们相互为对方证明是清白的就行了,只要口径一致,警方也拿你们没办法。”凌隽说。

“随便你怎么理解都行,但我说的是事实。”展瑞说。

“你还是错估了形势,你别以为我好好地跟你说话,就是不敢动你,展瑞,你是我带出来的,以前外界就说你是我徒弟,所以不管在哪方面,你都不是我的对手,我可以让美濠参与那个项目的员工都出面作证你是知情的,说你就是东力公司的内鬼,几十名员工作证,警方肯定抓你,我想要让你进去,随时都可以,你应该要明白这个事实。”凌隽说。

展瑞的脸色变了变,没有说话。

凌隽接着说:“就算是警方不抓你,我如果私下对付你,那也简单得很,今天你就走不出这球馆,至于把你扔海里还是扔悬崖,那就要看这些兄弟的心情了。”

“你要我怎么做,我都听你的,只要你别对付我就行,我以前是对不起你,但我也是没有办法。”展瑞说。

“好,今天既然是谈公事,那我们就先把私事放在一边,你现在就给警察打电话,告诉他们你当初之所以和东力谈合作,是美濠几个董事的授意,至于是哪几个董事,你心里清楚,就是反对我,支持你的那几个。”凌隽说。

展瑞有些犹豫,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打这个电话。

“警方曾经约谈过你,当然也给你留了电话,你现在就打,就按我说的讲,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时间一到我就走,我没时间和你闲聊。”凌隽冷冷地说。

“好,我打。但我的手机被你的人给没收收了。”展瑞说。

秦浩把展瑞的手机递给了他,他开始打电话。

“摁下免提,让我也听到,不要玩花样,你以前在美濠玩的那些花样,我只是不想揭穿你,现在你如果再敢玩花样,我就对你不客气。”凌隽说。

展瑞没有办法,只好按凌隽说的做,他其实也不笨,他知道凌隽的意思就是要借他的手向那几个曾经和凌隽作对的董事发难。他和那些人本来也没什么交情,要出卖那些人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所以他照做了。

“很好,你很配合,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背后的人是谁?是谁要把你扶上美濠的高层?你既然是文国王子,那你还介意一个集团公司的职位?”凌隽说。

“这个问题我不能说,不过我可以说一部份,我想爬上美濠高层,是想证明我的能力,如果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那我回文国很难被重用。”展瑞说。

“打死你也不说?”尚云鹏说。

“打死也不说。”展瑞说。

尚云鹏真的就要动手,被凌隽拦住。

“他不说就算了,把他逼急了,他随便编一个人来糊弄我们,他是一个小人,不能随便相信他的话,他背后的人,我肯定能找出来,也只有我自己找出来的,我才会相信。”凌隽说。

凌隽说的非常有理,如果把展瑞逼得急了,他随便说一个大人物的是他的后台,到时到底是该听他的还是不该听他的,反而让人为难。

“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展瑞说。

“走吧,如果警方让你作笔录,记得按你电话里说的做,你从警局出来后,会有一些记者要采访你,记得把你对警察说的话再对记者也说一遍。”凌隽说。

“那记者是你安排的?你这次是要利用我完成大清洗?”展瑞说。

“这你就不用管了,做好你该做的事,我就不找你麻烦,你以前对我做过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凌隽说。

这话说得很有意思,他只是说展瑞对他做过的事他可以不追究,但他却没有提尚云鹏,今天没有为难展瑞,那是因为展瑞还有些用处,他要利用展瑞把那些和他作对的董事拉下水,把那些人踢出局后,会不会对付展瑞,那又再看心情。

展瑞一直都是一个小角色,把展瑞打下去后并没有多大用处,最重要的是揪出他背后的人,如果展瑞消失了,那很多事情就断了线索,反而麻烦。

“就这样放他走了?”秦浩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先别管他了,先让他把那些事做完再说,辛苦你们了。”凌隽说。

*************

这一次展瑞做得很好,他完全按照凌隽说的做了,凌隽以前就是他的老大,不管他的处境和身份如何变化,他对凌隽其实还是有敬畏心,这一点从他面对凌隽时眼里的惊慌就可以看得出来。

展瑞把那些脏水泼向那几个董事以后,警方立刻约谈了那几个董事,凌隽趁机召开董事会,提出罢免那几个董事的资格。

现在凌隽是美濠的第一大股东,又是董事局主席,自然说话是有分量的,在没有遇上什么阻力的情况下,轻易就把那几个董事的资格给取消了,接下来的事情,那当然就是要想办法收购他们的股份。

凌隽开始约见几个大基金的经理,希望他们介绍一些财力雄厚的人来收购那些董事手里的股份,但因为资金量需求太大,几天过去,还是没能找到买家。

其实我心里很不理解,尚云鹏手里就有大量的资金,为什么他不买进那些股份?以他的财力,他只要动一小部份资金就可以吃进那些股份了。

但我没有问他,他和凌隽是兄弟,他们兄弟间的事,我不方便插手,不想管得太多,也不方便管得太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