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拉他下来/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因为骆小姐不了解情况,这一次的收购不仅仅是一个饮料厂,是万华二十几家和我们相同处境的国企打包出售,如果按现在东力给出的价格成交,他们买了以后,转手就可以赚很多钱了!骆小姐难道要看着一家日本公司糟蹋万华国企吗?”祖进义说。

我听了心里一动,“打包出售?把一些不相关的企业打包出售,还有这样的做法?”

“这确实是从来没有过的,你也知道,万华的国企中大多数的盈利能力都不好,这一次相关部门痛下决心,准备要把这些企业打包出售,然后再用这些钱建一些更有活力的新国企,表面上听起来这主意不错,但我们内部的人都知道,他们给出的价格那简直就是白菜价,完全就是贱卖给别人,还是卖给一家日本公司。”祖进义说。

“你所说的日本公司,那就是东力公司了?”我问。

“是啊,虽然说是公开招标,但其实哪有竞标的人啊,那些领导把消息封琐了,对内部说没有人参加竞标,但其实根本就没有把招标的消息放出去,真正报名的就只有东力公司,他们的报价极低,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很有可能会以极低的价格成交。”祖进义气愤地说。

其实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样的事情在华夏并不新鲜,很多领导利用自己手里的权力把国有资产贱卖给私企或个人,然后和购买方分利益,表面上看来一切合理合法,只有内部人员才知道其中的龌龊。

我想起了凌隽之前说过的话,他说东力和美濠打官司,肯定是想把外界的注意力集中到和美濠的官司上面,然后他们趁机做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动作,照目前祖进义说的来看,那东力确实就是在掩人耳目,他们真正在进行的事,是收购万华打包出售的这十几家企业,企业之间并购本来是很正常的事,这几年来外资并购华夏国企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件事却像什么大机密一样被捂得严实,必然是有见不得人的地方。

祖进义见我不说话,以为我不同意,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骆小姐,在万会不畏强权的人不多,尚云鹏和凌隽是大家最为敬佩的,如果你们都不敢出手相帮,那我们真的是找不到人可以帮忙了,十几家国企员虽然近六成都已下岗,但加起来也还是有上万人,如果这些企业被打包出售给东力了,到时东力把这些企业全部停产,那这些工人的就业问题该如何解决?你和尚云鹏都是万会本土的大企业家,你们如果不拯救他们,那谁还能帮到这些工人?”

祖进义说的话并不煽情,他说的是事实,这些工人关系到很多个家庭,什么叫企业的社会责任?这就是企业所要承担的责任。

“你说这件事有周宣参与?他不是招商局长么?怎么管起企业并购的事情来了?”我问。

“这件事就是他主导的,这一次万华国企的打包出售,是几个部门联合起来做出的决定,周宣在这场并购中起主导作用,他在内部的会议上多次强调,不能让振威和美濠的人知道这件事,谁都可以参与,就是凌隽和尚云鹏不能。”祖进义说。

“祖先生不会是在对我用激将法吧?”我说。

“怎么可能,我说的是实话,如果骆小姐不信,你可以去走访其他要出售的企业高层,绝对得到的答复都是这样的,要是我有骗你,你可以让尚云鹏的人对付我,杀我全家我都没意见。

我不禁皱眉:“在你们的心目中,云鹏就是那种十恶不赦的坏人么?动不动还杀人全家?”

祖进义有些不好意思,“尚云鹏在万华是第一江湖大哥,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我们这些人从来没有和江湖人接触过,对他们自然有些畏惧,这是正常的,至于说轻易就杀人全家,那应该倒是不会,是我说得夸张了一些。”

“好吧,云鹏他也不计较别人怎么看他,这件事你得容我和云鹏商量一下,你也知道,我只是振威的总裁,振威真正的老板是齐秋荻和尚云鹏,还有一个雷震海,这件事得他们点头那才能办得成,你先回去吧,我会再约你见面,你来见过我的事,还请祖先生务必保密。”我说。

祖进义站了起来,“那好吧,我回去等骆小姐的消息,希望骆小姐一定要说服尚云鹏他们收购我们的企业,我们不想把我们的厂子贱卖给日本人,骆小姐是尚先生的女朋友,我相信你一定会说服他的。“

“那可不一定,我们是商人,不是慈善家,我们会针对整件事来权衡利弊,然后作出决策,我会再联系你的。”我说。

“好,那我先走了,再见。”祖进义说。

祖进义一走,我打了电话给尚云鹏,他今天没来上班,和雷震海练拳去了,我把事情告诉了他,让他通知凌隽,这件事很大,当然得找凌隽商量一下。

************************

“这一次一定要把周宣拿下!”

