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调查/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说已经决定了要和东力争夺,但这毕竟是生意,既然是生意,那当然还得站在利益的角度思考问题,毕竟这不是一个慈善项目,那么多家企业一但打包收购,如果真的变成不良资产,那最后真的会拖了振威的后腿,那就失去了收购的意思。

而要想真正核算清楚那些企业的价值,那当然就得拿到相关的材料,包括那些企业的不动产和负债情况等等,现在周宣并不准备让其他企业介入此次的收购,这些资料当然不会对外公布,要得知道这些东西,那还得自己去查才行。

十几家企业,如果一家一家去想办法查,不但难度很大,而且时间也不允许,这事要求在短时间内就要完成,只能是采用非常规手段。

尚云鹏陪着我来到了万华饮料厂。

曾经的在万华风光无限,被称为福利待遇最好的国企现在已经没落得不成样子,很多老久的设备已经被淘汰,因为没能力升级到新一代的设备,那些设备和厂房就只好废弃,只留下可怜的几条生产线继续作业。厂区里处处萧条,一片凄凉景象。

虽然如此,但却不能低估了这个厂的价值,就单从厂区的位置来看,这里仍然属于万会市区之内,当年建厂的时候,城市的发展没有今天这么快,城市一扩再扩,当年本来处于郊区位置的饮料厂,所处的位置被城市扩容之后,变成了绝对的市区,厂区所辖的这一片土地无疑已经比当年升值几十倍了,抛开其他的资产不说,单说这一片土地,那就非常的值钱了。

这恐怕也是东力公司收购这些企业的目的之一,在打包出售的十几家企业里,像万华饮料厂这样座落在市区的不占少数。

厂长办公室里,我们见到了祖进义厂长。

祖厂长并不知道我们要来,他穿着一身工作服,正在对着一个手下训斥,说的是些工作上的事,我们听不太明白。

祖厂长请我们坐下之后,并没有马上和我们聊,而是继续向那位手下交待工作,这也显示了他工作第一的行事风格,这样的厂长,要是领导会用,那应该是能够做出一番事业的。

终于等他把工作交待完毕,他这才亲自给我们倒茶。

“终于把两位盼来了,我就知道骆小姐是不会不管我们这上千名员工的死活的,厂里的员工知道这厂要被日本人收购了,都说以后肯定这厂子就不办了,都在消极怠工呢,做饮料的夏季是旺季,现在已经进入淡季了,但在每年春节期间又会有一段小旺季,如果现在就开始怠工,那春节的时候库存太少,又要断货了。”厂长说。

我和尚云鹏点头表示理解,尚云鹏则直接问:“你认识我?”

“认识啊,你是尚云鹏嘛,以前的大……”

祖进义说到这里,忽然就不说话了,我猜想他那大字后面肯定不是什么好词,要么是说‘大混混’,要么就是说‘大流氓’,总之不可能会说‘大英雄’。

“那你怕我吗?”尚云鹏问。

“有点怕。”祖进义倒也答得直接。

“为什么?”尚云鹏又问。

“主要还是你们这一类人翻脸很快吧,说打就打,而且下手狠,主要就是畏惧这个。”祖进义说。

“你倒是说得很直接,其实我们这一类人最不可怕,我们有一个基本的原则,那就是朋友不打,弱者不打。只有对我们形成威胁的,我们才会打,你看到街头欺负妇女儿童的,那都不是我们这一类人,那只是小流氓,而我们是大混混,明白两者的区别吗?”尚云鹏说。

我心里暗笑,心想你这番理论,别说厂长不明白了,就算是我也不明白,什么小流氓大混混的,那还不都是出来混?只是混得大混得小而已。

“这个我真不明白,不过我相信尚先生是好人。”厂长笑着说。

“又错,我不是好人!像我们这一类人,最怕人家说我们是好人了,因为好人就得做好事呀,这年月做好事比做坏事难多了,所以我不喜欢当好人,因为我不喜欢做好事,明白吗?”尚云鹏说。

祖进义没有和尚云鹏这样的人打过交道,有些不适应这样的节奏。被尚云鹏这么一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行了云鹏,别跟祖厂长开玩笑了,咱们说正事呢。”我赶紧圆场。

“我不太会开玩笑,尚先生气势吓人,长见识了。”祖厂长尴尬地笑笑。

“他就这样,喜欢开玩笑,你别当真。”

