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厂长 谢 ( 学会简单 )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天以后,完成所有股份收购手续,我正式成为美濠的大股东之一。而那些曾经反对凌隽的股东全部被凌隽借研究所事件踢出局。

奇怪的是,警方并没有针对研究所涉毒的事继续追查下去,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研究所使用了一些类似于制毒用品的化学药物,但并没有真正制毒。

这和之前警方的结论不太吻合,不过案子是他们在办,他们怎么说都可以,既然没有制毒,那当然就没有再查下去的必要。

这明显是有人在背后灭火的结果,而且是强手腕灭火,影响这么大的案子都能摁下去,那还真是厉害。

不过这倒也好,制毒一事既然被警方否定,美濠的股价开始往上涨,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果然如凌隽所说,一切风波都终会过去,所以没有必要太把每一次的危机当回事,只要小心应付,乐观面对,所有的困难最后都能被战胜。

然而事情却并没有真正的过去,东力将美濠告上了法庭,称美濠单方面毁约,中止了与东力公司的合作。

双方签有协议,东力的控诉到也不是没有道理。

但奇怪的是,凌隽却并没有让我准备应诉的意思,我也没问,因为我觉得他有可能会用更好的律师。

不过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尚云鹏:“东力起诉美濠的案子,隽哥委托哪个律师去负责?”

尚云鹏一脸的鄙夷,摇了摇头。

“怎么了?我就只是问问嘛,问问都不行啊?”我有些生气。

“你这是犯职业病了吧?你现在是美濠的股东,还是振威的总裁,你该不会是想自己去办那件案子吧?那是律师的活,你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而不是考虑案子的事。”尚云鹏说。

他说得倒也没错,这明显是一个角色转换的问题,我还没有把自己的角色完全地转换过来。

“我不是想自己去接这个案子,只是关心一下嘛,你也说了,我现在是美濠的股东,美濠的事当然都和我有关,我怎么能不管不问呢?”我说。

“这件案子随便找个小律师就行了,不用你出面去办,因为这件案子最后会庭外和解。”尚云鹏说。

“可是如果东力不同意调解呢?”我说。

“会同意的,隽哥会有办法让他们同意调解,隽哥完全没有信心和他们打官司,东力现在要和美濠打官司,不过是为了转移其他人的视线而已,他们另有目的。”尚云鹏说。

“什么目的?”我问。

“我们还在查,东力和美濠合作的研究所出了这类问题,现在警方撤案了,对大家都有好处,他们却不依不饶,这明显说不过去,分明就是有意转移公众的注意力,到底是什么样的目的,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尚云鹏说。

“这个东力公司还真是坏,很明显制毒那些事都是他们搞出来的,现在出了事,竟然还要反咬美濠一口,真是可恶。”我说。

“所以和他们这类的人不用打官司,太过麻烦,直接用其他手段搞定就好。”尚云鹏说。

“比如说什么样的手段?”我问。

“我会找东力负责研究所那个项目的人,让他们撤诉不要再搞事,如果他们坚持,那我就让他们在万华没法立足,而且在万华没有哪个律师敢接他们的案子,你说,这样一来,最后是不是要接受调解?”尚云鹏说。

“可是既然制毒的事他们都能摁下来,那这些事他们也应该有能力处理吧?”我说。

“他们是日本公司,他们在万华影响力都是用钱买来的,花钱只能买通上层,但是下层牵涉的人多,他们不可能每一个都去买通,钱当然重要,但对很多人来说,命更重要,那些人吓一吓就行了,很简单。”尚云鹏说

我大概明白尚云鹏说的是什么意思,做这一类的事,他们有自己的手段,而且他们的手段往往还是很有效的。

“好吧,既然你们能搞定,那当然是最好了。”我说。

************************

有些事表面上看到的真的不是真相。时间才过了两天,媒体果然就传出东力主动撤诉的消息,报道用了很多的赞美之词,称东力方面考虑到两家公司都是全球型的大公司,既然当初好聚,那就希望能好散,所以双方达成合解,双方的合作就此撤消,并由双方人员共同协商处理善后事宜。