凌隽听完我说的事情,说了这么一句话。

“周宣以前不是这样的,没想到现在变成这样,竟然把国有资产贱卖给外国人,真是坏透了。”秋荻姐说。

“是啊,周宣以前可是咱们秋荻的学长,而且好像还有什么懵懂的爱情吧?只是后来没开花也没结果。”凌隽说。

我伸手掩住嘴笑,这事我听秋荻姐说起过,没想到凌隽竟然也会吃醋,还是陈年老醋。

“凌先生这都能吃醋?我说的是实话啊,他以前确实挺好的,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秋荻姐说。

“我就没见过他好过!从我认识他起,他就一混蛋,我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做过好人?”凌隽说。

“我是说我们还在念书的时候!那时你还不认识他,又怎么知道他是好是坏?现在咱们说事,你不要带个人情绪好不好?”秋荻姐板着脸说。

我和尚云鹏相互看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人家两口子斗嘴,我们当然不方便插嘴,更何况类似的争论,也经常在我和尚云鹏之间发生,凌隽和尚云鹏最奇怪之处在于就是这两人对外都是顶天立地的大男子,但却经常会莫名其妙地吃些小醋,让人觉得想笑。

“好吧,周宣是好人,大大的好人,行了吧?”凌隽没好气地说。

“我没有说他是好人的意思,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我们还是议事吧,濛濛说得很清楚了,这一次以周宣为主的官僚们要把万华一些不景气的企业打包卖给东力这家日资企业,现在祖进义想让振威收购他们,现在我们不说谁是好人,也不说谁是坏人,我们要完全站在商人的角度来讨论,这件事我们要不要插手?”秋荻姐说。

“不用讨论,必须插手,你们振威如果不要,那美濠来买,我一定不让周宣如愿,他总是和我作对,我这次要把他从他的官位上拉下来,美濠内部的阻碍我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现在是应该清理一下万华这些潜在的对手了,这个周宣一直恨我入骨,如果等他慢慢做大,那我以后的日子会更加不好过,不如现在就对付他。”凌隽说。

“你这话说得有意思了,什么叫振威不要美濠就来买,现在是人家找我们振威来买,不是让你美濠去买,你之所以还坐在这里,那是因为我们特别允许你参加我们的会议而已,你别把自己角色搞混了。”齐秋荻不客气地说。

“可你的意思不是不想买么?所以我才这样说的啊,齐小姐今天说话很不客气啊,就不能客气一些么。”凌隽说。

“这个我不懂,你们看着办,不过如果很便宜,咱们又能买得起,那索性买了,把生意做大也挺好。”雷震海说。

“我认为其实这件事一点也不复杂,东力会收购这些企业,那肯定是有利可图,不然他买来干嘛?而且这么多家企业打包出售,收购完成后资源一但整合,肯定能在万华形成一个新的集团公司,国企盈利能力虽然不怎么样,但占有土地资源和其他资源却是一点也不少,如果真的让东力加以整合后形成新的集团公司,这个公司将会和某些无良官僚相勾结,最后会对振威第一本土企业的位置形成冲击,甚至有可能取而代之。所以,我们必须要阻止,就这么简单。”凌隽说

说完觉得不够清楚,又补充了一句:“这件事是周宣主导,就凭着他这个人,我也要把这件事搅黄了,我要把周宣拉下马。我要让他以后没能力和我们作对,我以前受够了他爹的苦,难道我还要等周宣壮大后再接着受他的苦么?他以前没那么坏我可以忍受,但既然他现在变坏了,那我就要把他拉下来,不让他继续壮大。”

凌隽说得坚决,眼露寒芒,只要凌隽这样说,那这件事基本上就已经定下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