“我可没有开玩笑,我只是想告诉厂长,我们这一类人不可怕,因为我们恩怨分明,不会因为利益就轻易转变自己的立场,所以要和我们谈事,就应该要言行一致,不要阳逢阴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那是我最唾弃的行为。”尚云鹏板着脸说。

他板着脸的样子,是真的很凶。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这是先敲警钟,预防祖进义把我们接下来的谈话跟我们的对手说。尚云鹏虽然是个大混混,但却绝对不是一个鲁莽的人,胆大心细用在他的身上,再合适不过。

“厂长不是这样的人,你就别说了,咱们说正事吧。”我笑着对祖厂长说。

“说正事,大概的情况我那天也对骆小姐说过了,这两天因为各厂的工人听到厂子要卖给日本人的消息,反弹比较厉害,他们都担心东力收购了这些企业之后会直接转手卖掉获利,他们担心自己会失业,东力和相关部门为了防止事态恶化,有意把这件事暂时搁置两天,听说下周将继续进行收购谈判,价格的谈判区间大概也定下来了,是你们想不到的那种便宜。”祖厂长说。

“今天我们也是为这事而来,那天祖厂长和我说过这件事后,我和他商量了一下,正如你所说,我们都是土生土长的万华人,我们确实有义务为万华做些什么,所以我们有意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但我们对收购的事情一无所知,我们也是商人,我们得站在商人的角度思考问题,我的意思是,我想收集这些要出售企业的资料,不知道祖厂长能不能帮我这个忙?”我直截了当地说。

“饮料厂的相关资料,我肯定是可以给你的,但其他的企业我也不了解啊,就算是了解,那也只是停留在一些表面上的了解,但你想要的肯定不是那些表现上的材料,你要的是净资产和负债以及盈利能力之类的评估材料吧?”祖进义说。

祖进义果然是个合格的厂长,不是那种只是托关系进来的草包官僚。他懂的很多。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想要那些东西,如果我能拿到那些东西,那我们就可以作一个评估,然后给出一个合理的价格来参与收购,如果我们对那些企业一无所知,盲目的参与对我们来说风险太大。”我说。

“我能理解,可是我对那些企业也不了解啊,那些内部资料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看的,但饮料厂的实际情况我是可以完全向你们坦白的,绝对没有一点的隐瞒,现在饮料厂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设备落后,而且没有能力购进新的设备,老设备不但效率低,而且经常会导致生产出来的产品质量有问题,你们也知道,现在国家对食品安全很重视,一但抽查出了问题,那就会被勒令停产,一但停产,货就供应不上,销售部门好不容易开发出来的渠道也会改选其他厂家的产品,这样就造成了恶性循环,效率不好,就没有钱更新设备,设备没法更新,就导致生产有问题,最后又影响效率,所以这么多年一直都在这种恶性循环之中没能走出来。”祖厂长说。

“这我就不理解了,国企不是补贴很多吗?那些贴补的钱都到哪去了?完全可以用来改善设备啊。”我表示质疑。

祖进义苦笑,“你说的是那些超大国企,那些超大国企都是大领导挂职任主要领导,那些大国企影响着城市的GDP,大领导们当然要重点扶持了,而且他们本来就和那些企业之间的关系暧昧,给了补贴他们自己也能捞到一部份,所以补贴就多了,像我们这样的小企业,没什么油水,谁和你暧昧啊?加上我这个人本身也不太懂官场,我只知道好好经营企业,所以公关就做得不是那么好,当然也就没什么补助了。”

我和尚云鹏交流了一下眼神,我们都相信这个祖厂长说的应该是实情。

“那这样吧,我们还是要请你帮一个忙,能不能请你把其他那些家的企业主管的名单和联系方式给我们一下,我们分别拜访他们,主要还是为了增进了解,这样也为收购打下基础。毕竟这也是大生意,我们当然得小心谨慎一些才行。”我说。

“这个没问题,那你们是分开见面还是一起见面,我可以把他们约来的。”祖进义说。

“还是私下先分别见一下吧,十几家企业的代表,肯定有人是偏向东力的,甚至是收了好处的,我们要先私下接触,搞清楚底细,到时信得过的,再大家一起约了聚一下,那些信不过的,当然就要排除在外,不能让他们去向东力报信,到时坏了事。”我说。

“这样也好,那我他们的名单列出来给你。”祖进义高兴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