这看起来是大公司之间的风度,但其实背后发生了什么只有内部人士才知道。

这一天我正在振威上班,助理柯雨告诉我说,有个庞先生要见我。

“什么身份?他有没有说?”我问。

“他给了一张名片,还说请您务必帮忙,他说只有你能帮他。”柯雨说着递过来一张名片。

名片质地很差,上面印着‘万华饮料厂厂长祖进义’的字样。只要是在万华长大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万华饮料厂,这是万华曾经最好的企业之一,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在万华饮料厂有一份工作的邻居生活都比较好,因为那时万华饮料厂经营得好,福利当然也好,很多人都托关系进厂里工作,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慢慢衰落,今天要不是看到这张名片,我都想不起有这么一个厂了。

来人既然是厂长,也算是号人物,我让柯雨把他给请了进来。

厂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戴副眼镜,穿着一件黑色夹克,看起来有些憔悴。

“你好,骆总,我是祖进义。”他率先伸出了手。

“你好,快请坐。”我说。

祖进义打量了我的办公室,一脸的羡慕,“私企就是好,搞得红红火火的,不像我们半死不活的。”

我笑了笑,“这话说反了吧祖厂长,国企才好呢,银行贷款优先国企,税收政策优先国企,自己盈利能力不行,国家每年还给大量的补贴,我们私企上的税,都用来补贴你们这些没本事的国企了。”

这话虽然说得尖锐,但也是事实,在华夏败家的国企确实比比皆是,每年拿着国家给的补贴发放高福利,年年亏损,年年高薪。

“看来骆小姐对我们国企的人没什么好感,那我今天是找错地方了?”祖进义说。

“那倒不是,这只是针对一些不思进取的人来说,很多国企管理人员也很进取的,只是受制度所限,不能施展而已。”我说。

他听了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用力地点头。

“骆小姐能这样说,我这心里真是感激不尽,国企有国企的难处啊,像你们这些做私企的,自己的公司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我们搞国企的,要想在内部进行一些创新和改革,那还得上报领导,领导们只懂政治,哪里懂企业经营,同意不同意他们全凭感觉,很多好的方案和点子都就是因为领导的外行而夭折了,所以很多的国企只能靠拿国家补贴活下去,自己没有造血功能,在你们这些私企人的眼中,那是我们的无能,但其实我们也有自己的苦衷啊。”祖进义苦着脸说。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祖先生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我问。

“扯远了,把正事都给忘了,万华饮料厂要破产重组了,现在正在寻找新的买家,我希望骆小姐能够出手收购我们厂。”祖进义说。

“为什么?为什么祖先生会希望振威去收购?”我直截了当地问。

“因为我不想让东力公司把饮料厂低价买走!万华饮料厂虽然没落了,但毕竟在万华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现在也还有上千个职工靠厂子吃饭呢,要是让东力把厂子买了,他们肯定不会再办厂了,肯定要做其他的项目了,那这些厂里的工人就会失业了。”祖进义说。

我听明白了,他是想保住厂子,现在相关部门准备让东力收购万会的饮料厂,而且是以极低的价格收购,他没有办法,只好来找我。

“既然相关部门已经决定把厂子卖给东力了,我们现在如果介入,那是不是会很麻烦?而且有可能引起不必要的竞争。我为什么要去买一个效益并不好的厂子?”我说。

祖进义的回答却更有意思:“因为振威是尚云鹏的公司,在万华只有尚云鹏和凌隽才不怕官,美濠是财团,恐怕对我们那样的小项目不感兴趣,振威是本土企业,而且正在谋求发展壮大,肯定要并购一些企业才能在短时间内壮大,所以我认为找你和尚先生会更有用。”

这个回答让我对祖进义瞬间刮目相看,他其实也是一个很精明的人,他今天来找我,还真不是乱来的,是有备而来。

“这个理由听起来虽然有些道理,但其实还是有些牵强,振威要壮大是事实,但是可以通过很多的方法来壮大,我们可以收购一些优质企业让我们变得更强,而不是选择万华饮料厂这样根本没有盈利能力的企业,收购了这样的企业,不但不会使我们变强,有可能还会成为我们的包袱。”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